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pany》。
    这首歌是她一直从比伯发行以来听到现在的,宋逸玫心里没有来的一暖。
    舞台上的周盛闪闪发光,他低沉的嗓音唱这首歌最合适不过了。
    前奏快结束后,他就握起话筒很完美地接近了歌词的第一句。
    “Can we we keep keep each other company
    我们能始终陪伴彼此身旁吗
    Maybe we can be be each otherscompany
    也许我们能够做彼此的依靠
    Oh company
    陪伴
    Let039;s set each others lonely nights
    让我们将彼此的寂寞长夜
    Be each others paradise
    变成你我的爱之天堂
    Need a picture for my frame
    我的相框缺张照片
    Someone to share my ring
    缺个人来分享对戒”
    宋逸玫沉迷在她的歌声里,以至于他唱完的时候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坐在她右手边的陈辛言早已经开始激动地拍着她的胳膊,只有隐隐的疼痛感从她的右胳膊蔓延。
    宋逸玫拍了拍脑袋逼迫自己清醒过来。
    “阿玫,没想到你还挺大方啊,有个歌声这么绝的男朋友我都不让他来参加去这种活动,我要每天把他关在家里只唱给我听。”
    宋逸玫听进去了这话,有些垂头丧气。
    早知道就不让周盛参加了。
    怪不得周盛之前还和她说别人家的女朋友从来不让自己男朋友外露,没想到她倒好巴不得在别人面前多显显。
    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后悔了。
    她不想让周盛参加晚上的决赛了。
    她想把她的周盛私藏起来,这样就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周盛了。
    可是转念一想,她不能这么小气。
    她还要让全校的同学都来羡慕她呢。
    宋逸玫缓了缓自己的情绪,捏着突突直跳的眉心,叹了口气。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收也收不回来了。
    她故作轻松:“我这是要你们羡慕我还来不及,这有什么,我以后还不是想听就听。”
    陈辛言没想到这时候还能遭受一波狗粮攻击,她痛心疾首:“行,我知道了。”
    她朝宋逸玫挥了挥手:“真的大可不必。”
    宋逸玫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得不能自我。
    周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她旁边的位置上了:“宋逸玫,笑什么呢?”
    宋逸玫愣了片刻回过头:“诶,你来了。”
    她毫不吝啬地夸奖他:“表现得很好,我的男朋友。”
    她凑近了些,在他右唇角露出小梨涡的那一刻亲了上去:“奖励你的。”
    周盛忽而拉住她的手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宋八月,不够。”
    宋逸玫此刻心情极好,但也不敢再这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和他接吻这种事。
    “等你晚上表演完了,我在给你个大的好吗?我现在在这里真的下不了嘴。”
    他们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近。
    周盛抬起眼对上了她的视线,忽而朝她靠近了些:“我下得了嘴,你负责受着就好。”
    话音刚落他就吻了上来。
    她求饶的声音都淹没在了他们的唇舌间。他将所有的欲望都转移到了唇齿相磨的吻里,她脑中一片空白,真的很听话地受着。
    最后还是被吻得差点断气,宋逸玫稍稍使力就将他推开了。
    周盛的胸脯不同于往常激烈地起伏着。
    忽而他垂下脑袋,哑着嗓子开口:“宋八月,我好像有点没忍住。”
    宋逸玫大口地喘着气,她呼吸还有些不畅,很快她就红着脸钻进了他的怀里:“阿盛,以后别这样,你刚刚吓到我了。”
    周盛揉着她的后脑勺:“知道了。”
    到最后正式的比赛,周盛都表现得很好。
    他在舞台上的台风很稳,生来就是属于舞台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人群中埋没。
    宋逸玫不知道的是,周盛有在秘密地给她筹备了一个小惊喜。
    比赛结束她正准备跟室友一起回寝室却被一个工作人员叫住。
    宋逸玫让寝室的其他三个姑娘先回去了,自己一个人等在这里,此刻的她还完全不知道在后台默默给她准备惊喜的周盛。
    她被工作人员带到了最前排正中间的位置重新坐下,舞台上的装饰物还没有清理掉,宋逸玫愣怔地盯着舞台上闪烁的光。
    忽而这片空间骤然漆黑一片。
    从后台里跑上来了一个人,他在舞台的正中央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