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一点也不露怯,点了点头。
    “就来这束吧。”宋逸玫小心地从她手里拿出一束粉色的玫瑰,饱满的花头,有些鲜艳的花色,就算在黑暗中也散发着魅力。
    她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笑着说:“姐姐怎么把钱给你?”
    小女孩昂起头对着她笑了笑,而后垂眼瞥了眼胸前,将被晚风吹歪了的付款码摆正,抬起来:“姐姐,扫这里。”
    小孩的声音带着雀跃,像是为自己成功卖出一束花而开心。
    宋逸玫扫了码,将钱付好。
    她将小女孩拉进来了点,指尖抬起勾了勾她的鼻子,嘴角却在不经意间扬起:“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买花呀,你家长呢?”
    小女孩撇撇嘴,此刻看上去还有些委屈巴巴,大眼睛眨了几下,吸溜了一下鼻子,奶声奶气地说:“我爸爸妈妈都出去干活了,我和生病的奶奶一起生活,现在这里人多,花才卖的出去。”
    宋逸玫愣住了。
    虽然之前她也是这样的生活,那时候她也是像这个小女孩一样不觉得这是个危险的事,但是当这种情况一模一样的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开始有些心疼了。
    微风不燥,轻轻拂过大街小巷。
    “姐姐,我要走了。”小女孩眨着澄澈的眼睛,微笑着朝她摆了摆手,“买了我的花,你就要开心哦,毕竟我的花叫开心花。”
    她笑着跑远,宋逸玫反应过来后才跟了上去,因为晚上实在是不安全,自己经历过不好的事,就真的不想让其他像她一样的孩子在经历一遍。
    “姐姐把你……”
    与此同时。
    “哥哥,看看我的花吗?”
    宋逸玫没有注意到此刻她身边还有其他的人。她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周盛含笑的眼睛,如私藏了一整片星空,嘴角的笑意在她面前缓缓漾开。
    “周盛,你怎么在这?”
    周盛懒散地站着,视线停在她的脸上。
    只是一眼,他就别开了。
    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小女孩昂着头,一手抓着他的衣摆,一手将花递到他眼前。她像是有些了解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将花又递进了一点。
    “哥哥,买束花送给这个姐姐吗?”
    周盛的视线越过她的头顶,落在宋逸玫握着垂在腿侧同款的花,轻嗤了声:“这个姐姐她不是已经买了你的花了吗?”
    小女孩讪讪地放下手,又委屈地看了一眼宋逸玫。
    她小声地说了一句:“哥哥,自己买的和别人送的能一样吗?”
    宋逸玫心都快要被萌化了,瞪了周盛一眼,在小女孩面前蹲下,与她平视。
    周盛的视线微怔了片刻,而后偏头勾起了嘴角:“给哥哥来一束。”
    宋逸玫似有些意外地看向他。
    小女孩兴奋地将花举到他面前:“哥哥,你要哪一束?”
    周盛的视线越过她的脑袋落在宋逸玫的脸上:“你想要哪束?”
    “?”
    是在问她?
    宋逸玫愣愣地回视他:“你自己看着就好。”
    内心OS却是反正也不是真的买给我的。
    他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从众多花中挑了一束风信子,而后付了钱。
    宋逸玫还蹲在地上,小姑娘转过身,人小鬼大地说了一句:“姐姐,祝你幸福。”
    “……”
    眼见着小女孩又要跑远,宋逸玫拉住她。
    “姐姐把你的这些花都买了好不好?”
    “真的吗?”似是比刚刚更加雀跃,她都已经高兴地跳了起来,小羊角辫上下晃了晃。
    宋逸玫点了点她的额头,有些宠溺地说:“嗯。姐姐把你这些都买了,你早点回家休息可以吗?”
    “好。”
    “那姐姐再提个要求可以吗?”
    “可以。”
    “以后看到奇怪的人给你糖吃,我们都不要,我们就安安心心地卖完花,开开心心地回家可以吗?”
    “嗯。”
    宋逸玫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将她胸前的付款码摆正,给她扫了钱。
    “那我们拉勾,你可不许骗姐姐哦。”
    宋逸玫接过她手里的花,看着她穿过人群,汇入了下一片人海,直到看不见为止。
    她垂眸看着手里的一捧花,长久地沉默着。
    “宋逸玫。”
    她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周盛双手插着裤兜,漫不经心地站在她面前,胸前的小方巾依旧别着,不得不说,真的还挺时尚的。
    他抬腿慢慢朝她靠近了一步,而后微微俯身盯着她的脸看了一瞬:“你看着心情好像有点不好。”
    “?”
    这都能看出来。
    之前她的室友说她喜欢什么都自己憋着,脸上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难道说,是她们对自己研究得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