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朦胧,夜色像浓稠的墨,深沉得化不开,星星被点缀在无穷的漆黑幕布上。
    宋逸玫漫步到周盛的教学楼楼下。
    今晚的晚风温柔,轻轻地拂过树梢,堪堪挂在梢头的树叶簌簌地落了下来。
    她走进教学楼,顺着记忆在漆黑小道的转弯处找到了照明灯的开关打开。
    小道一片明亮,小道尽头的那个办公室没有关门,里面偶尔传来几声讨论。
    许是外面的灯突然亮了,周盛探出个脑袋往外面看了看,就看到站在转角处的宋逸玫。
    他回去同各部长说了几句话,就笑着跑到她的面前:“你怎么来了,这大晚上的怎么不在自习室里多待一会儿?”
    宋逸玫在看到他的那一瞬,眼睛再也忍不住地酸了,她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我想你了,还不能先跑来看看你吗?”
    周盛被她委屈巴巴,撇着嘴说想他的样子给逗笑,他挠了挠她的下巴,而后将她抱进怀里:“知道了,知道我女朋友想我啦!”
    他的下巴在她的发顶蹭了蹭,而后垂眸轻笑了声:“以后别跑过来了,你要是想我了在微信里说一声,我速度快点,跑去见你。”
    他问她:“嗯?可以吗?”
    作者有话要说:
    小生(骂骂咧咧地退出群聊):明明是三个人的故事,我却不配拥有名字~
    再见了,您们嘞。
    第67章 拥吻
    67
    宋逸玫心里没由来的一暖。
    她将脑袋埋在周盛的怀里蹭了蹭,而后像是想到什么,她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
    她的头发在他的怀里蹭乱了,头顶上有几根呆毛横七竖八地竖着。
    周盛嘴角不可察觉地一勾,而后他压低身子将她的头发抚顺,动作轻柔得不像话。
    宋逸玫的心里就像是化了一个冰淇淋,甜丝丝的,也带着清凉后温暖。
    “周盛,我就是想来陪陪你,看你每天都这么累。我那天听到你和你爸爸的对话了,你说毕业后要接管你家的公司,那你又要重新学习关于金融方面的知识。”
    宋逸玫眉毛揪了起来,整张脸皱得像个包子:“阿盛,要是累了就和我说,我来陪你。”
    周盛微扬眉梢,嘴角在不经意间扬起,唇边的小梨涡露了出来:“行,知道了。”
    他好看的狐狸眼渐渐弯起,眼皮上的那颗痣就猝不及防地砸进她心里:“但是,你也别累着自己。毕竟你也知道我最近可能会很忙,难免会疏忽对你的照顾。”
    宋逸玫昂起脑袋,自豪地拍了拍胸脯:“这就是我现在急着来找你的真实目的。阿盛,我知道人长时间养成了一个习惯就很难再改掉,就像你从小已经习惯了照顾别人,那你只要自己在乎的人受伤心里肯定会很内疚。所以,你放心去做你的事,作为你的女朋友,以后我帮你照顾乔阿姨和周叔叔。”
    她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脑袋,而后凑近他的耳边:“周盛,我送你一句话:少年有梦不该止于心动,更要付诸行动。你只要朝着自己的路往前走就行,不要停下来。”
    她偏过脑袋直视着他的眼睛:“周盛,听明白了吗?不要回头,一路向前。”
    周盛的眉心不可控制地一跳,他的视线直接顿住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有人跟自己说“你只管往前,后面有我在”这种类似的话,就连他爸爸都没有说过,更何况是一个涉世未深甚至看上去还有些单纯呆傻的姑娘。
    可是他比谁都清楚,宋逸玫不呆也不傻,她只是缩在自己的保护壳里,她同样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身边能保护的人。
    她何尝也不是别人生命里的一道光。
    周盛懒散地插着兜,他挑了挑眉:“行,我知道了。就凭你一句‘作为我的女朋友’,我什么都听你的。”
    宋逸玫的眼睛在那一刻真真切切地亮了,她垂下脑袋抓起他的手,将自己的小拇指与他的小拇指勾到一起:“来,盖个戳!”
    而后她抬起头,戳了戳他脸侧的小梨涡:“周盛,到时候你可别瞒着我哦。”
    周盛被她突如其来的幼稚逗笑:“知道。”
    宋逸玫笑着点头,拉着他的手就往他的办公室扯:“那你去开会,我在旁边刚好可以复习接下来的法考主观题,我还给大伙带了点吃的,到时候你们可以分着吃。”
    周盛有点意外,拉过她的手臂:“你现在不怕人多的地方了?”
    宋逸玫疑惑:“我不怕人多的地方。”
    “那你上次来的时候,不是还很……”
    宋逸玫知道他说得是哪次之后脸就开始燥热起来:“那次不是因为我们还没那啥吗?我那是怕别人误会你而已。”
    周盛轻哂:“行,我知道了。但是我们待会儿声音应该还挺大的,你受得了吗?”
    “可以啊,有什么不行。我之前在我妈厂里都能看得下去书,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