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重,你拿的动吗?】
    周盛:【你寝室在几楼?】
    宋逸玫:【不高,在三楼。】
    那头过了很久才发来一条:【宋逸玫,总共也就四楼,你管三楼那叫不高?】
    宋逸玫的小心思被戳破,她垂头往楼下又看了一眼,就正好对上周盛抬起扫来的视线。
    宋逸玫:【其实也还好啦,而且我看大部分男的不都和你一样站在楼下吗?】
    周盛:【那是可能因为他们都和我一样不知道你们女生的寝室在哪里。】
    “……”
    好吧,你说得对,你有理。
    宋逸玫:【那总也不可能楼下站着的每个人都不知道女生住哪吧。】
    周盛过了很久才会了她消息:【那倒也是。比如这个。】
    而后给她发了张图片。
    周盛:【我当时听到阿姨好像说长得太像流氓,不让他进去。】
    而后他又给宋逸玫发了张照片。
    周盛:【还有这个。女生都没有提什么东西,这个男的也就提了一小袋书,阿姨就把男生赶走了。】
    宋逸玫看到周盛给她发的消息,轻笑出了声,垂眸就看到男人站在阳光下,他带着一副墨镜,双手插着兜,不管在哪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周盛:【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寝室了吗,还是你确定不需要免费的劳动力?】
    宋逸玫唇角扬起的弧度更甚:【在310,但是我们寝室很乱,我怕你嫌弃。】
    周盛:【我不相信能乱过我们寝室,那我和陆琮上来喽。】
    “……”
    真的有可能会乱过他们寝室。
    宋逸玫转身回到房间,加快打扫的速度。
    许是上来的人真的有很多,周盛和陆琮到她们寝室的时候,宋逸玫已经打扫干净了寝室,而且将垃圾一股脑地都丢到了门口。
    他们敲门的时候,宋逸玫正好坐在空调底下,拿着小风扇对着汗涔涔的脑袋呼呼直吹。
    陈辛言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风扇,将她头顶的大风扇也给关了,还讲空调温度调高:“你这对着脑袋直吹,小心晚上又头疼。”
    “诶,刚刚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宋逸玫点了点头。
    陈辛言离门口比较近,屁颠屁颠跑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两个大男人,一个极简的黑色衬衣搭黑色休闲裤,一个穿得花里胡哨,整一只到处飞的花花蝴蝶。
    陆琮一进寝室就开始一惊一乍:“你这温度这么这么低啊,着凉了怎么办?”
    “你们寝室也没有很乱啊。”
    陈辛言揪着他的耳朵:“废话,没看见门口的垃圾吗?”而后才转回头亲昵地挽上宋逸玫的手,“谢谢我的好姐妹。”
    陆琮多嘴:“真是娇公主。”
    陈辛言:“要你屁话这么多?”
    宋逸玫勾唇轻笑了声,转过头正好与周盛的视线相撞。
    他同她心有灵犀般地轻笑了声:“宋逸玫,你冷不冷?”
    宋逸玫捏了捏衣服下摆:“我……我还好。”
    其实她的内心OS是她还挺热的。
    周盛垂眸轻哂,提着她的装着床单被褥的大麻袋信步朝她走过来。
    他在她的面前站定,将大麻袋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垂头询问着她:“要我帮你吗?”
    “?”
    宋逸玫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心里的疑问出来:“你会吗?”
    男人轻挑了眉梢:“你在怀疑我的能力?”
    “……”
    她哪敢啊。
    宋逸玫连连摇头,看在他坚定地想要帮自己的份上,宋逸玫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头顶上的床铺。
    周盛抬眼看了一眼:“这个?”
    “嗯。”
    “行,你可看好了。”
    刚还在一旁吵吵闹闹的陆琮此刻噤了声,愣愣地看向周盛:“周盛,你还会搞这玩意?”
    “之前都没见你自己弄过啊。”
    宋逸玫抱着胳膊站在下面看着他,微扬眉梢:“没看见周盛还挺上手的吗?”
    结果她刚说完,周盛就被面前的蚊帐给难住了,白色的窗纱堆在他的腿旁,他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却偏偏有一股明知要失败却还是很努力的韧劲。
    宋逸玫成功被他的这股韧劲给征服了,垂下眼皮捏了捏突突直跳的眉心:“你往旁边让让,我上来教你。”
    周盛往旁边移了移,宋逸玫从楼梯上爬上去蹲在她的身旁,女孩身上清甜的香味充斥着整个小空间。
    他按在床板上的手触碰到了她的大腿外侧,就像是被火苗灼烧了一般滚烫,他悄悄地收回手。
    宋逸玫拉起窗纱的一头,然后一点一点慢慢地教他。果然是富家少爷,竟然连这么点常识都不会。
    她将窗纱绑好,转头问他:“学会了吗?我都一对一教学了,平常人可没有这待遇。”
    周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