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下,还是这段最符合你现在的心境。”
    宋逸玫换了个姿势,她撑着下巴趴在床上,眼睛虔诚地盯着眼前的这个手机。
    “小恣,你有没有耳机啊?”
    黎恣时刻都在关注着宋逸玫的情绪变化,见她看出去实在是没有丁点的事,就稍稍懈怠了会儿,然后就听见她在问自己有没有耳机。
    “有,我给你拿。”
    她拿了耳机给宋逸玫,宋逸玫插上。她觉得有点对不起黎恣,就将平板借给了她。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平板也连带着被病毒侵入了。
    此刻刚打开就突然出现了和手机一样的情况,她的平板也黑屏了。
    画面里出现得不再是李彰明那张油腻的脸,而是红衣女子垂头散发拍打着屏幕的视频,比中年男人的笑更诡异。
    平板还在宋逸玫的手上,她愣愣地盯着,突然女鬼扒开了头发,露出了一张极其病态的脸,不像是白粉擦过的痕迹,看着就是本身的样子,她忽而弯唇笑了笑。
    宋逸玫反应过来后,在出声的前一秒率先关了声音。像是料到了她会关声音,下面还配了字幕,一个个带血的字体缓缓出现:
    你是苏家的女儿,我要你也不得好死!
    苏家的女儿……
    不得好死……
    还有刚刚手机上的字幕:
    没想到吧,我回来找你了,小妹妹。
    后面还有半句,是字幕先跳出来的:
    凭什么你们苏家可以活得好好的,凭什么你们苏家的人可以勾走所有人的魂,凭什么你们还没有付出代价?
    苏家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让她这个早已经脱离这个家族的人也没有被幸免。
    宋逸玫垂眸又盯着屏幕看了一眼,才发现这个红衣女人有点眼熟。
    这是她无数个不眠夜的开端。
    这个女人是李彰明的妻子,因不满他经常喝酒吸烟跟他闹离婚,而李彰明喝酒是因为想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压抑的,他也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他想不明白之前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女人会如此势利,他不同意就将她囚禁在屋子里。
    有一天她偷偷跑出去了,看到了站在大公司门口风华无双的苏以洲,那时候宋归已经和苏以洲离婚,但宋逸玫还被留在苏家,他的妻子被苏以洲吸引,则开始每天勾引他。
    她隐瞒了自己已婚的信息跟苏以洲暧昧被李彰明发现,李彰明恼羞成怒家暴她,她找苏以洲帮忙,苏以洲碍于自己的面子将她推开。
    那天晚上,该女子跳海自杀,至今未找到她完整的尸体。李彰明觉得一切的错都在苏以洲的身上,是他勾引了他妻子,他甚至都没有在自己身上找过问题。
    而这段出现在宋逸玫平板上的视频,是这个红衣女子跳海前自己拍的,她可能也原谅不了这两个害了她一辈子的男人。
    宋逸玫盯着屏幕,紧紧握着平板的手颤抖着,黎恣看到了她脸色异常:“你怎么了?”
    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从她手中抢过平板,屏幕上时不时出现红衣女子发白狰狞的脸,黎恣吓得惊呼了一声,将平板强制关机。
    “阿玫,他这明显是已经搜索到了你所有的通讯工具,你这几天都不要开电脑手机平板了,我看着都吓人。”
    宋逸玫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上面,她只是在想如果他已经开始展开报复计划了,那他会不会对宋归下手,可是宋归是无辜的。
    她身上流着苏家的血,而且也曾窥探过苏以洲同那个红衣女子的暧昧风月,所以她承受的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
    但是宋归她那时候和苏家已经没有关系了,那她应该不会受到牵连。
    宋逸玫摸了摸惊魂未定地心脏,安慰着自己,怪不得之前苏以洲会带着老婆子来找她,或许是早就料到了这事,想要引走注意。
    电话还通着。
    宋逸玫戴上耳机。
    周盛在那头等了很久,似乎是有点着急了:“宋逸玫,你怎么回事?”
    宋逸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着不抖,但是说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连牙床都在打颤。
    那头停顿了片刻之后,轻声询问她:“你怎么了?是又收到了什么东西吗?”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周盛,我前爸摊上事了,我现在也被牵连上了,就因为我之前是苏家的女儿,我身上流着他们家的血。”
    那头安静了片刻。
    静到就连风吹过的声音都异常清晰。
    “宋逸玫。”
    宋逸玫被迫回过神来。
    “处理掉这事很难吗?”
    他有些冷酷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像真的有奇妙的能力一般,让她的心安扶下来。
    宋逸玫诚实地回答:“难,难上加难!”
    “那我们就别想这些事了。”周盛笑了笑,“他蹲过监狱不会敢再犯一次的,所以他才会用这种小把戏捉弄你。”
    “放宽心,就算他找到你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