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事要说。”
    陈辛言狐疑地盯着她看了一瞬:“是吗?”
    像是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她摸了摸宋逸玫的脸颊,而后立马弹开,她惊呼:“阿玫,你真的没有发烧吗,怎么脸还是这么烫?”
    “……”
    她垂着眸,很明显地看见站在黑暗处的身影顿了顿,而后视线顺着声音抬了起来,正好对上了宋逸玫压低的眸子。
    “。”
    陈辛言:“靠,那是周盛。来找你的?”
    “……”
    陈辛言:“嘿呀,你不早说。”
    她拍了拍宋逸玫的肩膀:“懂得都懂,好好把握。”而后她捻了捻宋逸玫的发丝,“吹个头发,好好打扮一下,下去瞅瞅。”
    宋逸玫:“……”
    等反应过来后,她掐了一把陈辛言:“都怪你,本来我都快把他遣走了的。”
    陈辛言小鸡啄米般点头:“哦哦,明白了。但是你现在可不就躲不过了,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你说是不是?”
    宋逸玫:“?”
    “起开。”
    她嫌弃地扒拉开陈辛言狗腿般抱紧自己的咸猪蹄,而后用毛巾擦了擦。
    陈辛言:“!”
    她斜了宋逸玫一眼,吵着楼下喊了一声:“周盛!宋逸玫她刚洗了头和澡,还要先吹头发,你在楼下再等等哦!”
    宋逸玫眉心一跳:“!”
    “陈辛言,你瞎吼什么!”
    宋逸玫连拉带扯地将陈辛言拉回寝室。
    周盛站在寝室楼下,朝着刚刚宋逸玫站着的方向看了眼,而后垂眸盯着手机轻哂了声。
    宋逸玫指着跌坐在座位上的陈辛言的鼻子,另一只手气愤地叉着腰:“陈辛言!”
    而后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陈辛言抬眸对上了她的视线:“阿玫啊,不要再迷糊了。明人不说暗话,你怎么这么迟钝,自己的心都还摸不清。”
    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将她压在她自己的座位上,点了点她桌上猛烈振动的手机。
    “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
    陈辛言从她开着的抽屉里取出吹风机:“来吧宝贝,为了你的爱情,姐妹今天高低也要给你整个发型出来哈。”
    “今天我就是你的专属Tony陈,说说想要什么类型的。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姐做不到的。”
    “……”
    宋逸玫张了张嘴:“别给我搞杂七杂八的东西,我自己吹吧。”
    陈辛言抵开她的手。
    “?”
    陈辛言:“别,你回消息,姐妹帮你。”
    “……”
    “你想看我回消息就直说。”
    陈辛言嘿嘿傻笑了两声,不给她拒绝地机会,打开吹风机就往她头上呼呼直吹。
    “你别只对着这一个地方直吹,快冒烟了!”宋逸玫捂住头顶幸存的头发,“陈辛言,你快放下,我自己来。”
    “别别,我好好吹。”
    她这才仔细地开始帮她吹头发。
    宋逸玫见她也没啥事了,点开手机微信。
    依旧是周盛的消息。
    安安静静地躺在列表第一条。
    陈辛言:“阿玫,你给他消息置顶了?”
    “……”
    宋逸玫被气得不轻:“睁开眼睛看看,没有置顶好吧。”
    陈辛言:“哦哦,没仔细看。”
    周盛:【你吹完头发来取一下吧。我还站在刚刚的地方,你拐弯出来应该就看见了。】
    周盛:【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感冒?】
    周盛:【我再去给你买点感冒药。】
    这是三分钟前的消息。
    宋逸玫正准备回他。
    那头又来了消息。
    周盛:【照片】
    周盛:【学校校医院快关门了,里面药也快没了,你青霉素过敏吗?】
    上面的那张照片是在刚刚的黑暗处拍的,是他的手里拿着一盒吃感冒的药,这种药宋逸玫之前没有吃过,所以她的注意力全放在了他的手指上。
    陈辛言吹完了她的头发,拍了拍她的发尾见她没什么反应,俯身凑过去看了看。
    她视线同样顿在周盛手上,指尖不自觉地触碰到宋逸玫的手机屏幕,将图片放大了些。
    “靠,这双手,我好爱。”
    宋逸玫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抬起眼皮,按了手机的开关键关了手机。
    “……”
    陈辛言:“干嘛,你不带这样的,好东西要学会分享,而且你不是不喜欢他嘛。”
    “。”
    宋逸玫倔强地抬着脑袋,无辜的眉眼就像是一直受害的猫:“没有啊,我只是发现你吹完了,准备下去会会他来着。”
    陈辛言看破不说破:“去吧我的乖宝,加油冲冲冲!”
    宋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