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顿了片刻后听话地按照她说得去做:“什么也没有。”
    那就是仅粉丝可见?
    “那你关注看看?”
    “还是什么都没有。”
    那就是仅好友可见?
    她看了一眼账号的关注。
    只有一个。
    就是她。
    宋逸玫的呼吸一滞,而后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猛烈跳动起来,像是有无数只小鹿奔腾而过,扬起的尘土还在卷动着,久久无法停歇。
    她将视线往上移,最后停在了日历上。
    10.29……
    10.29!
    那明天可不就是周盛的生日,她甚至连礼物都还没给他准备。
    宋逸玫这脑子里可以说是没有多少点浪漫基因,她有时甚至非常排斥那种所谓的浪漫。
    但是此刻的对象是周盛。
    那可是她看上的男人,她怎么会亏待他。
    宋逸玫握着手机冥思苦想,最后什么也没想出来,唉声叹气地重新躺回了床上。
    太难了!
    这对于她这种每天过得简单,从别人话里话外貌似也可以得出她头脑也挺简单的。
    “……”
    她挠了挠头发,最后开始在手机备忘录里记录下来她知道的所有关于周盛的喜好。
    备忘录刚被点开,就被她叉了出去。
    她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稍微知道一点的就是周盛喝酒过敏。
    周盛什么都不挑。
    周盛喜欢简单的装扮,基本上没见他穿过除黑白灰之外颜色的衣服。
    但是他长得白啊,她就喜欢简简单单的男孩子呢!
    刚想完脑子里就有画面感了。
    青天白日里,周盛手撑着栏杆站在学校的走廊上,微风轻轻扬起他的发梢和衣摆,一阵好闻的薰衣草味随着风飘过来。
    他忽而回眸对着身旁的男生笑了一下,好看的狐狸眼下弯,竟比平时多了一丝柔和,嘴角扬起的弧度好看自然。
    他穿着淡蓝色的校服,宽松的校服外套松松垮垮地穿在他身上,他将校服拉链打到顶,双手懒散地插着兜。
    之前并没有太多关于周盛的记忆,所以现在看上了之后只能靠脑补他高中时候的样子。
    想想都觉得周盛很委屈。
    宋逸玫捡起被她扔在一边的厚外套套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爬下床,正想要冲出寝室就被陈辛言拦住。
    “你干嘛去?”
    “明天周盛生日,我给他买礼物去啊。”
    陈辛言似乎还有些惊喜,圆溜溜的小鹿眼瞬间就亮了:“你准备送什么?”
    “没……想好。”
    “……”
    陈辛言被她的语出惊人给吓到: “好家伙,没想好就瞎跑。你现在不怕了吗?”
    宋逸玫皱着眉毛回她:“有什么好怕的,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也是。那你去吧,我也拦不住你。”
    宋逸玫点头,跑回来拿了包就飞也似地跑出了寝室,刚上完晚课回来的黎恣被不知道什么东西一撞还有些懵,回头就看不见人影了。
    她问旁边的季风凌:“什么东西过去了?”
    季风凌摇头:“速度太快,没看见。”
    她们俩手挽着手走进寝室,就看见坐在宋逸玫床下还有些懵的陈辛言以及宋逸玫空空如也的床铺。
    所以刚刚跑得飞快还撞了她们一下的……是宋逸玫同学?
    /
    宋逸玫不知道要送周盛什么礼物。
    不知道他是喜欢游戏手柄还是篮球,亦或是跟篮球有关的东西?
    因为她基本上每次碰到他都是在路过篮球场的途中,而周盛不是在篮球场里打篮球,就是在去打篮球的路上。
    总之,在宋逸玫的眼里她觉得篮球在周盛眼里应该是最大的。
    那是给他买件球衣,还是给他买个篮球,亦或者是给他买个小钥匙扣之类?
    宋逸玫第一次陷入到这样的纠结里,她的眉毛搅在了一起,小脸看上去皱皱巴巴的。
    她需要有个治愈的东西来安慰自己。
    唯一能想到的地方就是那天的那个小道,不知道那只小橘猫和那条小柯基还在不在。
    宋逸玫想着想着,腿就不受控制地朝那一片区域迈过去。
    小道依旧漆黑,下过雨后里面的空气阴湿混着泥土的味道扑在她的脸上,宋逸玫的后背隐隐冒出了一层冷汗。
    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照着前方的路,路面上还有些混着泥土的大脚印子,看上去怪瘆人的。宋逸玫一步一步躲过脚印踩过去,手在四面的墙上摸着。
    “喵呜——”
    宋逸玫听到猫叫的那一刻,眼睛直接亮了,她仔细辨别着方向将手电筒转了过去。
    刚抬起眼就对上了一双内勾外翘的狐狸眼,似一汪平静且毫无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