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
    早上的风很暖和,它携着穿过厚重云层洒下的阳光一起扑面而来,她将围巾拉高了些,挡住了已经被风吹得发红的鼻子。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她,她拿出手机。
    是周盛给她打得电话。
    她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紧皱起的眉毛终于舒展开来,杏眼弯弯:“怎么了,周盛。”
    周盛开口就直接进入了正题,他的语气略有些严肃,宋逸玫也开始端正自己的态度。
    “我这边托人帮你问得附近的海城人民法院有着落了,你现在要过去看看吗?”
    宋逸玫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她有些兴奋地在原地蹦了两下:“真的吗真的吗,你是在哪里问的,怎么比我一个法律生还懂流程。”
    周盛声音不自觉地放轻:“就是有一个朋友的爸爸是在人名法院上班,他跟我说现在年底基层法院基本缺人,直接打电话过去就行,我昨晚上通过他给我的联系方式先打过去咨询了一下,你今天可以先去看看。”
    宋逸玫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变紧,她现在反倒还有些紧张,多少是没有社会经验的小孩,如果在法院工作就要接触到很多的犯人。但是为了让更多像她一样受到过伤害的人都有能有个健康安全的生活环境,她觉得自己既然选择了这行,应该培养起强大的心理。
    “好,我知道了。谢谢周盛。”
    电话那头默了片刻而后开口:“但是宋八月,要不是联系的律所到现在都没有回应,其实我根本不想你去法院工作。”
    宋逸玫垂眸轻笑了声:“你别这样周盛,工作就没有轻松的,我这不是为了我们以后买房一起做贡献么,我怎么舍得你一个人在外面拼死拼活,身体累垮了还得不偿失。”
    “在法院或律所工作其实一样,都要经历那些生死场面。就像你明知道我有很多的缺点,也毅然决然地选择我一样,阿盛,这次我也想勇敢一回。”
    “其实你也可以来我爸公司法务部的,这样我们离得近还可以相互照应一下。”
    “周盛。”
    宋逸玫喊了他一声。
    “嗯。”
    “我当初选这个专业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决定了,只是没有想到工作这么难找,我从小到大一直的梦想就是在法院或者律所工作。”
    宋逸玫垂下脑袋:“我并不是说你爸爸公司的法务部不好,我对这些职业没有偏见,我只是想替那些和我有过一样经历的人发声。”
    “你明白吗?”
    “晓得。宋八月,你有梦想我不干涉你。”
    “但是我有个前提。”
    宋逸玫见他终于做出妥协,弯了弯唇:“你先说说看。”
    “以后下班了记得给我发给消息。”
    宋逸玫笑出了声:“你干嘛,回家不就又见到了,你不放心我吗?”
    “我看过那个法院的位置,都已经快要到郊区了,离咱家有点远。你到时候下班了联系我,你对象要亲自来接你。”
    “好,听你的。”
    周盛那头被别人叫去有事情了,他就先挂了电话。宋逸玫垂下手揣进兜里,指尖被一股暖意包围,最后汇聚到心脏。
    她跑回寝室收拾了一下自己,就通过周盛发给她的定位信息去找那家法院。
    周盛给她发了联系人的联系方式,宋逸玫照着打了过去。
    联系人和她说明了还招实习生,让她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
    宋逸玫一脸懵地打了电话过去,最后更加懵地挂了电话。
    这真的是去实习的吗,怎么感觉就是小孩子玩过家家似的,宋逸玫握着手机打着车又回到了学校。看来还是得重新找工作,这根本不是她理想中的工作。
    她垂头丧气重新回到寝室的时候,陈辛言已经背好包准备去她爸公司的法务部上班了。
    而寝室里的黎恣和季风凌都已经回自己家那边找了相应岗位的实习单位。
    “阿玫,你没去那个法院吗?”
    宋逸玫点头后又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不招实习生吗?”
    宋逸玫叹了口气:“不是,刚了解过了,我过去就是打杂整理卷宗的,我感觉对我将来好像没有什么帮助来着。”
    陈辛言皱眉:“要不你就妥协一下去周盛他们家公司的法务部看看吧。”
    “不行,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靠走后门进去的,我想靠我的努力让人生精彩。”
    陈辛言扯着嘴角:“那你就在这里靠吧。”
    她跑出寝室还顺便将门也给带上了。
    宋逸玫无聊地翻着手机。
    忽而手机振动了一下。
    以观沧海:【逸玫,听说你还没有找到理想的实习律所?】
    宋逸玫:【是的。】
    以观沧海:【老师这有个律政真人秀的名额,是咱们海城有名的律所(君铎律师事务所),只有一个名额,但是要抛头露面,你能接受的话,老师就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