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慕觉得他今天意外地热情和主动。
    郁商珩坐起身,当着耿慕的面,慢条斯理地脱起衣服。
    修竹般的长指骨节分明,轻轻挑着扣子。
    耿慕目光随着他的动作缓缓移动,她现在懂得欣赏男性身体的美了,网上的人只是见过郁商珩的照片, 却一个个直呼极品,将所有赞美之词放到他身上。
    此时耿慕盯着他微微滚动的喉结, 微露的锁骨,起伏紧致的肌肉线条……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忽然觉得口渴难耐。
    人类的生理反应, 耿慕还有些懵懂,但是她看了一眼进度条方向,瞬间绷直了身体。
    【“性.欲”上升5%, 宿主请继续努力!】
    她这是……在觊觎郁商珩的身体!
    好想按照小说里写的那样把他酱酱酿酿!
    郁商珩的扣子解到了最后,隐隐露出腹肌的线条,在耿慕恍惚的注视下,他将衬衫脱了下来,整齐地放到一边。
    他的动作不慢,但是很优雅,自始至终他的神情都维持着冷漠和矜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耿慕看来,他每一个举止都格外魅惑人心。
    “郁……商珩?你怎么在脱衣服?”耿慕跪坐在床上,此时屁屁往后挪了挪,第一次出现这么严重的选择困难,她是要扑上去让自己一下子提高进度条呢,还是矜持一些,先别把人吓坏了……
    “不是要睡了?”郁商珩反问,手已经触及皮带。
    耿慕听着金属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声响,默默点头从床上挪下来,一步三回头朝着衣柜走。
    “那我先去洗澡……”
    她一边拿衣服,一边偷偷往后面看,在他忽然抬眸看来时,她才好像触电一样飞快跑进了浴室,砰地将门关上!
    房间床上,郁商珩默默地将皮带放到一边,却是没再继续。
    橘黄的台灯光线,在他皮肤上镀上了一层浓重的艳丽的色彩,很好地遮掩了他耳根的粉红,但是那一处的滚烫却是让他心神微乱。
    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做。
    靠着门,耿慕缓缓呼出一口气,从衣服堆里扒拉出手机,马上给周甜甜打电话!
    交往之前,她和郁商珩相处时从未出现过这种让她心跳加速脑子空白的时刻,但是最近,她经常会这样。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恋爱脑?
    耿慕为了求证,握着手机躲在角落里,小声地将自己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周甜甜说。
    周甜甜沉默了很久,激动得手抖,她是要将慕慕从郁商珩手里拯救出去,还是促成两人美好的一晚呢??
    慕慕这么单纯,甚至把她想对郁商珩酱酱酿酿的念头都毫无保留告诉了自己……
    周甜甜最后做出了艰难的决定,“上啊慕慕!看看酒店柜子里有没有套套!记得用!”
    耿慕:“好!!!”
    周甜甜:“……”难得见慕慕情绪这么澎湃,她怎么感觉郁商珩才是要小心的那个……
    耿慕挂了电话,脑袋里只有两个念头,洗香香,戴套套……
    耿慕还真的在个卫生间的柜子里找到了一盒,洗完后她揣在兜里走出来。
    郁商珩坐在了床边的小沙发上,上身赤着,裤子还在。
    耿慕示意他,“郁商珩,你去洗香香。”
    外面天气冷,但是屋里有暖气,她只穿了印着红番茄的短袖短裤睡衣。
    据说是周甜甜给她买的,她喜欢得不得了。
    她在浴室里呆了小半个小时,那张小脸被蒸得红通通,眼神明亮,似乎藏了什么小九九。
    “嗯。”郁商珩听话地起身,经过她身旁时,还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才走进去。
    郁商珩裹着浴巾走出来,耿慕已经窝在被子里睡了过去,她大概是想等他的,但是没熬得住睡意。
    这是一张标准双人床,耿慕睡在一边,专门给他留了空位。
    不过郁商珩坐上去之后,床就显得格外狭小了。
    女生手里还握着什么,郁商珩轻轻掰开她手指,便看到了那个小盒子。
    “……”郁商珩抽出来,将盒子放到床头柜,才小心翼翼地躺在她身侧,一点点将她挪到了自己怀里。
    耿慕还是醒了,揉了揉眼睛,惊觉自己手里的盒子没有了。
    而香香的躯体近在咫尺。
    耿慕一直很想做的,就是……
    她伸出一根食指,在郁商珩手臂上轻轻戳了一下,然后看他反应。
    “嗯?”郁商珩侧躺着,一条胳膊被她枕在脑袋下,被她戳着的胳膊横在她身上。
    “跟我的,手感不一样。”她微微抬头,傻傻笑了一下。
    郁商珩手指停留在她手臂上,也轻轻按了一下,给了同样的答案,“嗯,不一样。”
    她也练出了薄薄的肌肉,但是没有形状,只会让皮肤紧实细腻,看起来更健康。
    她这么斜躺着,宽松的睡衣已经往一边歪,他手指勾着她睡衣边缘,给她扯了回来,把露出来的锁骨遮上。
    耿慕低头看了看,又把衣服扯开,再次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
    郁商珩微微挑眉,对上她带笑的眼神,也不由得笑了一声,再次用手指将她衣服勾好。
    耿慕极少见他笑,此时看得有些愣神。
    “你可以再笑笑吗?”她小声问。
    郁商珩抿了抿唇,被她看得有几分紧张,耳根到脖颈都蔓延着别样的粉红色,深邃的眼眸不再平静,漾着些微的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