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要不这样,我联系周盛和那个我知道的宣传部部长,你来联系其他的人,这样速度快点。”
    陈辛言:“不用这么麻烦,我刚刚给拉了一个群,除了你都在里面。”
    “!”
    那为什么她不能在里面。
    宋逸玫震惊地看着她:“为什么不把我拉进去,小辛,我们……还是不是好闺蜜,你怎么这么对我。”
    陈辛言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给你拉进去了,刚刚不是因为就你没来吗?”
    宋逸玫点头。
    群里有了通知。
    陈辛言:【同志们,同志们。重要通知,宋逸玫同学嘴馋了想吃海底捞,有人要一起来吗?想来的在下面打个一!速度!有大学生优惠可打折,到时候AA制哈。】
    宋逸玫拧着眉毛,指着自己的手机:“你怎么把我给卖了?”
    “。”
    陈辛言摸着后脑勺:“你不知道这些人,除了那个副主席和宣传部部长,其他都是为了你来的,有你这么好的一个噱头,不用白不用。”
    宋逸玫:“不是,找这么多人一起吃干什么?”
    陈辛言:“我当然是为了拉那个副主席一起来啊。看我在一星期之内搞定他。”
    “……”
    空气安静了一瞬。
    陈辛言和陆琮对视着,而被陆琮死死地挡在身后的某个副主席一脸懵逼地看着她们。
    周盛站在陆琮旁边,视线有意无意地扫了一下身后的某副主席,而后对上了她的视线。
    “……”
    这又是什么新型的社死现场。
    陈辛言尴尬地笑了笑,率先发声:“人到齐了哈,那我们走吧。”
    随即就拉着宋逸玫逃也似地溜走了。
    宋逸玫见已经拉出了很大的距离了,才开口:“你可就得了吧,还一星期之内搞定呢。你个母胎solo知道怎么追人吗?”
    “你凭什么说我,你不也母胎solo吗?”
    宋逸玫:“我和你能一样吗?至少我不是个直女。”
    陈辛言气愤地扭了一把她胳膊上的肉:“你才钢铁直女。”
    宋逸玫疼得轻嘶了一声:  “你看看你,这种时候老要抓狂,要不要姐妹教你几招?”
    陈辛言虽不太看好她,但是又不忍心打破她此刻的胸有成竹:“你说说。”
    宋逸玫颇有指点江山的意味:“你看哈,男生肯定要先知根知底。这个男的一看就是那种冷漠冰山型男,这时候你就要用你的魅力去俘获他,就比如走路抬头挺胸,说话温和轻柔,笑得时候不能太放肆,这些你都得改。”
    陈辛言:“你说的有点道理。”
    “然后就是制造神秘感,记得保留点个人的小秘密。你要做到能像猫一样粘人,也能像狐狸一般狡猾。我的开山弟子,懂了吗?”
    宋逸玫挠了挠她的下巴,像调戏小猫一般。
    陈辛言陷入了沉思,而后才反应过来:“你这能不能行啊?不行,你要先给我打个样,不然谁会相信你说的这些鬼话。”
    宋逸玫立马败下阵来:“我……我不行,我没有碰到什么感兴趣的人,我可能做不出来这种事。”
    “你看看你,说的时候一套一套的,到头来照样不还是怂的一批。”
    宋逸玫否认:“我才没有。试就试,我随便抓个路人就试给你看。”
    “路人多没意思,姐妹给你抓个你可能还会有点兴趣的帅哥。让我想想哈,你看周盛怎么样?”
    ——你看周盛怎么样。
    不怎么样。
    如果跟周盛试这种东西,她怕自己还没有试完就被他那直出天际的直男性格给整不会了。
    再加上他们也不可能,她不想把自己的伤口再一次暴露在他的面前,即使他可能会轻轻地抚摸她的伤口,直至它一点点痊愈。
    “不……怎么样。”
    陈辛言压着嘴角憋笑:“怎么反悔了,周盛多好呀,长得又高又帅,万一在过程中你突然间心动了,追上不就不亏了嘛。”
    盛夏的阳光透过云层撒下暖意,身边像是被笼罩进无尽的燥意,感受不到一丝风。
    宋逸玫垂下眼思考了片刻,下意识开口拒绝:“不行,别的都好商量,这个真不行。”
    “为什么不行?”
    她愣了片刻,过了很久才开口:“因为……我不想玩弄他的感情,我玩不起。”
    “原来是这样。宋逸玫,那我现在是该开心还是该庆幸,你原来还有在为我着想呢。”
    清润的声音就像是化开了一般,像夏季的晚风有些许的燥热,却像是有回音般在耳边回响着。
    “。”
    “……”
    宋逸玫彻底噤了声,有些不可思议地回头看了周盛一眼,而后又像是不相信一般,狠狠地扭了自己一把,是真真切切的周盛。
    她回头看了一下,其他人都被落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