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我求来的福袋!”
    她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弯弯的杏眼如挂在黑色幕布上月牙,小虎牙也露了出来。
    宋逸玫从盒子里拿出另一个符,上面大大的“脱单”俩字像是能闪瞎人眼一般。
    “这是我给你就来的脱~单~符~,来,手伸出来,我给你挂上。”
    周盛看着她兴致满满,实在是不好意思坏了她的好兴致,但是余光瞥见那个大物件还是狠下心:“这么大的东西给我挂手上?”
    “那挂脖子上也行!”
    宋逸玫也觉得不太妥。
    周盛看着上面只有手臂大小粗的绳子,无言地扯了扯嘴角:“你是想用这绳掐死我吗?”
    宋逸玫像是有所准备,在他的注视下拉长了绳子:“不会不会,绳子是可伸缩的。”
    “……”
    宋逸玫想将福袋塞进他手里:“那你就自己带吧,挂脖子上我也不方便帮你搞啦。”
    周盛并没有接过去。
    他双手插着卫衣的衣兜,忽而压低身子与她平视,好看的狐狸眼一点一点朝她靠近,带着一丝致命的蛊惑,宋逸玫已经忘记了呼吸。
    “你……你干嘛呀,耍流氓吗?”
    宋逸玫紧张地吞着口水,眼睛都看直了。
    “帮我戴上。”
    宋逸玫愣在了原地。
    她的动作开始僵硬,就连带着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我……我,你自己没手啊。”
    周盛看着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而后别开视线勾唇轻笑了声,将插在兜里的手背到身后:“我手累了。”
    “……”
    你手干什么就累了。
    宋逸玫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他。
    宋逸玫认真地往后退了半步,她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手没有到断了的程度,都还是可以抬起来给自己戴一下这个东西的。”
    周盛还保持着弯腰的姿势看着她,浅褐色眼眸似一汪清泉干净澄澈,忽而他撇开头笑了:“那我的手已经累得断掉了。”
    “……”
    宋逸玫无言以对,甚至还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理由逃过这一劫,因为周盛的歪理真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多。
    脸颊的热意逐渐扩散,蔓延到了她本就敏感的脖子处,她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行了,我帮你戴上好了。”
    宋逸玫重新往前走了一步,将紧紧地握在手心里的护身符小心地挂到了他的脖子上。
    “周盛。”宋逸玫帮他挂好之后,还拉正了福袋的位置,她盯着又看了一瞬,“你知道我给你许了什么愿吗?”
    周盛垂下眼看了一眼上面略有些刺眼的俩字,他皱了皱眉:“这还不明显吗?脱单呗。”
    宋逸玫脑袋垂得极低:“不是。”
    “那是什么?”
    “那个大师和我说可以许三个愿望。”
    “嗯,那你许了什么?”
    宋逸玫深呼了一口气,抬眸对上周盛的视线,她的眼睛亮亮的,像点缀在幕布上的星。
    女孩清甜的声音软得一塌涂地:“三个愿望我都帮你许了哦。”
    “我当时非常虔诚地跪在佛祖面前,还磕了三个响头。
    我说,
    佛祖在上,宋逸玫在此许愿:
    一愿周盛万事遂意。
    二愿周盛一生平安。
    三愿周盛能和喜欢的人白头偕老。”
    宋逸玫眉眼皆是舒展开来:“你看我对你好不好,什么都替你想到了,以后会有人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来保护和帮助你的。”
    可是她希望这个人会是自己。
    所以她在大师还有周盛都不知道的地方贪心地向佛祖许了第四个愿望。
    四愿我和我心爱之人的愿望全都实现。
    “周盛,所以这个平安符你一定要戴好,我就一个请求,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你都戴着,你可以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吗?”
    周盛的眉眼深邃,他还保持着俯身与她平视的动作,听了她的碎碎念之后点头:“宋逸玫,我答应你。”
    “好嘞,肚子饿了没,我带你去吃饭。”
    宋逸玫小心地放下手,抓住了他背在身后的手,她的手心里已经有了一层薄汗。
    “走。”
    她的掌心温热,热意透过一层卫衣布料传了过来,而后一路向心脏蔓延。
    周盛被她扯着被迫站直了身子。
    “宋逸玫。”
    她回过头:“怎么了?”
    墨绿色的短发扎成温柔的低马尾,回过头时带来一阵风,扬起了她的发丝。
    “你现在不怕身体接触了吗?”
    宋逸玫愣了愣,才将视线移到了他们俩十指交握的手上。
    本来确实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被他这么一提起,她心里又开始涌上奇怪的感觉。
    她后知后觉地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