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人,但是你还没有好用到哪里需要搬哪里这种程度。】
    陆琮:【哦,那你别问我。】
    宋逸玫认怂:【别,琮哥。你只要告诉我周盛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我就给你陈辛言同学的近期行程。】
    陆琮:【算了算了。咱盛哥今天好像是穿着那件黑色的大衣出去的。】
    宋逸玫:【好嘞,谢谢您嘞,我溜了。】
    宋逸玫正准备将手插回兜里,手机不合时宜地又振动了一下。
    陆琮:【那你答应我的东西呢?】
    宋逸玫装傻:【什么?】
    陆琮:【……她的今日行程。】
    宋逸玫默了默。
    她哪知道陈辛言准确的行程,她只不过是知道陆琮的软肋,想要以此逼出周盛的消息。
    她停在聊天框上的手顿了顿。
    宋逸玫:【陆琮,小辛她不会喜欢一个喜欢自己的人的,你这样只会让自己不好受。】
    陆琮:【我知道啊,我特地去了解了她生得那个破病,不就是不喜欢我么,我总有一天会让她觉得,她……根本离不开我。】
    宋逸玫:【行吧,我该说的都说过了。】
    陆琮:【但是我需要你帮我。】
    宋逸玫:【怎么着,我成你工具人了呗。】
    陆琮:【我帮你这么多次,你帮我一次怎么了?】
    宋逸玫:【行,但是我这是为了让我的好姐妹脱单的,我可不是真的想帮你。】
    宋逸玫站在书架旁打着字,许是图书馆真的太挤,突然有人擦着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她转头看了过去,是一个看上去还有些清秀的小学弟,背着一把木吉他行色匆匆,许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他回头朝她道歉。
    宋逸玫朝他点了点头,而后继续低头发消息。
    宋逸玫:【你要我怎么帮你?】
    陆琮:【你知不知道她最近又看上了一个看着也不太行的小学弟?】
    宋逸玫实诚地回他:【不知道,她好像没和我说过来着,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陆琮:【我上次跟盛哥去图书馆看到的,她搭讪的那个学弟,那男的长得就一副娘儿吧唧的样子,背着把木吉他装文艺。】
    宋逸玫:……
    不会就是刚刚那个撞了她的学弟吧。
    宋逸玫:【然后呢,你想我怎么帮你你就快点说,我还有急事呢。】
    陆琮:【你就和她说,我不喜欢她了,我现在有其他……喜欢的人了。】
    宋逸玫:【你这是自断后路啊,你这方法不行,我觉得不可行。】
    陆琮似乎有些急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能……没有她。】
    宋逸玫沉默了很久。
    宋逸玫:【要不这样,你先别急,我待会儿回去再给你想办法,我先去找我对象了。】
    陆琮:【……】
    陆琮:【老子他妈就不该给你整这事!】
    宋逸玫双眼一闭装看不见,将手重新揣进被捂得热热的衣服口袋里,正准备回过身通过陆琮的指示去人群中找周盛。
    刚回过头,就看到了斜靠在她后放书架上的周盛,男人懒散地勾着唇看着她,双手抱在胸前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宋逸玫被吓得认真地后退了半步,愣愣地重新对上了他的视线:“你……你怎么跑我身后来了?”
    周盛直起身子懒散地迈开腿朝她靠近,而后在她面前堪堪停下,他垂眸笑了笑,而后偏头指了指一个方向开口:“我就坐在那里,你刚挤进门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但凡你看得仔细点,你就不需要找陆琮叽叽歪歪半天了。”
    宋逸玫起先还被他这话搞得有些愣,终于反应过来他这可能是吃醋的行为,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宋八月,你笑什么?”
    宋逸玫垂下视线,抬起脚迈出一大步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些,而后弯着唇重新看向他:“阿盛,你是不是吃陆琮的醋了?”
    还没有等周盛回应,她就自顾自地回答:“陆琮的醋有什么好吃的,而且我都已经是你的对象了,可别把我想得这么朝三暮四吧。”
    周盛眉毛不可控制地皱起:“宋八月,你别扯开话题,和你讲严肃的,我在人群中可是一眼就看到你了,你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
    宋逸玫没想到周盛会突然间这么严肃,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涌上来,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半眯着眼睛将右手举过头顶:“我反思。”
    她张开一只半眯着的眼睛:“我好好反思,我没有做好女朋友的本分,我……”
    宋逸玫忐忑地观察着周盛的脸色。
    周盛垂眸轻笑了声,将她的手拉下,而后将她抱进怀里,摸了摸她看上去还有些委屈的脸:“行了,不用你反思。”
    “我该反思一下,是不是平时对你太不上心了,才会让你竟然没有第一眼就看到我。”
    周盛真的有很认真地在反思他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