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情况。】
    许是还细品了一番,下一条消息与前几条隔了好几分钟。
    陈辛言:【咦~】
    陈辛言:【仿佛已经嗅到了你们恋爱之后的酸臭味了。】
    宋逸玫捏了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宋逸玫:【不可能的事。】
    宋逸玫:【别想多。】
    那头安静了片刻,而后转移了话题。
    陈辛言:【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宋逸玫自信:【非常好,你玫姐的方法肯定管用好不啦。】
    陈辛言躲在宿舍床上,噗呲一声笑出来。
    宋逸玫隐隐约约听到动静,打开阳台的门走了进来,就看见一寝室三个人齐刷刷地伸着脑袋看着她。
    “……”
    宋逸玫从没有这么窘迫过。
    她尴尬地扣了扣脑袋:“你们都在啊。”
    黎恣和季风凌点了点头,八卦地看向她。
    黎恣:“说说,跟妹夫感情发展怎么样?”
    宋逸玫:“妹夫?”
    而后突然明白,偏头扫了一眼陈辛言。
    “我和他可没什么,你们别乱点鸳鸯谱。”
    季风凌:“可是我们都还没说是谁来着。”
    “?”
    宋逸玫:“玩我呢?”
    黎恣:“有进展跟姐妹们汇报下,晚安。”
    “……”
    宋逸玫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黎恣和季风凌钻回床帘里,现在只剩下陈辛言这个圆咕噜的脑袋颤颤巍巍地露在外面。
    宋逸玫叉着腰走到她面前,板起脸:“是不是又是你这个大嘴巴说出去的?”
    陈辛言双手抱在胸前:“她们自己猜的。”
    “你自己刚刚又多明显你不知道吗?”她指了指她身上的包,“你瞅,连包都来不及放。”
    宋逸玫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还真是。
    “那我和他有没有关系,你不是最清楚吗,关键时刻你要帮我解释呀。”
    “哦,下次一定记得。”
    “……”
    /
    第二天早上,宋逸玫起了个大早。
    自从上大学之后,她从没有如此勤快过。
    寝室里的姑娘都还在睡梦中,宋逸玫也不好发出太大的声音。
    她猫着步子轻手轻脚地洗好漱换完衣服,就小心翼翼地出了寝室的门。
    周盛也真是不客气。
    昨天晚上大半夜的,给她发了一堆他自己个人比较喜欢吃的早点。
    得亏宋逸玫睡得早,不然就要半夜饿死。
    她自以为自己起得很早,所以在去食堂的路上稍微磨蹭了一会儿。等她挤进食堂才发现,总有人起得比你更早。
    她光排队到点餐口就花了半个钟头,宋逸玫垂眸看了一眼手表,眉毛不可控制地蹙起。
    还有大概半个钟头,周盛就要开始上课了,从食堂到他们教学楼需要15分钟,从教学楼门口到他的教室要几分钟,现在买饭还需要几分钟。
    这么算来,周盛没开始吃就快要上课了。
    宋逸玫拎着包用最快的速度冲出餐厅,她的头发被风扬起,早上的阳光依旧猛烈,这才刚冲出食堂她的后背就出了一层薄汗。
    等她跑到教学楼门口时才撑着膝盖休息了会儿,一看时间才过了几分钟。
    宋逸玫大口地呼吸着,等气通顺了之后,才一鼓作气地冲到周盛所在的教室。
    可能是她的速度还挺快,来得时候教室里除了周盛还有一个坐在最前排的女生,就没有其他人了。
    宋逸玫从包里抽出纸巾,擦了擦汗湿的额头,才拎着包走到周盛的旁边坐下。
    许是还没有缓过来,她的声音有些虚:“周盛,早餐给你带过来了。”
    周盛本撑着下巴闭眼小憩,听到她略微虚弱的声音忽而睁开眼,抬眸对上了她的视线。
    宋逸玫的双颊通红,好看的杏眼眼尾微微泛着粉,眼睫微湿轻轻颤了颤。
    “你刚跑完步?”
    宋逸玫趴在桌子上有些蔫,有气无力地朝他点了点头。
    “你自己早饭吃了吗?”
    宋逸玫诚实地摇头。
    “早饭没吃,你就跑步?”
    宋逸玫有被气到:“我这不是怕你待会儿上课了,就吃不上早饭了嘛。”
    周盛抬起的指尖停顿在她的脑袋上方,而后又重新垂下:“不用这么急。我们老师一般只会迟到,不会早到,像这种第一节 课,他还有可能直接请假不来。”
    “……”
    那您倒是早点跟我说啊。
    宋逸玫斜了他一眼:“你也没和我说过。”
    “那我现在不是和你说了。”
    “?”
    宋逸玫在心里吐槽:真好,您真棒呢,那我还得谢谢你是不是?
    但是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