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出来了,也不好再瞒她:“就是前几天周盛打篮球腿伤了,我紧张说带他去医院看看,他说我小题大做。”
    “我一生气就把电话给挂了,他到现在都还没有联系过我。我在越想越气。他再不来哄我,我就再也不要理他了。”
    陈辛言撑着下巴盯着她研究了片刻:“我真的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算了,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我就暂且先干了这杯狗粮。”
    她在椅子上端坐好:“你说周盛打球受伤了,你想带他去看医生,他说你小题大做。这还用说,这很明显就是他的错嘛,他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咱们女孩子也是为了他的身体健康,他自己不爱惜身体竟然那还这么说你。”
    陈辛言理了一遍她话里的意思,发表了自己的感想。现在就连本来还觉得自己也有错的宋逸玫也觉得她说得没毛病。
    陈辛言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周盛最近不是都在忙着自学金融方面的知识么,我前几天去上课的时候还看见他抱着一沓的书,跑到金融学院的教学楼去找老师了呢。”
    “你这几天有见到过他?”
    陈辛言见怪不怪:“是啊,有什么问题?”
    “全世界都在偶遇我对象,就我已经半个月没有见过他了!”宋逸玫痛心疾首。
    “我说姐妹,但凡你从床上爬下来出去走走,你也不至于跟你的男朋友在一起没多久就闹了矛盾。这么一想,你的问题也挺大的。”
    陈辛言挑了挑眉:“酷o,你好自为之吧,姐妹我也救不了你。”
    宋逸玫本就有些网抑云,此刻被她这么一说,只想找个洞直接钻进去不出来了。
    她垂头丧气地重新躺下,拿起被丢在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还是一条消息也没有。
    她在纠结要不要主动去找他道个歉,可是这样就显得她很卑微。不行,她可不干。
    经过这几天的思考,她觉得自己身上的错还没有周盛的多,他就不应该否认她的关心。
    宋逸玫心里憋着一口气出不来。
    忽而手机振动了一下。
    宋逸玫迅速捡起被丢在一旁的手机。
    皇天不负有心人,宋逸玫千等万等终于等来了周盛的消息。
    她忽地又从床上坐了起来。
    陈辛言实在是被她搞得不耐烦了,扯着嗓子喊她:“亲,你又怎么了,你的动静能不能小点?”
    宋逸玫哪管她这么多,翻身下了床:“周盛给我回消息了,他终于给我回消息了。”
    陈辛言:“我的天,给你回什么了?”
    宋逸玫还没看,就是想跟她分享一下心里的喜悦,她点开手机。
    周盛:【宋逸玫,我这几天忙没看到你的消息,我跟你道歉。】
    我跟你道歉。
    是跟她道歉自己没有准时看到她的消息?
    还是跟她道歉之前说话的语气太重?
    不对,他这忙的时候也太忙了吧。
    她半个月之前给他的消息,他现在才刚看到。这哪是太忙了导致没看见,这估计是直接断网了,或者是手机就没开过机。
    但是作为当代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因为忙将手机断网或者关机的,周盛一定是觉得她在无理取闹,不想理她了。
    宋逸玫刚高涨的心情瞬间就跌入了低谷。
    但是周盛确实也很忙很累,她要做一个体贴入微,懂事可人的女朋友。
    宋逸玫:【没事,知道你忙。你忙得时候也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上次受伤的地方好点了吗,还有没有哪里疼的?】
    宋逸玫打出去了一长段的话,发出去之后又怕周盛觉得自己啰嗦,撤回之后删了几句话才重新发了出去。
    那头很快就回了她:【宋八月,我看到你刚刚发的话了,你没必要撤回啊。】
    宋逸玫:【我上次就多说了几句你就嫌我烦了,我怕你现在也嫌弃我。】
    周盛:【我没有嫌弃过你。】
    宋逸玫:【你不是说我小题大做么。】
    宋逸玫带着手机去了阳台。
    今年的冬天来得很早,这才11月份,气温就已经低得不像话了。
    寒风凛冽擦过她露在外面的鼻尖和脸颊,宋逸玫吸了吸被风吹得有些麻的鼻子。
    周盛给她打了电话过来,她接了起来。
    她还没说话,那头就已经开口:“宋八月,我真的没有嫌弃过你。”
    他轻叹了口气:“只是当时我刚好被陆琮这家伙用轮椅推到医院里,第一我怕你担心,第二我正好碰见了从我面前穿过的我爸,怕他听到朝我看过来,我才这么说的。”
    “而且我当时说话的声音也很轻。宋八月,我只是怕你担心我而已,我真的没事。”
    宋逸玫没想到周盛会为了跟她解释这么一个问题而半夜特地打电话给她。
    就像是心里被这寒风吹破了个口子,冷风直直地往里面灌。
    她心里也不好受,她也不希望自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