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逸玫双手抓着他的深色运动外套,脑袋昂着,圆溜溜的杏眼湿漉漉的,有些懵。
    她反应过来后,视线下移顿在他朝自己伸出的手上。
    那是一双很好看的手,冷白的皮肤在路灯与月光投射下来的光下像是会发光,指尖修长骨节分明,靠近大拇指的掌面上还有颗小红痣,禁欲中带着一丝撩拨。
    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搭在那双手的手心里,宽厚有力的手掌拢紧:“跟着我,我先把你送回寝室去。”
    “要下雨就要下雨,你明明知道还骗人,天气这种自然现象是你能改得了的吗?”周盛捏紧了她的手,“跟紧我。”
    宋逸玫愣怔了片刻才叫住他:“周盛,你被淋湿了,进来我们一起躲回去吧。”
    她顺势要将周盛拉进衣服里。
    雨水顺着他皮肤的纹理从他下巴滑下,落在黑色T恤的衣襟,染湿一片。
    墨绿色碎发耷拉在额前。
    “别这么多废话了,我数一二三,我们就跑。宋逸玫,你还跑得动吗?”
    宋逸玫的腿早已像灌了铅般难以动弹,但是此刻看着站在雨中的周盛,她咬了咬牙:“我跑得动,我们快走吧,你可别淋感冒了。”
    “那行。”周盛点头。
    “一!”
    “二!”
    “三!”
    “跑……”
    周盛拉着她就往前跑。
    雨有着越下越大的趋势。
    闷热的环境让她被燥意包围,差点提不上气。
    周盛在前面跑着,他的衣服被淋湿了大半,头发就像是被洗过一般耷拉下来。
    拉着她的手却依旧有力,带着她不断往前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冲动,她好想将眼前这个人占为己有,好想每天都可以见到他,每天陪他走走路,每天给他送送饭……
    “周盛。”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宋逸玫断断续续地说着,“我算了算,我们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过了。”
    周盛的背影似僵了一下,但也只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一下,很快就恢复正常。
    他没有说话……
    宋逸玫心里被刺痛感笼罩,却依旧有小鹿乱撞的慌乱感。
    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无理取闹。
    甚至还会在心里偷偷嘲笑她的自作多情。
    可是即使知道会这样,但是她的心里还存在着一丝飘渺的期待。
    周盛之前对她也很好,不是吗?
    周盛会因为她过敏而着急,不是吗?
    周盛会帮她摆平困难,不是吗?
    周盛会陪她一起平复心情,不是吗?
    ……
    宋逸玫在心里细细数过周盛对自己好的事迹,又会偷偷地问一遍自己。
    最后得出的结论都是周盛对自己很好。
    可是这个好也只能是朋友之间的。
    她好想知道周盛对自己喜欢的人的好和她是有什么样的区别,会不会是很让她羡慕的。
    她又想到周盛那张纸条上写的。
    很喜欢穿裙子,偶尔会穿牛仔裤的女孩应该是个很阳光开朗,活泼大方的人吧。
    不应该是像她这样,每天动不动焦虑郁闷,还时常网抑云的选手。
    这么一想……
    “宋逸玫。”
    “啊?”
    宋逸玫还没有开始想就被打断。
    男人干净的声音混合着雨传来:“你以后要是想见我的话,你也可以来找我的啊。”
    “我难道还能阻止你过来不成?”
    阴霾散开,迎来光亮。
    她眼里重新有了光:“嗯?真的吗,我想见你都可以去找你吗?你会不会觉得我烦呀?你会不会到时候都躲着我呀?”
    叽叽喳喳说了很多,最后还是全部否认:“还是等你有时间了再找你吧,不然你肯定会觉得我很烦,整天无所事事光粘着你。万一你觉得我是个粘人精怎么办,不行不行。”
    雨小了。
    鹅毛细雨绵绵不断,落在脸上刺刺的,也有点麻麻的。
    周盛似乎低声轻笑。
    “你不要笑!”宋逸玫差点怒吼,“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不要笑话我。”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直接没了底气,垂下头委屈地撇了撇嘴。
    “想来就来吧,我这段时间不忙。”
    宋逸玫荡了荡俩人牵在一起的手:“那我要每天都去,到时候我可以给你带带饭,你要是累了的话,我可以陪你聊聊天啊!”
    “随便你。”
    宋逸玫:“好耶。”
    雨渐渐停了。
    周盛也放慢了步伐,最后开始停下走路。
    宋逸玫从衣服里钻出来,他的运动外套已经湿透,好在渗透效果好,内里还是干的。
    她将外套翻了个面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