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女生穿着一声白裙。
    而且她见过这个女孩,她基本上每天都穿着裙子,素色的,妖艳的还有超短裙……
    他喜欢这种的。
    怪不得他不让自己穿短裙出现在他面前。
    原来他也会偏心……
    宋逸玫垂眼,搓着早已发红发烫的指尖。
    “周盛有喜欢的人”那几个大字就像是过电影般一直在她脑子里回荡。
    最后她都有些认命地气馁了。
    哦,周盛有喜欢的人了。
    “周盛,摇到你了!”
    欢快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出现。
    她的心脏蓦然一痛。
    快点结束这该死的联谊吧!
    她怎么就这么累啊!
    宋逸玫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玩着眼前装着满满一杯水的玻璃瓶子。
    钱名扬率先抓起眼前那张敞开的纸:“快让我们看看周盛都写了什么?”
    “卧槽!”钱名扬大喊了一声,最后视线在众多人中扫了一圈直接停在了宋逸玫身上。
    准确来说,是她的帽子上。
    “?”
    莫名被盯得脊背发凉的宋逸玫狐疑地对上他的视线,最后愣怔地移开扭了一把陈辛言。
    “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陈辛言摇头,最后戳了戳她那开窍了,又没有完全开窍的脑门:“往下听不就知道了。”
    宋逸玫顺着大家的视线,又重新看向钱名扬,讪讪地摸了摸帽子:“我帽子怎么了嘛?”
    钱名扬被噎了一下:“……”
    周盛无言地压低帽檐。
    “?”
    什么东西?
    怎么都喜欢吊人胃口!
    陆琮说出了她的心声:“继续啊。”
    钱名扬:“周盛是这样写的。”
    “我喜欢的人好像很喜欢穿裙子。”
    他停顿了很久。
    陆琮急不可待地从他手里抢过纸条:“哎呀,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来。”
    他接着读:“但是我发现今天她穿牛仔裤也很好看。卧槽!今天谁穿牛仔裤了!”
    众人的视线皆是扫了一圈,而后朝她直直地投了过来。
    牛仔裤?
    宋逸玫垂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
    天呐!
    她今天就刚好穿了牛仔裤!
    那周盛还有可能喜欢的是自己喽!
    宋逸玫的心情在那一刻又重新紧张起来。
    她说话开始结巴起来:“所以你们觉得是我?不是,人家周盛可不就坐在那里,你们可以直接问他的啊。”
    周盛看到的只是她拼命推开自己的时候,他垂眸将帽檐又压低了些。
    这中间唯一一个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是什么个情况的陈辛言无奈地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宋逸玫,无言地扶额。
    忽而清冷的声音擦着耳尖落下:“不是她,今天的一切只是凑巧而已。”
    宋逸玫的后半截话就直接卡在了喉咙里,她本来还想自信地想要承认自己也喜欢周盛。
    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浑身冰凉。
    心里大起大落后,宋逸玫又成功地懵住。
    现在答案更明显了。
    周盛有喜欢的人了,而且那人不是自己。
    她仔细地思考了片刻,开始庆幸自己没有脱口而出刚刚的后半截话。
    不然就直接变成是她在自作多情。
    有凉风灌进她的衣领,冷意蔓延全身。
    宋逸玫捏了捏已经提前红了的耳垂:“看到了吧,周盛喜欢的可不是我哦。”
    她说得有多轻松,心里就有多沉重。
    而坐在一旁的陈辛言也是惊讶地抬起头。
    她不明白,但凡他们两人之间有一个人先开口说出来自己想说的话,他俩可不就成了。
    但是周盛是个别扭的人,他不太会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而宋逸玫才是让她气得根源,因为经过对她的了解,宋逸玫但凡开窍就不会瞒着,但是她这次不知道怎么了。
    她作为一个中间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看着两个人别扭着,反正不关她的事。
    钱名扬就是一个调节气氛的工具人:“好了好了,咱就不纠结这么个事了。”
    “再来一局我们也该散了。”
    大家纷纷同意。
    钱名扬见大家的情绪都有些低迷,努力调节着气氛,想让大家都积极起来。
    “宋逸玫,是你,哪张纸是你的?”
    宋逸玫指着自己面前的那张已经揉得皱呼呼的纸团:“这个……是我的。”
    钱名扬抓起那个纸团,看了两眼:“有点可惜,上面的字看不清了。”
    宋逸玫在他的话音中将脑袋垂得更低。
    其实原来那张纸上写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