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之前偶然间有看到过周盛的腹肌,她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完全不长照片上的那样。
    那照片上的可能就真的像她猜想的那样,是看周盛不爽想败坏他名声或者是馋他身子却得不到他的人干出来的事。
    但是放在学校的官方表白墙上的话,基本可以排除第二种情况了。
    宋逸玫瞬间来劲了。
    她替周盛感到害怕。
    但是周盛为人做事都很低调,也不像是会惹事的那种人,那又会是谁这么讨厌周盛。
    宋逸玫从床头架上取下那副名侦探柯南的同款智慧眼镜戴好,她端了端眼睛架子,开始学电视剧里那样仔细思考着这其中的奥秘。
    正巧季风凌从她的床下路过,看到她盘腿端坐在被子上,闭眼冥思。
    她拍了拍宋逸玫的床:“干嘛呢?”
    宋逸玫神经兮兮地开口:“我发现了一点倪端。首先你们看这些照片的角度,这明显就是有人蓄谋已久,然后你们在看这腹肌,周盛人这么瘦,怎么可能有这种样子的肌肉,最后就是你看他脖子,这明显就是p过的。”
    她忽地将脑袋伸出床外,拍了拍她的肩膀:“所以你们看到的都是假的,他真实的身材还得是我第一个发现的。”
    黎恣和季风凌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疯癫的宋逸玫,心里有些后怕:“你是不是发烧了,或者是哪里不舒服?”
    宋逸玫杏眼弯弯:“我在很认真地和你们分析,你们以为我在发神经?”
    黎恣抚着砰砰乱跳的心脏:“主要是你之前也没有这样过,第一次咱们没经验。”
    宋逸玫暂且原谅了她们,继续说:“综上所述:我觉得有人要害周盛。”
    她总结完自己的发言,重新拿起手机。
    季风凌扯了扯嘴角:“阿玫,你是不是职业病犯了,你是不是想多了?”
    宋逸玫坚决地摇头:“要不是我见过,我差点就信了,我要和周盛说一下情况。”
    她重新钻进被窝里,正准备给周盛发消息,没想到后者就先给她回了消息。
    周盛:【宋逸玫,这根本不是我。】
    宋逸玫盯着屏幕上那句虽不想解释却又胜过解释的句子,心里瞬间就放松了。
    宋逸玫:【我看出来了,我正准备跟你说清楚的。周盛,我这里暂时就发现了三点,你看看你那里还能在看出来点什么。】
    宋逸玫:【照片】
    照片上,宋逸玫仔细地写清楚了她发现的三个异常的点,因为平时字草惯了,怕周盛可能突然间会适应不了,她认真地写好每个字。
    宋逸玫面色凝重,一本正经地盯着屏幕:【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周盛:【我暂时只发现了一点。】
    宋逸玫:【哪点?】
    周盛:【你怎么对我的腹肌这么了解?】
    “……”
    咱现在是聊这个的时候吗?
    我们不是在聊很严肃的问题吗?
    宋逸玫:【先别扯开话题。】
    周盛一秒严肃:【我只发现了第二点。】
    宋逸玫盯着手机,脸颊一热。
    她回:【哦,知道了。】
    那头很快就抓住时机:【所以,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宋逸玫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就连脖子上也蔓延上一层红。
    她呼吸变得急促,耳根的烫意不断灼烧着她敏感的皮肤。
    她有些局促:【我……我不就是上次去你家,你没穿衣服的那次偷瞄了一眼嘛,你至于……就这样揪着不放吗?】
    周盛:【哦,清楚。】
    宋逸玫此刻都可以联想到他的表情,一定是酷酷拽拽地挑了挑眉,勾起唇角笑了声。
    在宋逸玫这她一直觉得周盛的笑声不是嘲笑她就是对她很无语,反正就没可能是好事。
    周盛自己知道后,可能都要愣三秒。原来自己高兴时的笑,给了她这么大的误解。
    宋逸玫:【那你接下来想怎么办?周盛,有人想害你,你怎么还像平时不慌不忙的。】
    周盛:【就这技术,他能害得了我?】
    宋逸玫由衷地觉得周盛的脸不是一般的大,这给了他个台阶,他还真的顺势就下。
    宋逸玫:【你觉得是就是吧。】
    宋逸玫还沉浸在自己这么努力地推算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希望自己关键时刻可以帮到周盛,结果他怎么就这么不上心。
    她在为自己的真心被糟践而感到不开心。
    但是一想到自己被骂的事情还有可能是他帮自己摆平的,她又不得不开始崇拜他。
    果然认真的男孩子真的很帅呢!
    现在还不能完全就觉得是周盛帮了自己,她必须要旁敲侧击一下。
    宋逸玫:【我今天被人骂了!】
    宋逸玫:【照片】
    她将黎恣发给她的几张截图拼成了一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