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方物。
    宋逸玫飞奔回宋归所在的位置。
    本来宋归还没有起疑,但是当她眼尾微红,额头上冷汗涔涔地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的眉毛不易察觉地皱了皱。
    “怎么了,玫玫?”宋归抓着她手看了她片刻,“怎么跑出了一身汗?”
    宋逸玫随便扯个谎,企图糊弄过去:“没什么,就是碰到了一个不太好惹的老同学。”
    宋归还想说什么,就看到远处见见走进的周盛,立马放下宋逸玫的手,看了看周盛的情况:“阿盛,你这衣服怎么了?”
    “!”
    宋逸玫转回身子,拧着眉毛看着他,示意他不要讲真相说出来。
    周盛很明显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不紧不慢地从兜里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而后抬眸对上了他的视线,他的眼里带着笑意,剑眉微微扬起,清冷的声音随着商场的冷风直直飘进她的心里:“刚刚碰到一只还挺可爱的小狗,在我怀里蹭的。”
    “……”
    敢情她在他心里就是一条狗呗。
    宋归拧了拧眉,送他手里接过纸帮他一起擦了起来:“现在的狗真的是,总喜欢往别人怀里钻,衣服弄脏了还不好洗。”
    “……”
    宋逸玫无话可说,难道要她亲口告诉宋归,她就是那条不太听话的狗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垂眸思考了一番,将这些奇怪的想法都推翻。
    她将还没及时放进包里的礼物塞进包里,还好刚刚宋归没有发现,不然就穿帮了。
    宋逸玫缓缓地沉出一口气,抬头看向不远处看上出异常和谐的画面,动了动嘴唇,久久说不出一句骚话。
    倏地对上了周盛正好抬眸的视线,她匆忙地别开,佯装淡定地看向对面的那家……情趣用品店。
    “!”
    现在转回去还来得及吗?
    社死现场……
    还没等宋逸玫思考完,周盛就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他没有停下擦衣服的手在那一刻狠狠地一顿,而后转回头看了一眼宋逸玫涨着通红,却不甘示弱一直盯着看的脸。
    他垂眸勾起了嘴角。
    还挺有能耐啊,这都能盯着看这么久。
    宋归最后在擦了一下,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衣服,而后开口:“走,那我们就先回家吃饭。阿玫,快跟上来。”
    宋逸玫这才扭扭捏捏地跟上来,站在了宋归的另一边。
    “干什么呢,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宋归不经意间瞥到了她的脸,“中暑了?”
    “没事没事,妈妈,快走吧。”
    宋归看着她那伪装出来生龙活虎的表情,狐疑地点头。
    /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
    月亮挂在树梢上,泄下了一片静谧细碎的光,夜色逐渐变得柔和,街道旁的路灯幽幽地亮着,与撒下的月光交糅。
    宋逸玫看着厨房里忙里忙外的宋归,再看看坐在她隔壁那张沙发上的周盛,一时间不知道往哪里钻。
    回卧室里会显得不尊重客人,可是坐在这里跟周盛也搭不上话,毕竟没有一点共同语言,如果往厨房钻的话,定会被宋归推出来。
    宋逸玫很为难,按了按突突跳个不停的太阳穴。
    天呐,这可让她怎么办,她真的很想回房间里躺会儿。
    刚刚让周盛帮忙,用完就直接踢掉他,会不会让他生气,可是看他这个表情,看着也不像是心里有气的状态。
    哇唔,男人的心海底针啊。
    宋逸玫偷偷地拿出手机,打开某乎,搜索了话题“怎么跟一个毫无共同语言的男生聊上天”。
    下面跳出了很多条回答。
    她一眼就被第一条回答吸引。
    如何成为一个聊天高手(全是干货拿去不谢)
    宋逸玫打开,认真地学习了一番。
    她斗胆决定在周盛身上试一试。
    她轻咳了一声,对上了他略有些考究的视线:“那个我有些累先去房间里休息一会儿。”
    主要是有些话她实在是很难说不出口,只能找个理由躲起来在微信上说,这样既不显得不尊重,又不显得尴尬。
    周盛微扬眉梢,好像也不是很在意:“你去呗。”
    “……”
    这话里的语气好像是你想休息就休息呗,没必要这种小事都和我说。
    “。”
    宋逸玫翻着干货,这好像和它教得不一样,完全打乱了她头后貌似完美无瑕的计划。
    不行,不能因为这一点就放弃。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气。
    宋逸玫指了指自己的房间:“那我就去了。”
    周盛像懒得说话,斜靠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抽空朝她点了点头。
    “……”
    靠,这点态度,亏她还想了这么久,想要摆脱这尴尬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