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彻,她云淡风轻的表情其实还分好几种类型?
    不对,就连朝夕相处的室友都看不出来的东西,他这个才刚认识没多久的,怎么可能知道。
    宋逸玫摸了摸自己的脸,而后抬眸对上他的视线,这才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近。
    第一次近距离地观看这张脸,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
    还没等到她想到是哪个词,他就抽身退开了。
    今晚的夜色浓重,天空就像是被拉上了一层帷幕,骤然漆黑一片,月亮爬上了梢头,泄下一片静谧细碎的光。
    他站在路灯下,本就冷白的肤色被衬得更白,狐狸眼眼尾微翘,眼皮上的那颗痣就落入她的眼底。
    她想起来了,那个词就是风姿潇洒。
    宋逸玫垂头轻咳一声,有些不自然地开口:“你怎么看出来的?”
    “宋逸玫。”
    他恢复了一贯的懒散,嘴角忽而扬起一笑。
    “嗯?”
    “不是所有的心情不好都要哭出来才算。”
    周盛双手插着裤兜,朝她又走近了一步,这次他直接俯身与她平视,视线淡淡地扫过她整张脸,而后缓缓开口:“在我这,你稍稍皱眉或者是撇了撇嘴,都有可能是心情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可恶!我好像……又被他给装到了……
    第7章 玫瑰
    07
    宋逸玫愣在了原地,她张了好几次嘴,到最后也没能说出一句反驳他的骚话。
    她佯装开心地摇了摇头,抬起指尖朝他点了点:“这你就理解错了,有可能我皱眉和撇嘴是因为嫌弃。”
    周盛不但没有相信她的鬼话,还当面戳穿了她:“那你刚刚皱眉真的是因为……嫌弃这些花还有那个小女孩?”
    “……”
    我是嫌弃这个吗?
    我那是在嫌弃你。
    但是这种话也不好直接当着他的面说出来,不然多伤他的面子。
    宋逸玫摇了摇头,将这些想法全部甩出脑袋。
    她现在只想找个理由快点溜走,于是开口:“你看都这么晚了,咱也不要站着浪费空气资源了,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好了。”
    她转过身朝他摆了摆手:“再见。”
    而后就逃也似地溜走了。
    周盛垂下眼,看着被紧紧握在手里的风信子,白色的花瓣上还挂着水珠。
    他抬眼看了一眼某人仓皇而逃的背影:“等一下。”
    宋逸玫似有些疑惑地转回头:“干什么?”
    “花给你。”
    他信步走到她的面前,将花递给她。
    宋逸玫愣怔了片刻,有些迟疑的接过他手里的风信子,而后抬眸对上他的视线:“这花真给我买的?”
    说出这话,她自己还有些不相信。
    “我是看你手上都有一捧了,”他顿了顿,还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后脑勺,“想着你就帮我一起照顾好它吧。”
    “……”
    这种花买来就是图个新鲜,还照顾呢。
    宋逸玫无言地扯了扯嘴角,点点头:“行,我一定细心照料着,下次碰到还给你。”
    说完就转身走了。
    周盛站在原地反应了片刻,才发现她往家里的反方向走了,照她现在的路线,回到家起码要到晚上十点了。
    他盯着女孩还堪堪可以看见的背影发了会儿呆,随即抬腿跟了上去。
    宋逸玫进了一家酒店,其实就是昨天住过的酒店,用身份证开了间房。
    勾着提了一天的装衣服袋子,乘着电梯上了楼。
    周盛一路跟到酒店才发现不对劲,抬头看了一眼酒店的名字,皱了皱眉。
    这个酒店一直以来的风气就不是很好,前几年还上了社会新闻。
    尤其是那两个房间是非多,只有没有空房的时候才会被分到那两个房间。
    现在是假期,来海城旅游的人很多。
    虽然说运气总不会这么差,但是也不能保证她就不会这么倒霉。
    周盛走了进去,询问了一下前台情况,但由于涉及到了私密,他们并不会告诉他。
    他捏了捏眉心:“她隔壁房间还有没有?”
    前台见他也没有询问关于那个女孩的事,就查了一下:“有。”
    他将身份证递过去:“那就给我办那一间。”
    /
    宋逸玫起来的时候又已经是中午了。
    正午的阳光毒辣,透过玻璃窗直直地照过来。
    她翻了个身爬下床,去卫生间洗漱了一番,就站在镜子前发呆。
    镜子里的姑娘黑眼圈很重,皮肤状态也不是很好,头发看着也像是三两天没洗了,可能是刚起床的原因,头发横七竖八地堆在脑门上,看着怎么就有点邋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