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又坐在窗边开始发起了呆,某人的脸就像是放电影一般在她的脑海里划过。
    她一头扎进被窝里,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脑海里的他还挥之不去了,一定是周盛阴魂不散。
    一想到她之前口出狂言说要教陈辛言怎么追男生,她竟然还不要命地说要拿周盛试手。
    她是逃不过了吗?
    宋逸玫诚心发问。
    最后还是无奈地提着箱子走出门外。
    周盛不像刚刚一样杵在门前,此刻他斜靠在门旁的墙壁上,视线一直盯着挂在远处的时钟。
    宋逸玫见他看得认真,不好意思打扰他。她提着箱子从她面前猫着身子走过来本以为可以躲过他的视线,没想到被他拉住了手腕。
    手臂上传来源源不断的热量,像是一把火在灼烧着她的皮肤表面,脸上的热意还未消散,却又无名涌上了另一股。
    他懒懒地开口:“宋逸玫,十分钟二十秒,你思考问题都需要这么久的吗?”
    “……”
    什么十分钟,什么二十秒?
    宋逸玫以为自己听岔了,重新问了一遍。
    周盛直起身子,依旧懒散地杵在她面前,见她没什么反应,握着她的手腕将她拉进了些,而后稍稍俯身:“你又让我等了十分钟二十秒。”
    “……”
    倒也不必精确到秒。
    作者有话要说:
    哦豁!玩球,我们阿盛是不是越陷越深了!
    谁说我不等你,我等了十分二十秒!
    给小生整不会了……
    第34章 私奔
    34
    ——你又让我等了十分钟二十秒。
    这句话拆解起来的意思就是,宋逸玫她刚刚说自己稍稍打扮的时间他都不愿意等,以后怎么会等自己的女朋友。
    而她现在才反应过来,周盛刚刚话里的意思是他又等了宋逸玫这么长时间。
    所以他的意思应该是我没有不愿意等你,我反而还可以等你很久很久,你什么时候出来我就等你到什么时候。
    宋逸玫心里没由来的一暖,就像是有暖意从手脚开始蔓延,而后汇集到她的心里。
    热意逐渐扩散,宋逸玫仰着头对上了周盛略有些深意的视线。
    等她反应过来后立马别开,将自己的胳膊从他的手心里抽了出来。
    她第一时间就是将自己冰冷的手心覆上,却被这温度烫到讪讪地收了手。
    清风徐过拂起了她的长发,有一丝调皮的碎发在她的耳边滑落,宋逸玫仓促地转过身,将碎发别至耳后:“你看看你,这不就挺上道,提醒一下就学会了。”
    “要是以后有女朋友了也这样,我敢保证她绝对会粘你,粘死你,这辈子都离不开你。”
    周盛微扬眉梢:“是吗?”
    宋逸玫坚定地点头:“我可不敢骗你。”
    周盛勾起嘴角笑了笑:“希望能像你说的那样。”
    “……”
    宋逸玫沉默地看了他一眼,提着行李就往楼下走了。
    他们订得民宿是靠山的,开出去还有好长一段路。宋逸玫虽觉得有些累,但也算是可以在这长途奔波中再睡一会儿。
    周盛也没有叫醒她。
    /
    宋逸玫清醒后,就看见自己坐着的车此刻平稳地停在路边。
    她才意识到已经从乡下的山路里开出来了,周盛撑着脑袋在一旁看着手机,并没有注意到她已经醒了。
    宋逸玫疑惑地看了一眼周围的路况,完全是她不认识的路,她才回过头看向周盛:“周盛,怎么在半路上就停车了?”
    男人似是没想到她已经醒了,放下手里的手机,歪头看向她,忽而垂眸一笑。
    “……”
    宋逸玫愣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
    下一秒她就开始在心里吐槽周盛了。有话就说,有事没事在那干笑,搞得怪瘆人的。
    她睁着无知的眼睛,头歪向另侧:“嗯?”
    周盛拉过驾驶室的安全带,重新发动了车,清润的声音在她的头顶落下:“刚刚看见你睡着了,可能是山路有些不平,看你睡得好像不是很舒服。我就开快了点,想着停下来让你好好休息会儿。”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偏头看向她:“你昨晚是不是睡得很迟?”
    宋逸玫揉了揉透露着疲倦的眉心,点头后开口:“其实也还好,就是和学姐睡在一起不好打扰她。昨晚不知道为什么催眠也不是很成功,周盛,我现在好想越来越焦虑了。”
    周盛搭在方向盘上的手很明显地顿了顿,而后皱紧了眉毛:“什么时候开始的?”
    夏末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洒了下来,无尽的暖意透过车窗的缝隙涌了进来。
    宋逸玫垂眸捏了捏累得突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