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绿……绿色,你也敢染?”陈辛言觉得自己需要一大罐氧气瓶,“你以为你是周盛吗?诶,周盛……”
    陈辛言突然停下来,宋逸玫呼吸一顿。
    “周盛怎么了?”
    “周盛是不是也是绿色?”陈辛言语气不像刚刚那边咄咄逼人,“我明白了。宋逸玫,你这是完全陷进去了,连头发都要搞个同款。”
    “……”
    宋逸玫噤了声。
    她现在还在想待会儿怎么面对宋归,甚至在想以后怎么面对班级寝室的同学还有周盛。
    是她太冲动了!
    宋逸玫爬下床,去卫生间里整理了一番自己的头发,墨绿色的刘海蓬松地垂在额前,及肩的短发清爽干练。
    她抹了一点昨天在理发店买来的护发精油润了润头发,看上去也不像刚刚那般毛糙。
    她洗漱完后,在卧室里找到了一顶可以遮住整个脑袋的帽子,猫着身子鬼鬼祟祟地走出自己的房间。
    “玫玫,这么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宋归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吓得弹起,戴在头上的帽子应声而落。
    宋逸玫和她面面相觑。
    宋归盯着她的新发型看了半晌,点头:“这个发型还挺好看的,你怎么想到染绿色?”
    宋逸玫尴尬地扣了扣手指:“我就是前几天刷视频的时候觉得这个颜色好好看,我就跑去染了一下,没想到……”
    宋归拍了拍她的脑袋:“挺好看的,以后想染就染吧,但是要护理好自己的头发。”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
    宋归拉着她的手走到餐桌前:“快先吃饭,睡到这么晚,肚子都快饿死了吧。”
    宋逸玫盯着眼前丰盛的菜点了点头。
    “那就多吃点,妈妈今天晚上有些忙就不回来了。你杉回阿姨不是生病了嘛,你有时间去看看她,她每天都跟妈妈提起你。”
    宋逸玫想到那个躺在床上羸弱的女人,鼻子蓦然一酸,想起那次周盛小心翼翼地扶她起来时,她的眼眶也有些泛红。
    “知道了妈妈,我今天晚上去看看阿姨。”
    “嗯,赶紧吃饭吧。”
    宋逸玫刚夹了一筷子的青菜放进碗里,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宋归此刻在厨房里洗水果没有听到动静。
    宋逸玫放下筷子跑去开了门。
    男人长身鹤立站在门前,他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楼梯间的灯光暗了,他浅褐色眼眸似黑夜里的星闪着光芒。
    他的视线似在她的头发上顿了片刻。
    宋逸玫反应过来,“砰”的一声关了门。
    “!”
    宋逸玫站着愣了片刻才重新反应过来。
    门外站得是真真切切地周盛。那个头发和自己是同款的周盛。
    宋逸玫抓耳挠腮,尴尬地不行。
    回头本准备求助宋归,视线却落在那顶掉在地上的渔夫帽。
    她跑过去捡起,而后把头发扎成低马尾,将帽子带好之后她又重新整理了一下,可千万不能露出点蛛丝马迹哦。
    见没有什么不妥后,宋逸玫才慢慢吞吞地开了门。女孩不同于前几分钟的打扮,渔夫帽宽大的帽檐挡住了她的半张脸,只露出那双充满灵性的眼睛在咕噜地转着。
    周盛懒散地掀起眼皮,看见她这一副装扮后,忍不住弯起唇角笑了:“宋逸玫,你这是要去干什么大事吗?”
    宋逸玫摸了摸发烫的耳垂:“没有,我不干什么来着。”
    “那你这大下午的,又呆在家里还戴着顶奇怪的帽子,我还以为你要干大事呢。”
    宋逸玫委屈地撇了撇嘴,跟他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干脆就不说了。
    周盛见她没有要回答自己那个问题的意思,垂眸轻笑了声,清冷的声音擦着耳尖落下:“宋逸玫,你是不是染头发了?”
    “!”
    他竟然都看见了……
    那她这一顿操作在他眼里不可就是欲盖弥彰嘛。
    宋逸玫见瞒也瞒不住他,索性就说了出来:“对,我昨天突然想去换个新发型,甚至想换个新发色,结果他给我染了和你一样的……颜色。”
    她的头越吹越低,语气也越来越不自然。
    “你去我们学校的那家理发店了?”
    宋逸玫正准备摇头,突然想到周盛之前被染绿之后有跟她吐槽过学校的理发店。
    她的小脑瓜一转。
    这是个多么好的台阶啊。
    “是啊,真是害人不浅。”
    她愁眉苦脸,眉毛紧皱。
    周盛将她的帽子往后移了些,看了一眼她的发色:“不是说别去那家店了吗?我这是排雷给你排了个寂寞?”
    宋逸玫的眉毛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皱得更深,整张小脸都快皱成一个包子。
    “我之前没注意听……”
    周盛见她越来越委屈,隔着帽子摸了摸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