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奶奶见气氛越来越尴尬,连忙接起了刚刚的话题:“你看来就来,还买这么多东西,多破费啊,这两天真的是辛苦你了。”
    周盛微微颔首,表示这是他应该做的。
    而后老奶奶迈着小步子走到她的身边,宋逸玫见她走得不是那么利索,抬腿往前走了两步,接住了她的胳膊。
    她笑着拍了拍宋逸玫的肩膀:“这姑娘真的是个人美心善的好孩子,这么好的孩子之后也不知道会便宜哪家的混孩子,要不是我没有同你年龄相仿的孙子或者亲戚,不然我都不想让这肥水流到外人的田里。”
    “。”
    宋逸玫垂着眼笑着没有说话,只是听到身后似有若无地发出一声轻咳。
    “……”
    怎么着,还不能让别人夸她了。
    宋逸玫无语地转过头乜了周盛一眼。
    眼神里都是“说的有错吗”“说得可不就是我”“你有什么事嘛”的意味。
    周盛对上她意味很明显的视线,垂眸笑了笑,像是不太想理她的小把戏。
    老奶奶还在继续说:“我们小宝也每天和我说这个姐姐很好什么的。嗨呀,我这么个一只脚都快跨进棺材板的老太婆也这么觉得,”而后她转身看向已经评价过了的其他组员,“你们真的都是很好的孩子,办事靠谱。”
    宋逸玫望着组长偷偷扬起的嘴角,学姐的面部表情疯狂在崩掉的边缘徘徊,而后垂眸捏紧了手指。
    周盛站在她身后,她看不到他是什么情况,但是通过组员们的表情就可以猜到他的表情。
    宋逸玫狐疑地转回头,他立马收了自己疯狂扬起的嘴角。
    怎么的,露出什么不允许她看的表情?
    她无语极了对着另一边的空气翻了白眼。
    /
    今天是最后一天,宋逸玫还是不放心这个案子,因为还有一个最棘手的问题没有搞定,就是要联系上孩子的母亲。
    宋逸玫回到名宿洗完澡后,就坐在床上开始发呆。
    她和那个学姐共用一个房间里,学姐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她盯着手机发呆。
    学姐问她:“干什么呢,发什么呆?”
    宋逸玫反应过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还是想联系上云宁的妈妈,但是现阶段根本打不通她的电话,这真的是头疼的一点。”
    学姐坐在她的床尾,经过这五天的相处,她也很看好这个办事靠谱的学妹。
    “我倒是觉得也没有那么难办。”学姐抬头思考了一下,“我觉得这个母亲可能并不了解他们家后来的情况,我们可以试着从后来的那起火灾着手。”
    “孩子她妈和孩子他爸有矛盾,也不一定代表她对老人和孩子也有这样的情绪。”
    宋逸玫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只是现在根本联系不上孩子的母亲。
    “一直打不通电话,可能是她将我们都拉黑了。但是我们可以给她发短信,只要她能看见就行了。”
    宋逸玫的眼睛在那一刻亮了起来:“对哦,没想到短信这么一回事。”
    “那用你的手机发吧,我的手机刚刚摔得屏幕有些碎了。”
    学姐点了点头:“行。”
    而后又像是想到什么,回头看向她。
    “怎么了?”
    学姐先是眯着眼打量她,而后才问出自己的疑惑:“你和周盛学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逸玫没想到话题还会牵扯到自己身上。
    “这,我们就是好朋友。”
    学姐露出了一个好像需要她努力品的表情:“好朋友?哪有好朋友会在老奶奶说出那样的话的时候露出那样的表情。”
    “……”
    好家伙,果然是露出了一个只有她不能看的表情。怎么的,是怕她偷用他的表情嘛。
    宋逸玫小心地试探:“什么……表情?”
    学姐仰起头像是在回忆:“就是那种好像有点吃醋,又好像有点自豪的表情,最后那笑还有点引以为傲的意味。”
    “……”
    这是个什么表情?
    仿佛跟那个霸道总裁的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有的一拼。
    宋逸玫吐槽:“这面部表情真够丰富的,之前怎么也不见得他露出来过。”
    学姐戳了戳她的脑门:“你可别吐槽了,这是别人都羡慕不来的表情。”
    “不说了,赶快先想想怎么发消息给云宁小朋友的妈妈吧。”
    宋逸玫立马在床上端正地盘腿坐好,她的头上还绑着可爱的小熊发卡:“我觉得一定不能先说出我们的身份,这样她肯定会对我们印象不好,然后就不一定会看下去。”
    她们讨论了很久,最后将编辑好的文字发给组长审核了一遍才发了出去。
    发出去后,宋逸玫终于松了一口气,呼哧一下躺进松软的大床里。
    学姐关掉了大灯,开了旁边那盏稍微暗一点的床头灯,而后爬到床上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