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完蛋 什么是磕cp
    耿笑知道妹妹要到白家参加宴会, 她昨天刚拿到郁博羽的微信,一直惴惴不安,感觉怀揣着什么宝藏一样, 她脑子一抽就跟他提起担心妹妹的事,谁料到郁博羽直接到舞团接她, 一顿收拾出现在白家。
    好在, 多大的场合耿笑都不怕。
    她的身材火爆, 往常出席什么活动,也都是穿彰显自己优点的贴身礼服,但是今天郁博羽不知道哪里来的雅致, 亲自给她挑了一条白色深v晚礼服,金粉形成渐变色,裙摆优雅摇曳,在一身黑色西服的郁博羽身旁美丽绽放。
    “姐姐好漂亮。”耿慕看着金色的裙摆说道。
    耿笑轻笑,“是郁先生挑的裙子。”
    耿慕抬头看郁博羽,“郁先生也好帅。”
    她好像是第一次见郁博羽走路,他今晚也算得上是史无前例的高调了。
    业界所有人都之后,郁氏集团总裁是个截肢坐轮椅的,但是他今天这模样, 丝毫让人看不出来他的异样。
    郁博羽也噙着笑,“你夸人的时候很真诚, 让人心情愉悦。”
    “嗯?”耿慕眨了眨眼,她有吗?
    郁博羽目光落在郁商珩身上, “真不回家里处理一下?”
    郁商珩:“嗯?”
    郁博羽一言难尽, 微微噎住,敢情他还不知道郁家的长辈们已经轰动成什么样子了?
    耿笑左看看又看看,不自觉想要笑。
    本来她对郁商珩还有点怵, 如今她却忍不住磕起妹妹和他的cp来。
    白志强和白胤然靠过来,大多数宾客的目光也投到了这边,琢磨着郁博羽的身份。
    等意识到他身份时,所有人的目光就变得微妙起来。
    郁家低调又高冷,没想到白家竟然有这样的机遇搭上边儿,那么以后大家也会重新斟酌白家的地位。
    但是最让人好奇的还是郁博羽的腿。
    耿笑站在郁博羽身旁,所以也真切感觉到那些打量的目光,她心中有些复杂,时不时瞥一眼身旁的男人。
    郁博羽反倒已经习惯这些目光。
    耿笑环视一圈,找到白恋的位置,本来想走过去,然而对方却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耿笑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白恋一开始当他们是陌生人,觉得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今白恋是觉得更加愧对她,怀着怨恨在心。
    可是从始至终,白恋就没有给他们接近她,和她交流的机会。
    而耿家包括她在内,对白恋也已经没有什么期待,血缘是很奇妙,但是并不是很重要。
    耿笑回到耿慕身旁,见她还在认真地研究自己,好笑地问,“就这么喜欢布灵布灵的东西?”
    耿慕扬了扬唇,“就是觉得姐姐好看。”
    她喜欢姐姐现在的模样,自信美丽,眉眼间没有了忧愁。
    【“喜”进度100%,宿主请继续努力!】
    耿慕看一眼虚拟面板上的进度,随后被耿笑牵着走到一边,不想听男人间客套的谈话。
    而且,自从郁家叔侄过来后,这个宴会厅几乎要成为他们的主场了。
    郁商珩侧眸过来,就这么丢下越来越多的宾客,跟上耿慕。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
    耿笑:“……”
    耿笑:“……”郁商珩还挺黏人。
    最后她不得不丢下耿慕,回到了郁博羽身旁,还忍不住低声吐槽一句,“你知道你侄子这么黏人吗?真要在一起还得了?”
    外面的人都以为两人已经在一起,但是耿笑是知道两人根本就没有戳破那层关系的,只是在暧昧中而已。
    不过她想,在郁商珩看来,或许已经把耿慕当成是自己的所有物了。
    就像小时候为了霸占心爱的玩具那样。
    郁博羽低眸,沉声道,“我还真不知道。”
    所以他一直本着研究的心态看两人。
    耿笑抿了抿唇,迟疑地开口,“你该不会,也在磕cp吧?”
    郁博羽愣了一下,“磕cp?”
    耿笑呵呵一笑,“没,没什么。”
    郁博羽却来了兴趣,声音不容置喙,“解释。”
    耿笑:“……”
    ——
    一场宴会,耿慕蹬着高跟鞋走那么久,体力再好也有些受不住。
    所幸白志强在正式宣布耿慕的身份后,也很快结束了,宴会上自始至终也没有提及白恋。
    因为耿慕和白恋的事情一直在网上备受关注,所以当天晚上微博上几乎都在议论这场寿宴。
    白恋被白家冷落
    白耿耿高调回归
    白恋艳压白耿耿
    热搜上冒出的话题也基本上围绕着两个女生。
    一直以来,金静谨听公司的话,严格分开耿慕的生活和工作,所以没打算用今晚的事情炒话题,然而有些人却并不安分。
    金静在看到这些话题时,就已经向公司汇报,并且让团队准备好公关。
    那几个热搜下全都是宴会上的视频和照片,无非都是寻找白恋绝美的角度,各种精修,通告里大肆艳压“白耿耿”,将白恋塑造成一个想要一个健全家庭,然而却被伤害和冷落的楚楚可怜的形象。
    不得不说,白恋那张脸的真的很容易让人同情,加上照片上耿慕被黑化,通告里也说她霸占白家和耿家人的关注,各种欺负和压榨白恋什么的,所以舆论在职黑和水军的带领下,很快歪向一边,全是骂耿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