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
    被落在后面的陈辛言搓了搓空着的指尖:“?”
    刚刚是什么过去了?
    宋逸玫跑回寝室就将周盛的大衣甩在椅背上,拿了张姨妈巾一溜烟地冲进卫生间。
    “!”
    她就说,她平时也不见得是这么弱不禁风的小女子,今天怎么风一吹就立马见效了。
    原来是大姨妈造访的前兆,上个月一直没来,原来是在这时候等着她呢。
    她虚惊一场地摸了摸脑门上的冷汗,就连温度都已经退下来了。
    宋逸玫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陈辛言真好打开寝室的门进来。
    “阿玫,你刚刚跑这么快干什么?”
    宋逸玫的手指背在身后,早已心理不适地搅在了一起。
    她朝陈辛言尴尬地笑了笑:“是这样的,我想我并不是感冒了。”
    “那你是怎么了?”
    宋逸玫不好意思地看着她:“我……来那个了。”
    陈辛言的脾气仿佛在下一秒就要爆发:“靠,你这让我怎么跟那个副部长交代。”
    宋逸玫甩着她的手臂,朝她撒娇:“对不起嘛,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是不是嘛。”
    陈辛言眉心一跳,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很少见宋逸玫撒娇此刻还有些不适应。
    宋逸玫见她也没太计较,回到座位上坐下,而后从余光中看到了乱七八糟扔在椅背上的大衣和那件黑色外套,她将重新叠好并装进自己的袋子里。
    她拿出手机给周盛发了条消息:【周盛,我发现我现在已经好了,明天我去找你吧。】
    那头很快就回她:【你是不是被烧糊涂了?】
    作者有话要说:
    玫:你才被烧糊涂了呢!
    第42章 私奔
    42
    “……”
    寝室的窗门大开着,阴冷的海风透过玻璃窗的缝隙直直地吹向宋逸玫的耳朵,刚刚由于羞涩而染上红意的耳根逐渐发烫。
    宋逸玫抬起指尖捻了捻耳朵:【是这样的哈。我也没说我是感冒了,而且女孩子一个月总有那几天是不是,所以我想是你想多了。】
    那头安静了良久,宋逸玫将手机插着充了电,就拿着睡衣去卫生间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
    等她出来的时候,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伴随着振动声,暗了又亮,亮了又暗。
    她用挂在肩上的毛巾,随意地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发丝,水珠连成线急匆匆地滴在地上。
    宋逸玫走到位置边,一只手捻了捻发丝,用另一只手点开了手机屏幕。
    周盛的消息就安静地躺在微信的第一行。
    就像是随时就会引爆的定时炸弹,带着很猛的震撼力,直直地砸进她的心里。
    周盛连发了5条消息。
    每一条都让人震惊,就像是被盗号一般。
    周盛:【我记得你6月份的生理期在27号来着。】
    周盛:【你生理期是延后了还是提前了?】
    周盛:【这个东西来得时候是不是很疼?】
    周盛:【你有没有这感觉?】
    宋逸玫垂着眸静静地看着屏幕,视线一直停顿在他的倒数第二条上。
    他真的很关心自己……
    周盛:【宋逸玫多穿点衣服下来,我现在在你寝室楼下。】
    宋逸玫停在聊天框上的指尖顿了顿,就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抬起不行放下也不行。
    她抬眸看向窗外。
    今晚的夜色温柔无边,月光带着一丝缱绻挂在天边,星星就像是被圆月割碎般,零星地散在周围。
    宋逸玫:【周盛,你先回去。】
    宋逸玫:【我明天再去找你好吧。】
    宋逸玫揉了揉逐渐发红的脸颊,所有的一切就像是突然发生般,猝不及防地闯进她本来黑暗无边的世界。
    就连耳尖的红也未消散,此刻肆无忌惮地扩散着,蔓延到最敏感的脖子处。
    周盛过了很久才回她:【我给你带了红糖水,下来拿一下吧。】
    “!”
    宋逸玫似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细心,细长的柳叶眉紧紧地锁住。
    她控制不住地抬起脚朝阳台走去。
    陈辛言不知道在跟谁聊天,此刻站在阳台边上看着手机,手指动得飞快。
    似是意识到她出来了,她先是愣了片刻,而后将宋逸玫拉到阳台的转角处。
    陈辛言附在她耳边轻声地说:“你看到那边墙角的那个人了吗,我刚刚出来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了。”
    “不会在等女朋友吧,大晚上的,这也太虐狗了吧。”陈辛言不满地嘀咕道。
    但她不知道同样躲在黑暗处的宋逸玫耳尖不自觉又加深了一个度,她极不自然地轻咳一声:“或许是找哪个女生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