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跳的太阳穴,轻声开口:“就这两天。”
    “我在得知李云宁家的情况之后,我的身体一度都非常累。用歌催眠现在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效果了,我不会是有什么毛病了吧。”
    狭小的空间里静得只剩下空调运作的声音,还有她久久不能平复的急促呼吸。
    周盛转身打量了她一眼,叹了口气:“现在睡了一觉之后,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宋逸玫愣了一下,摇头。
    现在确实是好很多了,只是不会头疼。
    但是这几天很焦虑也是真的,她内心深处总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将她一点点往下压,像是要将她的身体彻底压垮一般。
    周盛安静了片刻才开口:“宋逸玫,是不是之前的那些事让你很有压力?”
    “还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宋逸玫不想承认是之前的事让她压力变大,她真的不想再一次麻烦周盛了。
    “嘿呀,这氛围不要搞得这么紧张吗?”
    她主动调节气氛,逼迫自己振奋起来。
    宋逸玫拍了拍手:“可能就是压力比较大,咱就不要想这些了。”
    她迅速转移了话题:“不是说请你吃饭吗?来,告诉你的好朋友我你想吃什么?”
    周盛指尖微微泛白,而后摇了摇下唇,他捏紧方向盘,踩了油门车立马就冲了出去。
    “……”
    这反应也不要这么大吧。
    宋逸玫后怕地抓紧了车顶的把手。
    她颤颤巍巍地开口:“你……你开慢点,我……惜命,我还想活着。”
    很明显地可以感受到他的车速减慢了,而后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开口:“宋逸玫,我看这饭也别请了,我先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宋逸玫立马反应过来:“不行,饭还是要请的,医生可以以后再看。”
    周盛乜了她一眼。
    浅褐色的眼眸更像是在隐忍。
    宋逸玫的音量不自觉地降低:“我觉得这事可以再商量,心理医生啥时候都可以看。这个饭早点吃它不香吗?你看其实可……”
    周盛将车停在路边,转过身看着她。
    没有笑容之后,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变了,尤其当他一只手紧捏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在方向旁上狠狠锤了一下。
    “……”
    宋逸玫立马噤了声。
    她没想到这会让周盛动怒。
    过了很久之后,他像是妥协了一般开口:“宋逸玫,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没有,绝对没有。”
    周盛反问:“真的没有吗?”
    宋逸玫坚定地点头。
    周盛松开了握紧的手指,捏了捏突突直跳的眉心,而后才重新发动了车,语重心长地同她说着大道理:“你最好没有在骗我,你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爱惜,你还指望谁爱惜。”
    “周盛,我真没在骗你。”
    宋逸玫自知将他惹生气了,就讨好地看着他,她抬起指尖小心地戳了戳他的手臂:“你就不要生气了,我发誓绝对没骗你。你看我现在看着不是生龙活虎的嘛,嗯?”
    宋逸玫将脑袋凑到他面前:“你看,是不是,是不是嘛?”
    周盛抽空瞥了她一眼,拿空出来的手将她的脑袋撇开,声音里却不自觉地染上浓浓的笑意:“我在开车,不要闹了。”
    宋逸玫端正地坐好:“哦,对对。”
    没过一会儿她又开始扯起一个话题:“对了周盛,你想吃什么东西,我先订个位子。”
    女孩甜丝丝的声音就像是在蜜罐里浸过一般直直地撞进他的心里。
    他偏头轻咳了一声:“我想吃……日料。”
    “日料?好呀好呀。”
    宋逸玫打开百度地图搜了一下。
    “我看附近就有一家古奈屋。周盛,我们去那里吃吧。”还没等他回答,她就迫不及待地替他回答了,“就去这里,我已经订好了。”
    然后她将手机屏幕对向他。
    周盛看了一眼就皱紧了眉头:“你的屏幕怎么碎成这样,不是刚买的手机吗?”
    宋逸玫愣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她摸了摸脸颊:“昨天不是摔了一跤嘛,手机也砸碎了。新手机我还没用呢,回去就换上。”
    狭小的空间又陷入了安静。
    宋逸玫也不好随便找个话题就和他开始聊,只能识趣地闭了嘴。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接着是男人清冷却很有辨识度的声音落下:“宋逸玫,以后出现不舒服或者心情不好这类情况,你可以来找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当你的树洞。”
    宋逸玫从来没想过本来多么骄傲的一个人,竟然会在她面前一次次的低头和妥协。
    甚至还愿意当她这个话唠的树洞。
    她垂眸思考了片刻:“我知道了。”
    “嗯。”
    /
    车停在了宋逸玫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