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不应该要对我负责吗?”
    “?”
    宋逸玫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她说的是赌他在一个星期之内肯定会喜欢上自己,虽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
    那如果自己赢了的话……
    意思就是周盛在一个星期内喜欢上自己。
    而她提得要求是……
    把之前的账都抵消掉。
    怎么显得她有那么点……渣呢。
    但是渣就渣吧,她也不太想和周盛在感情上有那些不太必要的发展,当朋友也挺好的。
    宋逸玫思想纠结了一番,最后坚定地点了点头,而后开口:“那你就把我想成一个渣女吧。”
    “……”
    周盛在原地愣了片刻,而后抬起指尖重重地按压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周盛垂下眼睛盯着在黑暗中蹭光发亮的地面看了片刻,忽地轻嗤了声:“我后悔了。”
    宋逸玫不解:“嗯?”
    周盛依旧懒散地斜靠在墙上,只是先前扬起的嘴角此刻绷得笔直:“我不想和你赌了。”
    “……”
    “为什么?”
    周盛抬起指尖在黑暗中随意地点了点:“你要学会做一个有原则的渣女,至少撩完人还要负责一段时间的吧。”
    “?”
    好家伙,还有点卑微是怎么肥事?
    这还是她认识的周盛吗,怎么今天突然还有些不太对劲了。
    停顿了片刻,他站直身子,忽地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而后稍稍俯身靠近了她一点:“不然我怎么让你赢?”
    就像是有烟花在她耳边绽放,带着久久不会停息的回响,悄悄地回荡在她的耳旁。
    男人清润的声音似春日里的暖阳,渐渐融化着童年时在她心里扎根的冰块。
    至少要负责一段时间吧。
    不然我怎么让你赢?
    宋逸玫愣怔了片刻,她只是安静地站着,垂在大腿两侧的手指无意识地捏紧,全身像是有热血沸腾而过。
    这是她第一次从周盛的口中听到“赢”这个字眼,也让她开始有了对赢的幻想。
    周盛见她在发呆,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宋逸玫,你想赢吗?”
    宋逸玫呆呆地抬起头看着他:“嗯?”
    周盛垂眸盯着她看了一瞬:“如果你想赢的话,我可以帮你来着。”
    “……”
    废话,这事他不帮忙,光她一人能赢?
    宋逸玫反应过来后,无语地朝他翻了个白眼:“你讲了一堆无关紧要的话,这种事情是光我想赢就能赢的事吗?”
    周盛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要是想的话,其实倒也不难。”
    这种时候他竟还有兴趣跟她开玩笑:“只要你加把油,跑得最快的动物都有可能被你追上,更何况是我呢。”
    “?”
    这比喻是不是打得不太恰当?
    宋逸玫也不想跟他多做纠缠。
    她此刻裙身湿答答地粘在后背上,墙边的角落温度很高,宋逸玫只想早点溜走。
    她对上他的视线:“周盛,只要你不后悔,不管你赢还是我赢,要求都给你提。”
    黑暗中,周盛举着手机的手电筒,照亮了这一方小天地,明黄色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似镀了层金光。
    周盛垂下眼皮,勾起唇角笑了笑,那调皮的小梨涡就堪堪地在她眼前露了出来:“行,这么一看我也不亏。”
    宋逸玫听到了自己心中的标准答案,本紧皱的眉眼终于舒展开来,好看的杏眼弯弯,似天空中皎洁的月牙般澄澈。
    宋逸玫后退了半步:“所以周盛,你晚上还有什么安排吗?”
    安静了片刻。
    安静到宋逸玫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起来。
    终于,男人清冷的声音擦着耳尖落下:“宋逸玫,你的计划已经开始了吗?”
    宋逸玫背着手纠结地看着他,躲在身后的手早已生理不适地蜷在一起。
    她轻咳一声:“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周盛懒散地站着,双手插兜,桃花眼微微眯起:“晚上我有一节晚课。”
    宋逸玫比了个“OK”的手势:“懂了,你到时候记得把课表发给我哈。”
    宋逸玫逃也似地跑远,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回头。
    甜丝丝的声音像是高温融化的糖果:“周盛,一星期之内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
    她倒退着走,笑得俏皮。
    周盛站在原地看着她走到转弯处,而后蹦蹦跳跳地跑远,垂眸轻叹了一声。
    他哪需要在这一星期内喜欢上她,他只想要……
    宋逸玫在这一星期内可以认清自己的内心,然后打开自己紧闭的心。
    只要她开始学会接受别人的爱了,他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朝她飞奔过去。
    就算途中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