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和她计较,“他和我说,他有一天路过周盛的时候看见他在翻朋友圈,然后他回去翻的时候,发现周盛根本没有朋友圈。”
    “这秘密够不够劲爆,你以后要是有机会能碰到他的手机,你记得去看看。好,这个话题就圆满地结束了,我们看下一个。”
    宋逸玫来不及深思,就被陈辛言带到了下一个话题:“还有就是你可以看到他左手手臂上有一个很浅的印子,我之前看到过一次,他带着一个和你同款的镯子。”
    宋逸玫震惊地看了眼藏在左手袖子里的镯子。这是她高中放学路过首饰店买的,当时就在微博上小秀了一波,他就跑去买了同款?
    “他看样子之前没少带,被太阳晒得都留印子了,应该就是最近摘下来的,为的大概就是不被你发现吧。”
    宋逸玫像是坐过山车般,心脏跟着起伏。
    “还有一个就是他自己说出来了的,高中时跟你聊天的那个微博是他。那时候他只是想赚兼职的钱,这个账号本来确实是学姐的,只是他后来买来了而已。”
    陈辛言将这些朋友之间互帮互助的事全部解释了一遍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些她看似理所当然的事,在周盛那都有不一样的含义。
    “还有就是他骗了你一件事。”
    宋逸玫现在心里哪还管他有没有骗自己,只是好奇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事。
    “你论坛里所有不好的言论都是周盛帮你删掉的,用自己的方式。”
    宋逸玫的心跟着揪起:“什么方式?”
    “周盛让我给小恣打电话的那天,他已经去找过那个绿茶了,她才同意删掉的。所以我不让你去找她,因为你根本不需要。”
    宋逸玫皱了皱眉:“她有没有威胁你们?”
    陈辛言扯了扯嘴角:“她能怎么威胁?”
    “哦,也是。”
    “宋逸玫啊,我知道的东西我全都跟你说了,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可全都说了。”
    窗外渐渐被拉上黑色幕布,漆黑的夜上点缀着繁星,明亮而闪烁。
    风拍打在窗上,外面竟下起了雨。
    宋逸玫拿起被迫关机的手机,那一刻她很想打开它然后跟周盛聊聊天,可是她总归是个怯弱的人,她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去。
    她垂眸无精打采着。
    下一刻她似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拼命地摁着手机的开关键,她不想错过周盛。
    即使自己的过去有多少污点,但是她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个体,她不该这么软弱。
    如果再这样的话,她和苏以洲又有什么区别,那她这些年的努力改变也没了任何意义。
    手机屏幕在下一刻亮起。
    她在画面跳出的前一刻先闭上了眼睛。
    像是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她又缓缓地睁开了右眼盯着屏幕看了一眼。
    好在,屏幕里没有出现那些画面。
    可能是李彰明也觉得无趣了吧。
    宋逸玫打开手机的第一反应就是看看联系人和相册有没有缺失了,而后在打开微信看了一眼和周盛的聊天记录,都完好无损。
    这也算是这几天不幸中的万幸了。
    但是她现在只想多谢谢那个并没有在她的回忆里留下很多印象的微博账号。
    而账号后的那个男孩也被她辜负了一年又一年。
    宋逸玫退出微信,点开了微博。
    在她的唯一关注中点开了那个微博账号。
    账号里有两条微博,看时间是在她高考后的第十天,那天她小姨家的哥哥突然给她打了个电话说带她去国外玩几天。
    那时候在向往这一切的宋逸玫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了。
    那天晚上宋逸玫就和这个树洞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刚开始的时候树洞还顿了很久,后来他还是恭喜她。
    她不知道他那时在顿住的时候心里是有多难受和不舍,挽留的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他甚至有些自暴自弃地恭喜她,同她道别。
    置顶微博的内容是:
    她好像要出国,那以后可能碰不到了。
    可是我有点贪心,我还是想每天都能看见她,我想让她知道有我的存在。
    下面那条微博的时间比置顶微博迟个几天,上面的内容是:
    在最后也没能让她记住我(哭)。
    那就在这给她留一句话吧。
    不是我帮了你,而是你救了我~
    感谢这路遥马急的人间,让我遇见了那个愿意和我一起享受慢生活的女孩。
    宋逸玫的眼眶逐渐湿润,她不可思议地抬手捂住了嘴巴。
    他以为她能看到,但实际上她这些年甚至连微博都没有打开过。
    “小辛,你打开微博搜下树洞这个账号。”
    陈辛言刚得空,正在享受着自己的时间,被她突然一打断,有些恼火地开口:“干嘛?”
    “你看看上面有没有微博内容?”
    陈辛言不知道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