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上,反倒像是被镀了一层金光,变得异常耀眼。
    “盛哥,还在这坐着呢。”陆琮看见了他的反应也不生气,嬉皮笑脸地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真这么不放心人家姑娘,怎么不自己过去送呢,还是你这么看得起我,觉得我不会对她做什么?”
    陆琮他就是欠。
    看在是公共场合,周盛真的给足了面子。
    周盛抬手锤着不太舒适的肩膀,顺势将他的胳膊拍了下去:“别这么多废话,看着她吃完了没有?”
    “啧,你看看你。”陆琮从他手里接过换出来的衣服,勾起嘴角回答,“放心好了,这么大个人了,跟她说清楚情况,让她留个心眼就行了,倒也不必真的当小孩。”
    周盛没有说话。
    他垂眸看了一眼装在T恤口袋里的那条总是被他随身携带的手帕,就是最简单的样式,上面刻着歪歪扭扭的两个字——苏也。
    苏也是他的亲妈。
    但是还有个冷知识,没有人告诉过周盛,苏也和宋归之前是很要好的闺蜜。
    闺密俩商量好了到时候生得是一男一女的话,就给他们订娃娃亲,但是好景不长,苏也在生产过程中难产去世了。
    本来宋归偶尔会来帮周树明一起照顾周盛,但是宋归在那段时间,自己也经历了太多的事,渐渐地有些力不从心,她最后一次来的时候只给小周盛留了一条苏也的手帕。
    周树明二婚的时候,周盛已经开始记事。虽然从没有见过自己的亲妈,也不知道对妈妈应该是怎样一种感情,但是他不知怎么就很不喜欢眼前的这个后妈,即使她对自己很好。
    从那以后,这个手帕他就没离过手,因为他听别人说过这是亲妈留给他的。
    但是当他懂事后,得知他妈妈是在一场火灾中因为没有被及时救而难产的时候,他就更加讨厌自己的亲爸和后妈。
    如果他是真的爱自己亲妈的话,怎么会没有及时救出来。
    所以那天看到被困在火灾中的宋逸玫时,他当真就二话不说地冲了进去。并不是因为他知道什么原理,只是因为不想多一个人受他亲妈受过的苦。
    陆琮换好衣服回来,且在他的身边站一段时间了,还见他跟没魂似的站着,低头看着口袋里露出一角的手帕。
    他凑近瞅了一眼,跟店里买的破抹布也没什么两样。
    除了上面歪歪扭扭地多了两个字,其他也没什么东西。
    于是他擅自下了结论,就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布。
    “盛哥,没必要看着一块破布思.春吧。”陆琮极其自然地勾搭上他的肩膀,“这春天还在楼上快乐地吃着饭,你搁这盯着一抹布,怎么显得有些可怜……!”
    “啊!”下一秒,他就一溜烟地跑远了。
    “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多嘴了。”
    周盛挑眉,抬手捏了捏眉心。
    朝他点了点,示意他过来。
    “过来,哥跟你说清楚。”
    陆琮小心翼翼地靠近。
    周盛往前走了一大步,拉进了距离。
    “别怕,哥就跟你说说心里话。”
    “说……说。”
    “首先别给我瞎传,看清楚手帕上那两字了,你在地底下做的事,人在天上看得一清二楚。”周盛拍了拍他肩上不存在的灰,抬眸看了他一眼,“思.春?你哥我需要思春?”
    “我看着像这么肤浅的人吗?再怎么样也要多了解了解,然后再看看内在啊。”
    一段话将陆琮刚刚抛出的所有问题瞬间都否认了。
    陆琮在他的眼皮子底上艰难地思考了一番,终于理清楚了这其中的关系。
    第一,这抹布多半是他家里哪个已经去世的人留给他的,一直盯着看是因为想她了。
    第二,楼上那位女生并不是他的春天,他认为喜欢那位女生是一件肤浅的事。
    陆琮自认为理解得非常透彻。
    他点了点头,没有搭话。
    周盛转过身往前走了一段路,回头瞥了他一眼:“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就走。”
    陆琮在原地反应了片刻,终于想到了宋逸玫刚刚嘱咐他的话,立马跟了上去,一把揽住周盛的肩膀:“刚刚人姑娘有话让我传给你。”
    陆琮先吊着他的胃口,不说她让他带什么话,就是想看看周盛的反应。
    然而周盛并没有反应,只是应了一声。
    “就这点反应,你都不好奇人家让我带什么话?”
    “反正以你的个性,憋不住总会说出来。”
    “……”
    陆琮无言,还真了解他。
    “她让我跟你说,饭她也会好好吃的,奶茶什么的也不会赖的,就是想让你闭嘴。”
    周盛回过头,皱了皱眉,表示不解:“闭嘴?怎么搞得我好像有什么把柄似的。”
    “她让你不要把今天看到的说出去。”
    周盛明白了她话里的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