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线外直接将球投了出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拖泥带水。
    宋逸玫被提起的心脏跟着落下的球一起松了下来,而后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
    就像这只篮球在她心里蹦哒了好久,带着久久不能停下的回音。
    周盛装过身面对着她,他满意地看着滚到脚边的篮球,抬起右脚踩住防止它继续滚动。
    宋逸玫震惊:“周盛,你好厉害。”
    周盛勾着唇轻笑:“谢谢夸奖,毕竟这关系到我未来的幸福。”
    宋逸玫的脸被他调戏地有些红了,虽涂了一层粉但已经挡不住这发自内心的欢喜。
    “我给你买得球鞋穿着还舒服吗?”
    周盛点头:“不错。”
    “不过,我们还挺心有灵犀的。”
    宋逸玫还没反应过来:“嗯?”
    “前几天我也刚想买这双鞋子。”
    “嘿呀,那只能说我们太有缘了!”
    周盛就一直看着她。
    傍晚的夕阳悬挂在海平面上,照得那片天空是火红色的,红霞散落在空中,投下的霞光将他们笼罩。
    鼻尖充斥着他身上的肥皂清香。
    一阵清风袭来,吹起了他的额前散发,扬起了她鬓间的头发。
    周盛忽而俯身,抬起手指抵在她的耳尖,而后他将她的碎发别至耳后。
    夕阳下他们的影子被拉得老长,顺着影子看过去,他们像是在拥抱。
    周盛抬眸对上了她还有些愣怔的视线,他的掌心触碰到她的脸侧,随即他向她凑近些。
    等宋逸玫还没反应过来,清润的声音就伴随着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耳旁:“我赌赢了。”
    宋逸玫感受到耳朵旁的这一大片皮肤开始灼灼地燃烧起来:“我……我看到了。”
    “嗯,看到了就行。那我刚刚说得那个赌注你也可以考虑一下了。”周盛视线回到了她的脸上,“宋逸玫,两分钟后我在问你一遍。”
    宋逸玫感觉自己被置于汪洋里,她就好像一片落叶在里面沉浮,一股失重感包围着她,大脑难以思考,就连身子也僵硬得不像话。
    两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当两分钟过去后,她的脑子里只有觉得这两分钟怎么这么长,她都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周盛穿着她买的纯白色球衣,汗已经染湿前襟,他带着黑白相间的发带,笑得比天上的阳光还要明媚:“所以,和我谈吗?”
    宋逸玫心脏蓦然一顿,就像是有东西重重地砸在她的心上,停顿了片刻后又鲜活地跳动起来。
    “周盛,谈恋爱很辛苦。”
    他点头:“我知道。”
    “那,以后就要辛苦你了。”
    她露出了今天最开心的一个笑容,她的眉眼终于舒展开来,就像是小猫遇到了好天气,正在开心地打着盹。
    周盛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本就是俯身与她平视的姿势,再加上他刚刚刻意将她们之间的距离拉进,此刻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宋逸玫的表情变化。
    她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紧张,在到现在发自内心的开心,全被他看在眼底。
    让他没有想到得是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孩有一天他真的能以男朋友的身份而不是好朋友的身份默默地保护着她。
    所以这份带着炙热温度的告白其实是他筹备了很久的,从来都是他蓄谋已久的套路。
    除了那场让她认识自己的火灾。
    如果没有那场火灾的话,他们之间的进度可能会更加慢。
    宋逸玫轻轻地牵起他的手:“周盛,有些事情你不说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你之前为什么都不和我说?”
    见周盛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宋逸玫垂着脑袋玩起了他的手:“周盛,在我知道你喜欢了我这么久的时候,我一开始真的很感动,我就会想像我这么一个女孩竟然会有人视若珍宝,但是等这阵劲过去之后,我只剩下酸涩了。”
    “我开始后悔我为什么没有先认识你,明明你是这么好的一个人。暗恋的滋味儿难受,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挺过来的?”
    宋逸玫摇了摇他的手:“我就忍了几天就不行了,你那时候是不是很累啊。”
    周盛只是看着她,他的嘴角有浅浅的笑意,听了她的话之后,他嘴角的笑意更深。
    忽而他向她又凑近了些,两人鼻尖相抵,吐出的呼吸缠绵交错,绕得宋逸玫心悸。
    “宋逸玫。”
    宋逸玫视线一抬,带着整张脸也一起抬了起来,她的嘴角擦过了他的唇。
    反应了片刻后,她往后退了半步。
    “怎么了?”
    “我以后可以叫你宋八月吗?”
    宋逸玫怔住了。
    她的视线直愣愣地停在周盛的唇边。
    就在刚刚那秒,那有个小梨涡露出来了。
    他们依旧靠得很近。
    傍晚的风吹过来,将他们的头发交织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