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人就在现场。
    但好在现在看不见了。
    但是她也没有想到会先抽到周盛,也不会知道周盛写下自己那条纸条时的心境。
    /
    联谊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其他人都要先回学校,他们打了两辆车就先回去了。
    宋逸玫站在门口目送着他们的出租车走远了之后,才缓缓转过身想要离开。
    既然周盛有喜欢的人了的话,那她也没有必要和他在靠得这么近了。
    她走在人行道上,霓虹闪烁,车灯耀眼,就连立在一旁的路灯在它面前都逊色了不少。
    宋逸玫踩着自己的影子走在前面,她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就像是在过独木桥般。
    周盛捏紧了指尖:“宋逸玫。”
    女孩的背影顿了顿,而后回过头:“嗯?”
    “今天晚上……”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你是不是想和我说不想让我打扰你。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不要在缠着你了。”
    他们之间隔了很长的距离。
    就像是隔着条银河,可是明明就是两个人的距离,却有着两种不同的忧伤。
    “我是想说,今天晚上你玩得开心吗?”
    “啊?”
    “今天晚上你开心吗?”
    宋逸玫佯装开心:“当然。知道了我的好朋友有喜欢的人了,我比谁都开心来着。”
    她看上去像是真的很开心。
    眉眼弯起,嘴角的笑意就像是无形的刀狠狠地刮着他的心脏。
    “可是我一点也不开心。”
    宋逸玫撇了撇嘴:“为什么?”
    “她为什么就看不到我。”
    周盛还有些委屈。
    他夹杂着丝丝鼻音的清冷声音就像是在泉水里浸过一般干净,却带着浓浓的无奈。
    宋逸玫眼前已经幻想出来了那个画面。
    周盛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夕阳落在那个女孩的脸侧,他的视线也落在她身上。
    多美的画面!
    宋逸玫心里一紧。
    她这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呢!
    这女孩竟然还不知道珍惜!
    “那个女的是谁,我砸也要砸醒她!”
    心里偷偷藏着的人受了莫大的委屈,她只能多设身处地地站在他的角度上帮助他。
    那一刻周盛真的想脱口而出。
    但是这样的话,之前建立起来的自尊都会被打破,他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
    “……你打不过她。”
    “?”
    宋逸玫眉一皱:“哦,那我也帮不了你。”
    “……”
    周盛抬眸对上了她的视线:“但是我觉得你必要的时候可以砸一砸自己的脑袋,里面就像是糊住了一样。”
    “?”
    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之后,宋逸玫恼了:“你才脑子不清醒。”
    “喜欢这么一个不长眼的人,也不知道迷途知返。你可以看看路边的风景,没准还有可能碰到个看对眼的。”
    周盛轻笑了声:“看看你这个风景吗?”
    “也不是不可以哈。”
    宋逸玫想也没想就说出来。
    周盛懒散地掀起眼皮:“迷途知返……”
    “但凡她表现出一点对我的厌恶,我就真的要放弃了,可是她没有。”
    “那我怎么知道前面是不是迷途。”
    周盛自言自语后,突然喊了她。
    宋逸玫反应过来。
    “宋逸玫,我不觉得沿途的风景会更好看,因为我已经见过最美的了。”
    “……”
    宋逸玫愣在原地。
    呵!
    不想看沿途的风景就别看了,我这么个沿途的风景也不是你想看就能看的。
    宋逸玫皱眉:“哦,倒也不必和我说吧,我只是合理地帮你转移一下话题。”
    周盛知道她还不明白,但是他还是很想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总会有一个人很早之前就已经将你视作最美的风景。”
    宋逸玫抬眸看了一眼周盛的脸色。
    确实是不太好看。
    这是怎么了?
    大晚上说这么多的胡话。
    但是此刻她宁愿将这一切都归结为周盛刚刚喝那两杯酒的时候喝醉了,也不愿相信刚刚那句话是……真真切切说给她听的。
    当她回想起钱名扬的话。
    周盛他喝不了酒,他酒精过敏。
    宋逸玫想也没仔细想,快速走到他面前,抓起他的手臂看了看,好在并没有泛小红疹。
    还好还好!
    她拍着自己的心脏顺着气。
    她隔着卫衣布料拉了拉他的手:“周盛,你是不是喝醉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就早点回家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