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实给宋逸玫整不会了。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最时髦的阿姨拉着她衬衫的袖子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一种阿姨们说着:“这姑娘看得我欢喜,长得依旧是一副旺夫相。”
    宋逸玫:?
    什么相?旺夫相!
    这跟旺夫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她还是个连夫都没有的美少女,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妥?
    宋逸玫尴尬地缩回手扣紧了手指:“那个阿姨,你们不是来找”她指了指身后的周盛,“我身后的周盛的吗?”
    “噢,盛盛也来了啊,光看着这漂亮的姑娘,到现在没看你呢。半年没见又长高了,还找对象了呢。”
    宋逸玫被夹在中间更加尴尬:“那你们继续聊,我去那边找找我妈妈。”
    她们顺着宋逸玫指得方向看了过去,笑得露出褶子:“原来是宋家丫头的女孩,我说怎么长得这么漂亮,全遗传了妈妈的。”
    宋逸玫有些心理不适地迎合着点头。
    周盛站在身后始终不说话,就像个局外人似的看着她们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想歪,宋逸玫将另一只手背到身后捏了捏他的手背。
    他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求助,垂眸看了一眼她不断戳着自己的手。
    “大姑,你就别为难她了。女孩子脸皮薄,经不起逗,她刚刚来的时候有些累了,让她过去休息会吧。”
    宋逸玫:?
    什么玩意儿?
    脸皮薄经不起逗?
    来的时候有些累了?
    这是想给她来个弱不禁风的小淑女人设?
    宋逸玫回过头偷偷瞪了他一眼。
    眼看也只有这么个方法可以躲开他这七大姑八大姨的连环轰击炮,她点头应和。
    “那快去休息吧,小姑娘要多注意休息~不然将来身体怎么吃得消。”
    宋逸玫脸快拉不住了,差点就垮了下来。
    她连连点头,逃也似的跑出她们的视线。
    造孽造孽。
    这是碰上了什么难缠的妖魔鬼怪?
    难道全天下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是统一的?
    宋逸玫一溜烟跑到宋归的身旁,撑着膝盖喘着气,而后敞着腿大喇喇地在她身旁坐下。
    宋归拍了一下她的腿:“干嘛呢,公共场合注意一下自己的举止。”
    宋逸玫将腿并拢端正地坐好。
    乔杉回还在手术中。
    一帮人挤在手术室外看着上面的指示灯。
    “灯暗了!”有人大喊了一声。
    滑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周树明忽地一下站了起来,宋逸玫反应过来也立马站了起来。
    医生开了门走了出来,而后乔杉回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被拉了出来。
    她痛苦地闭着眼睛,发白的嘴唇干裂,皮肤开始松弛,骨瘦如柴的样子让人心疼。
    宋逸玫跟着一群人围在病床边。
    旁边的护士拉着病床直接进了ICU重症监护室。乔杉回现在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再加上已经很晚,七大姑八大姨都要回去睡觉了。而宋归和周树明已经在这里陪了很长时间,身体也开始有些吃不消。
    宋逸玫就自愿踢提出在这里陪乔杉回。
    周盛蹲在另一边的墙角,脑袋埋在膝盖里,心情像是又有些不好。
    她让周叔叔带着他一起回去,结果他还死倔着不走,宋逸玫也劝不动他,就任由着他。
    挂在医院走道正中央的时钟正在一分一秒地划过,带着嘀嗒嘀嗒的声音,宋逸玫在周盛的身边一起蹲下。
    “嘀嗒——”
    时间过了12点,正式到了10.30。
    宋逸玫摘下周盛戴在自己头上的帽子,轻轻地扣在他垂下的脑袋上,她隔着帽子轻柔地摸了摸他的头顶。
    “周盛,生日快乐。”
    她顿了片刻后,忽而笑了:“愿你在新的一岁里好运永伴,幸福永驻,快乐永随!”
    周盛已经累得沉沉睡了过去,所以并没有听到她的祝福。
    宋逸玫才敢贪心地将自己的脑袋轻轻地靠在周盛的肩膀上:“如果有来世,我想我一定会先去认识你的。”
    月光下两个人的脑袋凑得极近,影子落得极长,蔓延到了对面的墙边。
    宋逸玫对着墙壁上的影子拍了一张。
    她收起手机在心里低喃:
    我贪得有厌,想在他的生日上许一个关于我们的永远。
    愿我爱的少年,在这风华正茂的青春里能够无忧亦无怖,潇洒且自由。
    这是我能给他最好的祝福。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坐在一旁的周盛并没有睡得很熟,他只是累得不行。
    他的生日愿望就是:
    愿那个每个愿望都许给我的傻姑娘能够无怖亦无虞,明媚也闪亮。
    宋逸玫坐在旁边,平稳的呼吸声落在他耳边,他悄悄地睁开眼才发现她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