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水猛地倾泄而下。
    宋归愣了片刻将她抱入怀里:“怎么了?”
    “妈妈,我想你老得慢一点,我不想你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你这孩子,这好端端的说这种话干什么,妈妈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肯定会好好陪着我们阿玫的,没有妈妈你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她将脑袋抵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抽泣。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失控,明明刚刚在周盛面前她还装得很坚强,甚至还在想着帮他分担,但是一到自己妈妈面前,看到她鬓间的白发,看到她满手的厚茧,看到她佝偻的背影,她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止不住地委屈。
    宋归松开了她:“妈看你提了个行李箱回来,是要收拾东西就去节目组了吗?”
    宋逸玫擦了擦眼角的泪点头。
    “那我们阿玫就先去整理吧,妈妈再理理家里角落里的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宋归将宋逸玫还未提进屋的行李箱拉了进来,而后帮她提进房间里。
    她拍了拍她的肩:“快去吧。”
    宋逸玫点头钻进了房间里。
    这种需要上电视的场合她应该要穿的正式些,但是她没有偏正式的衣服,只有几件前几年的小西装外套,样式也有些过时了。
    但是也总比没有好,她将外套折好装进行李箱里,再从衣柜最上端拿出一件厚的大衣。
    她没整理出几件衣服就已经搬着凳子爬上爬下翻找了衣柜的各个角落,忙到傍晚才将自己所有正式的衣服都装进了行李箱里。
    她提着行李箱出房间的时候,宋归已经整理到了阳台,现在正在拖阳台上的地。
    宋逸玫已经累得瘫倒在沙发上。
    宋归拖完阳台的地路过的身边时拍了拍她的腿:“这么坐着对腰不好,快坐好。”
    宋逸玫这才听话地收好大喇喇敞着腿。
    “你这孩子在家里就不注意形象了么,到时候去节目里可不能就这么随便坐着,会坏了领导对你的第一印象。”
    宋归在她旁边坐下,对她苦口婆心。
    “妈妈也知道你很重视这次机会,所以我们就更不能这样了,注意点知道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又重新开口:“还有就是你刚刚那个坐姿很伤腰的知道吗?你这样我终于能想得明白家里的沙发为什么这么容易坏了,多半是被你躺穿的。”
    宋逸玫被她说得脸红耳燥,忍不住抱怨:“我哪有,我平时可从来不这么坐的。”
    “行行行,之后可别这样了。”
    宋逸玫应付着点头,另一边已经开始同周盛吐槽。
    宋逸玫:【阿盛,我妈真的是啰嗦。】
    周盛很快就回了她:【也是为你好。】
    宋逸玫:【我只是累了躺在沙发上想要休息一会儿,她就吧啦吧啦一通说,还说这样对腰不好,说家里的沙发都是被我坐穿的。】
    宋逸玫:【我不要面子的吗?】
    宋逸玫源源不断地同他吐槽着。
    周盛却很久都没有回她,她神色厌厌地将手机扔在了一边,闭眼小憩。
    忽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宋逸玫被惊醒,忽地睁开了眼睛。
    宋归离门口比较近,就先跑去开了门。
    周盛站在门外。
    他长身鹤立,已经换下了上午穿的那套偏正式的衣服,此刻穿得是一件黑色的宽松羽绒服,他双手插着外套的兜,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帽檐被压得极低。
    宋归手里还拿着刚开始织毛线的毛线针,见是周盛,她转过头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坐得端正的自家女儿,这会儿倒是矜持得不行。
    “阿盛,这次你又来借什么?”
    周盛斜靠在门框旁,指尖点了点眉梢,视线却落在她身上,而后清润的声音擦着耳尖落下:“借她。”
    宋归见怪不怪地回头又看了一眼宋逸玫,用眼神示意她过来,宋逸玫起身朝门口靠近,内心里的喜悦早已经在脸上表现出来了。
    “借了阿姨的宝贝女儿,你要怎么还?”
    周盛将帽檐拉高了些,露出了那双好看的狐狸眼,眼皮上的那颗痣带着与禁欲截然不同的蛊惑,偏偏斜飞的剑眉微微一跳:“保证高兴的给阿姨带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文案里的内容出现啦!
    第80章 番外七
    07
    宋逸玫在亲妈赤.裸裸且毫无遮挡的眼神下走到周盛的身旁。
    宋归满意地点点头:“那趁现在都有时间,你们小情侣就去找些该干的事去吧,晚上早点回来就行,不要在外面玩太晚了。”
    周盛从兜里抽出手从侧面轻轻地握上宋逸玫还有些冰凉的手指,他轻轻地摩挲了下,嘴上还在应着宋归的话:“好,我们会注意的。”
    宋归当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