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逸玫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捻了捻头发,最后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从酒店的柜子里拿出洗发露洗了个头。
    等她吹完头发准备去退房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她捋了捋头发,跑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推着小推车的男生,个子很高,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压得极低。
    他穿着一身酒店服务员的衣服,显得还有些板正。
    “小姐你好,这是刚刚隔壁房间的先生给您订的午餐。”
    隔壁房间的先生?
    她好像不认识吧。
    宋逸玫站在门口愣了片刻,而后才反应过来,摆弄了一下头发:“隔壁房间的先生?小哥你是不是送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隔壁房间的先生。”
    服务员稍稍抬了抬帽檐,盯着房间号看了片刻,点头似是很确定地说道:“就是你这个房间号,没有出错。”
    宋逸玫挠了挠头发,不解地从他手里接过小推车。
    “对了,他让我嘱咐你一句话。”
    宋逸玫皱了皱眉,都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怎么还嘱咐起话来了。
    “什么话?”
    “他说让你以后不要对着镜子一顿猛照。”而后面前的男孩摘下了帽子。
    宋逸玫一惊,原来是眼熟的人。
    陆琮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将她的记忆拉了回来:“这样不安全。”
    “他怎么知道我……”
    话还没说完,宋逸玫终于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她猛然间回过头,看着浴室的方向。
    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还好淋浴的地方跟镜子隔开。
    不过怎么就刚好在她的房间安装了摄像头,而且是在隔壁的房间能看到。
    细思极恐。
    宋逸玫捂着嘴,还有些后怕,额间冒上来了一层冷汗。
    男孩捋着头发,像她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哈,我只是来跟你陈述事实而已。还有也不要将住在你隔壁的先生想歪,这个酒店一直都不怎么安全。”
    宋逸玫对这个酒店确实不太了解,昨天也是觉得都住过一晚了,只是房间号不一样,才放心住在这里的。
    “不太安全?”
    男孩略微有些震惊,嗤笑:“之前就有媒体爆出来过,你都不看新闻的吗?”
    宋逸玫当然有在关注这方面的新闻,只是时间长了且有没有在自己身上发生过,渐渐地就淡忘了。
    “所以说,要保护好自己。还好只是周盛看见了,不然你就玩完了。”那个男孩抖正了自己的衣服,继续说道:“周盛说让我看着你吃完这些饭。”
    “。”
    宋逸玫站在门里,盯着他看了一瞬,虽说是她眼熟的人,但是也不能排除他就是一个好人。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不相信我?”
    宋逸玫迟疑地点头。
    “我们不是见过的嘛,我难道长得像个坏人。”说得他还有些不自信了,摸了摸自己的脸。
    “……”
    她虽然知道陆琮可能喜欢陈辛言,而且他和陈辛言熟,肯定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但是那一刻她只是突然间竟想要听听周盛的声音。
    男孩垂眸轻笑,而后抬头:“周盛你总相信吧,我当着你的面给他打个电话可以吧。”
    “不过,你这时候的这点防范意识倒是挺到位。我要是想对你做什么,还会和你废话这么久?”
    “那如果是你说得那样的话,周盛怎么不亲自跟我说。”
    这话倒是把陆琮给难住了。
    周盛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个姑娘这么上心,他也不知道,他也不敢问。
    或许是害羞?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打个电话,你自己去问吧。”
    他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头很快接起。
    熟悉的声音透过话筒轻轻地落在耳边:“陆琮,怎么样?看着人家吃完了没有?”
    那个叫陆琮的男生抬头看了她一眼:“周盛,她不相信我。”
    “她不信你?”清润的声音反问着他,“她在旁边吗?”
    陆琮开了免提,将手机往宋逸玫的方向递了一定距离,而后才说:“在呢。”
    宋逸玫看清了手机上的备注——
    周盛。
    那一刻她的心里像盛开了一片烟花,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带着久久不能消下的回响。
    原来他的名字是这两个字啊。
    那头传出一阵笑声:“宋逸玫,陆琮你明明知道的,你不还跟他分享了什么方法嘛。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本来还不觉得他的声音招人,但此刻听到他叫她名字时,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那几个字就像是一丛火,从她的心尖直直地烧上大脑,灼烧着她的每一寸。
    “我……我只确认一下而已,也没想真的打扰你来着。”宋逸玫紧张地声音都开始颤抖,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