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周盛站着的桌子下。她探过身子去拿,力道一下被控制好直接就撞上了桌角,但是小腹并没有传来意想中的疼。
    她疑惑地垂眸看了一眼,一双骨节分明且好看的手正小心地替她挡着桌角,手心处已经透出了一点红。
    宋逸玫立马直起身子,抓起他的手看了片刻,她眉心紧皱,像是在懊恼自己刚刚的行为:“没事吧,可别撞坏了你这金贵的手。”
    “……”
    周盛眉心一跳,若无其事地抽回手。
    “没什么事,这手皮糙肉厚着呢。”
    “……”
    宋逸玫见他也没多大点事,就朝他歉意地笑了笑。
    而后像是想到什么,她开口:“周盛,为了不伤你的手,你帮我拿一下我的包呗。”
    周盛面色平静地瞥了她一眼,从桌兜里抽出她那还挺重的帆布包递到她手里:“都拿好了吗,自己仔细检查一下,万一丢了什么东西我可不负责帮你捡回去。”
    “?”
    宋逸玫无语地盯着他看了一瞬,而后竟真的听他的话,垂头认真地检查起来。
    在她的指尖触碰到刚刚记录下来的那张纸时,她狠狠地顿了顿。
    终于想起了正事,她还想确认一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周盛。
    宋逸玫吸了吸鼻子,抬起眼皮重新对上了他的视线,男人的粗边黑框眼镜已经摘下,此刻那双狡黠的狐狸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周盛,你的微博号是多少?”
    “……”
    安静了片刻,周盛的唇动了动。
    宋逸玫:“你可别误会,我就是有时候要你点个赞或者帮我抽个奖什么的。”
    周盛稍抬眼皮:“我没有微博。”
    “不可能!”
    周盛:“?”
    “哦哦,我有点激动哈。”宋逸玫深呼了一口气,“就是真的需要你来着。”
    周盛勾唇笑了笑,朝她解释:“真有事找微信,其他都不常用。”
    宋逸玫反应了片刻,小声地嘀咕道:“那你这不就是有嘛,竟然还骗我。”
    而后才看着他说:“行吧,等你有了记得和我说一声哈。”
    宋逸玫提着包往外跑了两步,回过头才发现周盛跟在她后面也一起出来了:“你就不用送我了,这离我们寝室也不是很远,我自己回去就行。你早点完成就早点睡啊。”
    她朝周盛招了招手,刚回头跑几步到了门口,而后又回过头:“我看你明天的课好像也在这个教室,而且又很早,你早饭要吃什么待会儿晚点和我说,我明天给你带?”
    周盛站在离他几米外的地方:“不用麻烦,我自己会去食堂吃的。”
    “不行,你就多休息会儿,明天我早点来找你哈,记得待会儿发我微信里。”
    宋逸玫转头跑出教室,周盛在原地愣了几秒,拔腿追了上去。
    她已经跑到了楼梯的转角处,周盛站在2楼的楼梯口喊了她一声,女孩回过头,脸上带着笑意:“怎么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现在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宋逸玫不好扭捏,也就答应下来了。
    /
    图新楼门口就是一条林荫小道,穿过启茗湖就是一条稍微宽一点的林荫大道,那边人多一点,一般都是小情侣散步的集聚地。
    而那一片又是经过她寝室的必经之路。
    宋逸玫捏紧了素色长裙的腰间,本来挺自在的氛围,再周盛提议要送她之后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她又是个禁不起尴尬的人,只好像个能迅速活跃起气氛的话题。
    她蹙了蹙眉间,盯着启茗湖里的那轮圆月沉思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周盛,你小时候家里的老人有给你捞过月亮吗?”
    周盛似是没想到她能提起这么个话题,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而后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
    不同于刚刚从教室里看过去的角度,此刻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那轮圆月缓缓地朝他们靠近,秋风微微一吹,波纹被吹散,月光却佁然不动地随着风飘来。
    女孩像是被吸引,注意力完全跟着跑了。
    秋风一吹来,树叶攒动,扬起了她的发丝,清淡的樱花香似有若无地散开。
    周盛回过神摇了摇头,而后才发现她根本也看不到,这才顺着她一起停下了脚步,懒散地陪她靠在启茗湖的潍苏桥上吹着夜风。
    当宋逸玫的头发被风吹到了他的脸上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垂眸轻哂了声,清润的声音在清风中显得异常的空灵:“没有。”
    宋逸玫弯唇笑了笑:“周盛,那我给你捞一轮看看吧,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周盛蹙眉看着她:“你怎么捞?”
    “用手捞啊,不然你怎么捞?”
    潍苏桥的暗边设有一个小台阶,一般人都不会看到,宋逸玫也是之前夜晚站在这吹风偶然间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