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耻的舔狗。
    她才不要做舔狗嘞。
    要是实在挽回不了周盛这个迷失在情爱里的失足少年,她还可以另寻新欢呢。
    宋逸玫有些自豪地昂起小脑袋:“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她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盛望着她的背影思考了片刻,他当然不知道宋逸玫刚刚做了一番怎样的思想准备。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橘猫的小屋旁蹲下,他摸了摸小猫咪软乎乎的脑袋,轻声地说:“八月,她已经发现你了。”
    声音是难得的温柔。
    “以后你要乖,好好表现她才会喜欢你。”
    像是说给猫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
    宋逸玫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的时候,陈辛言还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座椅上。
    女孩低着头,眼眶湿了,眼尾微微泛着红,圆溜溜的小鹿眼此刻湿漉漉的。
    “小辛……”
    宋逸玫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陈辛言。
    无精打采,面色凝重,甚至颓废无神。
    之前的她可是寝室里最乐观开朗,最活泼机灵的女生,她最会开导人了。
    陈辛言愣愣地抬起头,对上了她的视线后,她忍了4个小时的眼泪还是在那一刻决堤:“阿玫,我奶奶……”
    “别说了,我都知道。”
    宋逸玫握住了她的手,用力地捏了捏。
    “她前几天明明还好好的,她说等我结婚生子了,还要帮我照顾我的宝宝呢。你说她怎么就提前失约了呢,她不要我了。”
    宋逸玫经历过,她也知道失去自己最爱的亲人的痛,她能感同身受陈辛言,但是她何尝有过感同身受自己的人。
    她沉默了片刻,只能将她抱进怀里:“没关系,都会过去的。以后会有更多人陪着我们小辛的。我们奶奶只是去了别的地方,不难过,她不是不要我们了。”
    陈辛言细碎的呜咽声落在她的耳边。
    她的心也跟着一扯。
    那道快要愈合了的伤口又有了被撕裂的趋势,没有人知道,她是怎样一个人坚持过来的,也没有人明白她是被迫长大的。
    “可是,她就是不要我了……”
    陈辛言许是哭累了,靠在她的肩膀上熟睡过去,女孩安静的脸庞哭得有些水肿,眼皮耷拉着像一个大核桃。
    陆琮提着一大袋的零食从远处跑过来,见她正在安静地睡着,不自觉间放慢了步伐:“她睡着了?”
    宋逸玫朝他点点头。
    陆琮垂下眼看着时间:“时间不早了,你也先回去吧。我在这陪她就好了。”
    宋逸玫动了动唇,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捏了捏突突直跳的眉心点头:“那你照顾好她。”
    陆琮扯着嘴角笑了笑:“知道。”
    宋逸玫将位置让给陆琮,转身正要走,像是还想说什么,她忽然转回头。
    就看到一夜间成熟了不少的男孩轻轻地将陈辛言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肩膀上,而后摸了摸她的头发。
    宋逸玫垂在两侧的手无意识地握紧。
    “陆琮。”
    陆琮的手顿了顿,而后向她投来了目光。宋逸玫静了片刻,开口:“小辛这几天应该会很难受,你多陪陪她。学校里我会帮她先请假,让她休息几天。”
    “清楚了。”
    宋逸玫点头,转身离开了。
    大街小巷里,寒风呼啸而过。
    到了深秋季节,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全家人围在餐桌前吃着热腾腾的晚饭。
    宋逸玫走在其中,被无名的暖意包围。
    想到待会儿还要路过那条小道,再加上还偷拍了喵大仙和狗大哥的照片得罪了它们,再怎么样也要买点小水果给它们赔罪。
    宋逸玫拐进巷子口的一家水果店。
    现在已经是晚上,新鲜的水果都卖完了,只剩下零星的几支香蕉。
    宋逸玫上网查了一下,狗狗和猫猫都可以吃小香蕉,于是她就挑上了里面最好的两支香蕉,去前台付了钱。
    /
    宋逸玫回到那条小道。
    可能是平时没有人光临的缘故,墙壁的边边角角早已长满了野草野花,就连猫窝狗窝的周围也不幸免。
    宋逸玫将橘猫和柯基的小窝往外提了提,帮它们清理了一下周围的野草。
    整理好一切后才将它们放了回去。
    “猫大仙,狗大哥,我回来了!”宋逸玫朝它们打了招呼,“你们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好吃的?是香蕉哦,补充营养哒~”
    她掰开了其中的一支香蕉,对半分给了猫猫和狗狗。像是在感谢她一般,橘猫慵懒地拱了拱她的手心,柯基对着她轻轻地喊了两声。
    她将橘猫抱进怀里,揉了揉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它“喵呜——”地喊了两声,用软乎乎的小脑袋顶了顶她的手,乖巧的样子让人心疼。
    这又让她想到了刚刚的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