白胤然看着她背影,心下好笑, 除了耿慕,就她爱给他脸色看。
    耿慕听到摔门声,从房间出来,目光如炬盯着白胤然,“你欺负甜甜了?”
    白胤然:“……没有。”
    谁能欺负得了她?
    一看她那性子就是专门给被人气受的。
    “不用准备什么,直接回家就行了。”白胤然说道,“宴会在家里举行。”
    “好。”耿慕点头。
    她转头看向周甜甜的房门,第一次生出这样纠结的苦恼。
    为什么偏偏是白胤然……
    想必甜甜也是这样纠结,所以根本不想提之前的事情。
    白胤然顺着耿慕的目光看去,刚好看到打开门缝偷偷观察的一双眼睛,他微怔,随后低声调侃一句,“周小姐不放心的话,不如一起?”
    “不要,不过你们小心点,别让那个白莲欺负慕慕,否则……”周甜甜说完,又砰地将门关上。
    提起白恋,白胤然眉头微蹙,没再说什么。
    耿慕随着他出门。
    许久没见,耿慕对白家依旧没有多少念想,白胤然一路上也比以往更加紧张和沉默。
    ”这不是回白家的路。”耿慕忽然出声。
    白胤然回答:“给你安排了礼服和妆造。”
    对于耿慕声音里的警惕,他心头莫名觉得一刺。
    她对他这个大哥,甚至白家,都没有一丝的信任感。
    不过这怪不得她,因为是白家一开始就将她隔离在外,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耿慕对于妆造的一套流程已经很熟悉,任由造型师摆弄,到最后佩戴上一条钻石项链。
    造型师最后看呆了,嘴里只是重复着“perfect”,满眼的惊艳。
    这个团队之前一直负责的是白恋,本来心思都偏袒她,今天来给耿慕做造型也是因为金主爸爸的要求,但是这流程走下来,这女生一直表现得谦逊有礼,一点儿大小姐的傲慢都没有,所以让人很有好感。
    而且最重要的是,白耿慕比视频和照片里更漂亮,哪怕只是经过简单装扮,她身上的美丽就更加自然地绽放出来。
    他们以前觉得白恋高贵优雅,但是跟面前的一对比,却显得逊色很多。
    白耿慕的优雅和矜贵是刻在骨子里的。
    白胤然站在一旁看着,前所未有地产生一种奇怪的自豪感。
    他一直觉得是不是白家亲生地孩子不重要,他看重的是从小看着长大的那份情感,然而现实狠狠给他一个巴掌。
    白恋对白家,对他们,毫无眷恋,今天她本来也是要出席,但是昨晚忽然大发脾气,拒绝参加爸爸的生日宴会,甚至在她嘴里,他也只听到一味的指责和控诉。
    他不轻易认错,很多人都在暗地里嘲讽他,说他养了个白眼狼而不自知,但是昨晚他挂电话的那一刻,却深有体会。
    ————
    白家。
    客厅里,三个人紧张地整理着服装,一听到玄关的动静,便都看了过去。
    耿慕跟着白胤然进来,走流程似的喊一声爸妈,所以送上一份礼物。
    中午只是一个简单的家宴。
    其实耿慕这次不打算来的,但是耿爸爸跟她谈了一下,觉得不能影响她和白家的关系,所以劝她还是过来一趟。
    至于白恋那边,耿爸爸甚至打不通她的电话,更别说跟她有更多的交流。
    耿笑倒是给白恋联系过一次,不过却被对方嘲讽了一番,自此再也没联系过她。
    “慕慕,先坐下吧。”白志强今天的情绪明显更高昂,脸颊也通红着。
    耿慕还是做以前那个位置,跟吴佳慧隔了一个空位。
    那个空位本来是白恋的。
    空气仿佛停滞流动,但是谁也没有提起那个人。
    白胤丞神情沮丧,还有一些愤怒,但是最终又沉静下来,小心翼翼看向耿慕的方向,“你昨晚才回来,今天会不会很累?”
    一直很拘谨的吴佳慧听到,也跟着问道,“是啊,你昨晚睡没睡好?”
    网上的破事儿一堆呢。
    而且事关郁家,也不太好处理。
    “我睡得很好。”耿慕回答。
    吴佳慧想起这几天她沉迷看她的直播,感觉自己从来不认识这个女儿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她对这个女儿的关心从来都止于表面。
    但是她明白得太晚,慕慕已经走远了……
    吴佳慧红了眼睛,白志强拍了拍她手臂安慰,转移话题。
    一顿饭,耿慕吃得心安理得,礼物是她让郁商珩帮忙挑的,是一套茶壶,贵得很。
    但是桌上的其他人,却一个比一个心思复杂。
    晚上的宴会要六点开始,所以午餐过后,白志强让白胤丞带耿慕去休息一会儿。
    耿慕也没想到还有晚上的一遭,所以还是回了房间。
    “你的房间已经重新装修过,我按照你的风格设计的。”打开房间门之前,白胤丞小声嘟囔一句,眼神里的紧张藏不住。
    耿慕走进去,果然看到一个全新的房间,风格是极简的,有点像……郁商珩住房的风格,也很对她胃口。
    白胤丞见她不说话,有些紧张,他可是拉下脸问过郁尚霖的,难道他被坑了??
    “挺好。”耿慕点头,“不过我不在这里住,你们不用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