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他们藏匿在厚衣服下的手在做什么小动作,视线在两人脸上扫过,甚是满意地看着:“那行,那你们去吧。”
    话音刚落,面前的门“砰”的一声关得响亮,宋逸玫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被吓了一跳,差点提不上来一口气。
    楼梯间的灯暗了又重新亮起。
    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拍打着紧闭的窗门,有一丝调皮的风透过玻璃窗的缝隙扑面而来,宋逸玫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她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将小羊羔毛外套的衣领给立了起来,挡住了露在外面的大半肌肤。
    “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我消息是因为公司里有事情了,本想着不打扰你的。”
    宋逸玫昂着脑袋呆呆地看着他,细长的眉毛微微拧起,她看上去略有些落寞。
    周盛勾着她的小拇指微微晃了晃:“这不看你好像有点无聊,我来找你玩玩。”
    宋逸玫委屈地撇了撇嘴:“那你想找我玩什么嘛,你怎么能只来找我玩玩!”
    周盛被她这副样子逗笑,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右唇角处小梨涡露了出来。
    他当然不只是来找她玩玩的,他将揣在羽绒服里面的手套拿了出来给她戴上。
    “你高中时最想要的手套。”
    宋逸玫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娴熟地给自己套上那个粉粉嫩嫩的手套,而后握紧又塞进口袋。
    心里就像是有被无数头小鹿用鹿角顶过,无法停歇的心跳声就像是交响乐般响亮。
    她就像是吃了夏日里快要融化的冰淇淋,入口即带着丝丝的甜蜜。
    “你哪里搞来的这个已经绝版了的手套啊,这都好几年前的款式了。”
    周盛凑近她,微扬眉梢:“宋八月,只要是你喜欢的,就算是绝版了,我也能给你弄到,你对象虽然看上去糙,但好在手指还是挺灵活的,给你织个手套那不是分分钟的事?”
    宋逸玫听了他的话之后愣了片刻,而后终于才反应过来,这是他亲手织的手套。
    “你哪来的时间搞这个东西,还是说你的黑眼圈是织这个熬出来的?”
    “没有,很早就开始学了。”
    心里就像是被重物砸中了一般,伤口处隐隐泛着疼,里面还渗出了些血。
    宋逸玫对上了周盛的视线,他的浅褐色眸子在那刻好像亮了亮,像是看到了属于在自己的光,宋逸玫再也忍不住了,她轻轻地环上他的脖子,将脑袋搁在他的肩颈处。
    “周盛,你怎么这么好。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亏欠你的越来越多了。”
    周盛抬起手护住了她的腰:“我为你做的这些,从来都不是想换来你的一句亏欠。宋八月,这是我很早之前就想对你做的。”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为了感动你才做这些事的,我不想要你的同情。”
    “我知道。但是这样的你太让人心疼了。我不是同情你,我是心疼你。”
    周盛摇头:“只有你对我有回应的时候,我做的这些事才有属于它们的意义。”
    “我渴望的从来都是你的回应。”
    宋逸玫吸了吸鼻子从他的怀里钻出来:“周盛,那你现在听好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瞬间的心动,真的可以喜欢好久好久。时间从不等人,十几岁的我从来不敢想象天长地久,还好有你等我,让二十来岁的我从未羡慕过任何人。”
    那一刻,他清晰地感受到深冬傍晚从河对岸吹来的风,还有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笑起来要他命的姑娘。
    周盛握紧了她的手,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而后开口:“走吧,带你出去玩玩。”
    “你要带我去哪里玩?”宋逸玫兴奋地蹦蹦跳跳跟在他身旁,许是真的很开心,她嘴角的笑意更甚,“我最近经常看到别的男朋友给他们的女朋友买入冬四件套,虽然这热点已经过去很久了,咱可以赶一赶末班车。”
    她在一旁嘀嘀咕咕着,周盛就拉着她的手慢慢地走在小区的人行小道上。
    傍晚的夕阳悬挂在海平面上,红霞已经散去只留下一道橘红色的残影,晚风带着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扬起了她的小刘海。
    “宋八月。”
    周盛停下步子,站在原地。
    宋逸玫愣愣地回过身对上了他的浅褐色眸子,他的视线停顿在她的唇上,而后突然凑近亲了一口:“你这次走了之后,又会一段时间要见不着了。”
    宋逸玫本还有些雀跃的心情被他一提这事后就突然也染上了一层悲伤。
    她垂下脑袋思考了片刻,忽地抬起脑袋笑了笑:“周盛,你会不会想我?”
    周盛只是盯着她看,片刻后他将宋逸玫拉进怀里,隔着厚重的外套,他只能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脑袋:“会,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很想很想你。”
    “那出了意外呢?”
    周盛揉着她脑袋的手顿了顿,他的脑袋轻轻地埋在她的颈肩上,温热的气息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