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宋逸玫站在台阶上静静地驻足观赏了很久,才一蹦一跳地绕到他身后,轻轻地拍了下他的肩膀,而后踮起脚盖住了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猜到有奖励,猜不到就罚你……”
    她很明显地感受到周盛的身子顿了顿,随即很快就恢复正常,他勾唇轻笑:“宋八月,别闹了,自己看一眼时间在说话。”
    宋逸玫在他身后站好,盖在他眼睛上的手也送了下来,她撇了撇嘴还有些委屈:“哦,知道了。我这不是和你说过原因了吗,再加上要跟你一起去看阿姨,我多少也要打扮下。”
    她还未完全垂下的手被周盛握住,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装过身对上了她的视线:“行了,知道你估计又是紧张了,我这也没怪你。”
    男人吊儿郎当地站在她面前,松松垮垮套在身上的深灰色大衣衣领敞开着,冷风呼呼直往里灌,宋逸玫看着都冷,条件反射地揪紧了自己的衣领,而后才拉好了他的大衣。
    “衣服也不知道好好穿。”
    宋逸玫拉好他的衣服后,朝他伸出手:“走吧,我陪你去医院看看乔阿姨。”
    “刚好我也好几天没有去过了,待会儿路过花店的时候记得给她买束花。乔阿姨和我说过她之前和你爸爸就是因为花定情的,我当时可羡慕了,用花定情,想想都浪漫。”
    周盛垂在另一侧的手蜷紧,他偏头看了她一眼。宋逸玫在说到花的时候眼里有光,她笑得如天上的星星般闪耀。
    知道她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对花应该很抵触,但是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拒绝得了花这么美好的东西。
    周盛张开手划入她的五指间,而后收紧放进口袋里:“你不是说你最不喜欢花的吗?”
    “我那时候只是逼你说出你自己的伤。阿盛,我发现有些时候我们真的很想,我们都习惯于将自己的伤口包扎后藏起来。可是后来我想通了,如果我们不把自己的伤口露出来,不用更多的药擦拭,它可能会一直好不了的。”
    “我那时候就是想用这样的方法逼你说出来,你说你总不能一辈子憋在心里吧。憋在心里什么好处也没有,所以我现在都尝试着和别人分享我每一天的心情。”
    小广场里人山人海,广场舞的声音震耳欲聋,风吹乱了行人们匆匆独行的脚步。
    宋逸玫理了理头发。
    “阿盛,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当你一辈子的听众,你也可以把我当做树洞,像我高中向你倾诉一般告诉我你的想法或者坏情绪。”
    周盛微扬眉梢:“宋八月,我就跟你说了个问题,你怎么扯七扯八扯了这么多?”
    “说到底,你还是喜欢花的呗?”
    宋逸玫本有些皱起的眉毛在听到他刻意想要调节这个逐渐走偏的氛围时被抚平:“废话,哪个女孩会拒绝对象给自己送的花。”
    周盛若有所思地点头:“行,我知道了。”
    宋逸玫的视线在到处瞥着路边有没有花店,终于在快到医院的一条小道的转角处找到了一家小花店。
    这家店里人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几对情侣,宋逸玫和周盛手牵着手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一对情侣闹着别扭跑出来了。
    宋逸玫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女生,就是因为男生没有买她最喜欢的红玫瑰而生气。
    她无奈地摇头,将脑袋转了回来。
    乔杉回和她说过,她和周叔叔定情的话就是满天星,那时候的人思想难免会有些封闭,但是周叔叔给了她少女时代想要的所有浪漫。
    她还说周叔叔当时给她买了两束,一束蓝色的,一束粉色的。怕她抱着两束会被别人说,他就自己将两束拼成一束,重新包扎好。
    宋逸玫走进花店就主动松了周盛的手,而后直接熟门熟路地走到收银台前:“阿姨,我又来买花了。”
    阿姨有些惊喜地抬起头:“小姑娘又来了,今天是想要什么类型的花?”
    “和原来的一样就行。”
    “好嘞。”
    那个阿姨打开收银台的隔板,从里面慢慢地出来。她上了年纪,走起路来的步子很缓。
    她从花束里分别取下一半蓝色和粉色的满天星,而后看向她:“今天想要怎么包起来?”
    “就和原来的一样就行。”
    阿姨朝她点头:“好嘞。”
    而后她端了端架在鼻子上的老花眼镜,笑着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周盛:“小伙子,你也是来买花的吗?这里的花都可以随便看看,如果是买来送给女朋友的话,可以看看那边角落里今天新进来的洋桔梗。”
    周盛的视线顺着她指得方向看了过去,宋逸玫也有些好奇地跟着看过去。
    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花型。
    洋桔梗株态典雅,色调清新淡雅。
    周盛回过头就看到视线直勾勾粘在上面的宋逸玫,他朝她走进了几步:“喜欢?”
    宋逸玫毫不犹豫地点头:“喜欢,我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周盛再次若有所思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