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
    手机振动了一下。
    周盛:【现在还不是时候。】
    宋逸玫:【?】
    宋逸玫:【随便你。】
    晚风呼呼吹来,带着一阵桂花香。
    宋逸玫又开始想念苏城的桂花糕了。
    她拍了一张路灯模糊的灯光,发了个朋友圈。这是她使用微信以来第一次发朋友圈,之前别人总吐槽她总是不说话又不爱交朋友,还不懂得分享生活。
    宋逸玫编辑了一段文字。
    [明灯三千,只愿你平安喜乐,岁岁年年。又到了每年的秋天,我真的好想念苏城的桂花糕,有姐妹愿意给我寄几盒吗?]
    她关掉了手机,下意识看了眼寝室楼下。
    周盛依旧站在那里。
    等等。
    这个方位……
    宋逸玫重新打开手机,点开那张图片。
    她拍得是路灯,却也拍到了路灯下的人。
    宋逸玫的手停在删除按钮上正准备摁下。
    下一秒,跳出了一条评论。
    段书南:【哦吼姐妹,处对象了?】
    段书南是她的高中室友,之前都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就是后来高考失误,考去了别的城市,之后也很少联系了。
    宋逸玫:【哪能有这事?】
    段书南:【那你这图片里的小帅哥再配上你那句非主流的话,真的会给人错觉好吧。】
    宋逸玫头疼地扶额。
    段书南:【这小帅哥看着还有些眼熟。】
    宋逸玫:【你看错了。】
    宋逸玫:【我最重要的是下面那句话好吗?】
    那头安静了片刻。
    段书南:【害,你看看你。都大四,按照道理来算,马上要奔三的人了,你怎么对人生大事一点也不着急啊。你要不要联系一下高中时那个匿名对你无微不至的哥聊一聊!】
    宋逸玫:【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聊个鬼啊,而且哪来的联系方式给我聊。】
    段书南:【姐妹至今还是帮你存着呢。】
    宋逸玫:【你很闲?】
    段书南:【这不是怕你错过好男人。】
    月亮挂在梢头,洒下一片稀碎的光,透过层层叠叠地树叶落在地上。
    周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宋逸玫盯着手机屏幕发呆,过了很久才发现朋友圈下面还有一个人给她点了赞。
    [周盛赞过]
    “?”
    宋逸玫还在思考周盛赞她这条朋友圈时应该会有的所有心理活动,就被振醒。
    段书南:【找到了。】
    宋逸玫:【你找到什么了?咋咋呼呼。】
    段书南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段书南:【当然是找到你下半辈子的幸福了啦。】
    宋逸玫:【你起开。】
    但她还是很好奇地点开了那张照片,边边角角已经很模糊了,但还是能从中看出上面的那串数字。
    宋逸玫:【这啥玩意儿?】
    段书南:【那个男生的Q.Q号啊。】
    宋逸玫:【Q.Q号啊,我不玩那个好几年了,现在估计连号也找不回来了。】
    段书南:【你看看你,真的好的缘分都给你整没了。算了,你还是孤独终老吧。】
    宋逸玫回怼她:【搞得你好像找到了一样。】
    段书南成功地闭麦了。
    宋逸玫站在外面吹了会儿风。
    手机又振动了一下。
    她皱了皱眉打开。
    陈辛言:【阿玫,怎么着,有情况啊。】
    而后她发来了一张照片。
    宋逸玫点开了。
    也被吓到了。
    “……”
    夜晚带着湿气的海风透过攒动枝头的层层树叶扑在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海腥味,桂花香自远方飘来,香味浓郁。
    宋逸玫愣愣地看着亮着微弱光的手机屏幕,陷入了沉思。
    是一张周盛朋友圈的截图。
    他是抬起手机拍的,就是她刚刚拍下去的方式,以同样的路径直接朝上拍。
    画面里路灯的光明亮,由于曝光率太高,只能看见站在三楼阳台上有一个白裙女孩垂着眸不知看向哪里,照片周围被五颜六色的光圈点缀显得十分唯美。
    而下面一张就是宋逸玫拍得,就是一张路灯的全景照,忽闪忽闪的灯光落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举着手机的男人的影子,还有他露在光里的半边脸。
    他上面的配文是,
    今晚月色温柔,好想带你私奔月球。
    “!”
    这啥呀,怎么比她还非主流。
    宋逸玫直接退了出来,屏幕还停留在同陈辛言的聊天框,也早已经被她的八卦堆满。
    陈辛言:【靠,你俩怎么这么非主流。】
    陈辛言:【啧,快跟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