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被当场泼了冷水,一下把她浇醒。
    但是心里那从想要迎难而上的小火苗终于冲破了束缚,直直撞上了脑门。
    卧槽!
    他一定是故意的。
    宋逸玫瞪了他一眼,气冲冲地跑走了。
    /
    “卧槽,他真的这么说啊。”陈辛言拍着她的肩膀,笑得不能自我。
    而后越笑越放肆,但是这是在新华书店,她没笑一会儿就停下。
    宋逸玫郁闷地将额头抵在书桌上,气打不成一处,堆积在身体里还不好发泄出来。
    “你说他是不是有病?还年卡呢,他怎么不叫我直接办终身VIP啊。”她越想越气愤,狠狠地锤着桌子。
    旁边桌的人往这边看了好几眼,皱了皱眉,却又没有说什么。
    宋逸玫声音压低:“我这辈子就没这么无语过。老天啊,这都让我碰到了什么人才。”
    陈辛言抚了抚她的脸颊,安慰着她:“你也别光往坏处想。想想好的,没准还能发现他好像有点良苦用心想让你知道点什么。”
    “我也想努力往好处想,但是他在我这好像没什么好处来着。”宋逸玫摸了摸脑袋,只觉得脑瓜子从未如此疼过。
    “嘿,你看看你。这就是你为什么母胎solo至今的原因了。”
    她扯了扯嘴角,随便敷衍:“谢谢你,还替我想了这么敷衍的理由。”
    宋逸玫垂下眼,盯着木质桌板。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直起身子,就这样眼勾勾地看着陈辛言。
    陈辛言:“……?”
    陈辛言在这一刻感受到之前20年都没有感受过的压迫感。如果时光可以倒回的话,她希望自己可以不嘴贱地说出刚刚那句话。
    宋逸玫手撑着下巴,又看了她一瞬:“话说,你不也是母胎solo吗?说说,你有想过自己是什么原因吗?”
    陈辛言装不下去了:“你别管我是什么原因,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的原因吧。”
    宋逸玫抬起另一只手勾起她的下巴:“相对于我自己,我更想知道你的。”
    眼里八卦意味不要太明显。
    陈辛言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我……那是因为没有碰到喜欢的。”
    宋逸玫也不是就要逼问出点什么,不然就不会善罢甘休的人,见有些让她为难了,也没有逼她。
    “算了,不逗你了。”
    “就是,最好以后都不要逗我了,我怕……”
    “你怕忍不住什么都跟我说了。”
    陈辛言不可思议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我们阿玫对我还挺了解吗。”
    “了解倒不至于,只是对你将要说的话有一定的认知而已。”
    “没想到你还有这功能。”
    宋逸玫瞥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看书。
    /
    前期看书还看得好好的,后期实在是被放在手旁不停振动的手机吵烦了。
    宋逸玫有个习惯,她看书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就算是她亲妈的电话,她也敢毫不犹豫地不接,但是事后确实是不太好受。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好巧不巧,正是宋归打来的电话。
    宋逸玫跟陈辛言示意了一下,就躲到一边接电话。
    “玫玫啊,你怎么总是不接妈妈电话?”
    宋逸玫摸了摸有些发凉的后脖颈:“我刚刚在看书来着,你也知道我看书的时候……”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看书就能不接妈妈的电话,万一真有什么事呢。你这习惯都说多少次了,得改。”
    “知道了,妈妈。”
    宋归见她态度还算不错,也就没多说什么:“待会儿还回来吃饭吗?”
    宋逸玫拿下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真的快到饭店了。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陈辛言,决定还是不回家吃饭。
    “妈妈,我不回来了,跟朋友约了在外面呢。”
    “行,那你注意安全,晚上早点回来。”
    “好的,妈妈。”
    宋逸玫挂了电话就回去了。
    陈辛言的心情显然没像她接电话之前那般高涨了,此刻看上去还有些低落。
    她拍了拍她的脑袋:“怎么了?”
    “刚刚陆琮那家伙和我道歉了。”
    “……”
    这不好事,怎么还心情低落起来了。
    宋逸玫垂下眼:“那你怎么这副表情。”
    陈辛言还在生着闷气:“可是我不想原谅他,就这么简单。”
    宋逸玫抬眼又打量了一番她的表情:“哦吼,那你这个表情好像也不是这么个意思来着。”
    “那可能是我……”
    宋逸玫摁下她抬起的手:“不用可是了。”
    陈辛言:“嗯?”
    “我仿佛已经看到一个叫真香的女人在我面前疯狂地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