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她还是笑脸相迎:“明白,小的已经在心里记下来了。”
    宋逸玫从包里抽出给他带的小笼包和豆浆,整齐地放在他的面前:“快吃吧。”
    而后才从包里拿出自己早上在寝室里带的小面包和纯牛奶,笑着说:“我和你……”
    话还没说完,手里的东西就被他给抢走。
    “……”
    好东西都给他买来了,怎么还抢她手里的代餐食物。
    周盛当机立断撕开包装咬了一口,含糊地说着:“我今天突然很想吃你的这个面包和牛奶,小笼包和豆浆给你吃。”
    “?”
    宋逸玫蹙眉:“这玩意儿给你买的啊。”
    “今天不想吃,太油了。”
    “?”
    你觉得油我就不觉得了吗?
    宋逸玫疑惑地看向那个狼吞虎咽地男人,抓起他面前的小笼包咬了一口,也不油啊。
    待会儿二三节宋逸玫她自己有课,坐在周盛的教室里吃完早饭就先跑走了。
    周盛看着宋逸玫带来的那个小面包的包装袋陷入了沉思。
    别说,味道还不错。
    /
    宋逸玫上得这节是专业课,老师为了让她们能够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个知识点,就给她们临时搞了课题。
    需要在课上进行分组排练,然后将这个课题完美地解决才行。
    结果到最后老师就顺理成章地拖了堂。
    她终于熬到了下课。
    由于早上起得有些早,再加上空腹跑了步,此刻宋逸玫看上去还有些无精打采。
    忽而胃里一阵绞痛,她捂着不舒服的肚子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会儿。
    教室里的学生穿梭在走道里,而后断断续续地出了教室。
    寂静的空间里只有宋逸玫一个人伏在桌子上倒吸着冷气。早上的阳光刺眼,穿过厚厚的云层直直地灼烧着地面。
    “阿玫,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陈辛言跟她不是一个班,所以上得也不是同一节课,但却是同一个时间点。
    宋逸玫深呼了一口气,咬着牙挺直了腰背,笑着对上了她的视线:“没什么事啊,就是这课有点难,我需要消化一下。”
    “哦。”陈辛言一蹦一跳地跑到她面前,突然朝她眨眨眼,“今天早上起得这么早,是去帮周盛去买早餐了吗?”
    宋逸玫淡淡地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收拾着手边的资料,抽空回答了她:“是啊。”
    陈辛言撑着下巴盯着她看:“那你接下来的安排是什么?”
    宋逸玫垂眸轻笑了声:“抓住男人的心,就一定要先抓住他的胃。”
    她收拾好了东西,就拉着陈辛言的胳膊往外跑:“走,陪我去学校附近的蛋糕店,你玫姐要亲手为他做一个爱心蛋糕。”
    “啧,你这靠谱吗?”
    陈辛言还有些不相信地看了她一眼:“周盛看着,也不像是个喜欢吃蛋糕的人啊。”
    宋逸玫偏头乜了她一眼,停下脚步,她抬起指尖戳了戳陈辛言的脑门。
    “如果他对我有兴趣,那不是我给他的东西他都吃了嘛。如果没兴趣,那就再接再厉呗,这才哪到哪。”
    陈辛言撇开她的手:“这就是你大中午拉着我跑外面去安的心思,我多少有点亏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开口:“阿玫,我要跟你汇报个不好的消息。”
    “你说。”
    陈辛言抠了抠头发:“我男神早两天前已经跟人跑了,你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
    这敢情好啊。
    宋逸玫面露喜色:“那我还要继续吗?”
    “你觉得呢?”
    宋逸玫高兴得差点蹦了起来:“不需要我教了吗?那我这是解放了吗?”
    “……”
    陈辛言不敢说她也不能说。
    她怕说出来后左右为难。
    陈辛言面露难色:“你真的不想继续?”
    “……”
    宋逸玫垂眸思考了片刻。
    在那一瞬心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在劝她继续,一个告诉她不要吊着周盛了。
    她内心纠结。
    心脏的猛烈搏击在她偏向结束掉的那一刻快得仿佛要让她窒息,几万头小鹿冲过却又开始让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明明她一直以来对他的态度都是不感兴趣,那为什么那一刻她还是不想失去他。
    心里的潜意识像在告诉她周盛的重要性。
    宋逸玫缓缓沉出一口气,而后抬眸对上了陈辛言的视线:“继续吧。”
    “万一以后没钱了,还可以开班教学。”
    陈辛言满意地点了点头,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不知道摁了哪个键。
    这一段聊天就通过时光机快速地传送给了那个一定很想知道这个答案的人。
    周盛是在打完篮球后才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