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她的脖子,他偏头在宋逸玫的脖子上咬了口:“如果出了意外的话,我会跑过去见你。”
    “嗯,我知道了。”
    周盛退了出来,俯身与她平视:“所以宋八月,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没有我给你撑腰也别让自己受委屈知道吗?”
    “我知道的。”
    周盛撇开了她被风吹散的头发,用小拇指勾着发丝别到了她的而后:“那行。我和你交代清楚了,现在你把手伸出来吧。”
    宋逸玫愣愣地照做。
    周盛拉开羽绒服的拉链:“你想要的入冬四件套,你对象早就给你买好了。”
    他从里面那件运动服的口袋里先是拿出了一个用塑料袋包着的烤红薯,可能是还有点烫手,他还有些拿不稳:“这是第一样。”
    宋逸玫终于知道周盛为什么要给自己准备个厚手套了,可能是怕她握着的时候烫到手。
    她还有些懵地接过周盛手里的烤红薯,看着眼前还带着他体温的食物,她愣怔地抬头:“你什么时候买的?”
    “就刚刚,你快吃吧。”
    宋逸玫盯着一小个的红薯看得入迷,在周盛再一次提醒她的时候才开始解决这个红薯。
    可能是对它的滤镜太重,她觉得这个红薯比平时她自己买得还要甜口。
    见宋逸玫小口小口地解决掉了红薯,周盛又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袋炒栗子。
    宋逸玫有些好奇地看向他像哆啦A梦口袋版的运动服,她挑眉调笑他:“周爱卿,你还有多少秘密是朕不知道的?”
    周盛不但没有恼,还津津有味地品了品她的话,回应着她:“禀告皇上,臣也就是今日刚得了件可以装上陛下所有爱吃的小零食的衣物,想在你面前显显罢了。”
    宋逸玫右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糖炒栗子,用左手戳了戳他的脑门:“调皮,不过朕喜欢。”
    “皇上喜欢就行,请您用膳吧。”
    宋逸玫摸了摸有些撑得肚子看向周盛:“周盛,我有点吃饱了。”
    “这才给了两样你就吃饱了?”
    宋逸玫拧了拧眉毛不太忍心这样对周盛,她犹豫地又摇了摇头。
    周盛:“行了,吃不下咱就先不吃了,待会儿饿了再吃也行。”
    她的眼睛亮了,将糖炒栗子又重新递给周盛,示意他放回口袋里保温。
    周盛刚拉开羽绒服的拉链,宋逸玫就一把扑了进去环住了他的腰将他禁锢住。
    她的手顺着热源摸进了口袋,这次是真的没有东西了,她还有些失落地退了出来。
    周盛不理解:“你干嘛?”
    宋逸玫撅起嘴:“你口袋里没东西了。”
    语气还有些委屈巴巴的。
    周盛垂眸看了她瞬,偏开头轻笑:“还有其他的东西,我的衣服里放不下了,我放在那边的路灯下了,你站这等我一下,我去取。”
    宋逸玫眼里又燃起希望的光,重重地点了点头。她站在原地看着周盛走远的背影,心里没由来的一暖。
    周盛很快就回来了,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小巧的袋子,里面看上去不止装了一样东西。
    宋逸玫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黑色袋子上。
    周盛在她面前站定,敲了敲她的额角:“看什么,你不是说你饱了吗?”
    “我就看看,看看你对入冬四件套的理解是不是和别人的男朋友一样。”
    周盛压低身子与她平视,当那张好看的脸在眼前逐渐放大时,宋逸玫的呼吸一滞。
    清润的声音落下:“那我要证明下自己。”
    “宋八月,我可能没有别人男朋友那么温柔,但我肯定比他们细心,至少在这个入冬四件套上我肯定比他们厉害。”
    宋逸玫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你怎么就确定你肯定比他们要厉害,别吹牛了。”
    周盛没有同她计较,他垂下脑袋从袋子里拿出一杯热奶茶:“你看好了,这是第三样。”
    他就像是被激起了胜负欲的小孩,在她面前努力地表现出自己的优点般。
    “还有冰糖葫芦,但是知道你喜欢吃草莓,我就让老板把葫芦换成了草莓,所以现在是冰糖草莓。”
    周盛微扬眉梢,稍稍停顿了下:“别人男朋友到这可能就没了,但是这么冷的天,你对象还考虑到了你的冷热问题,所以还为你准备了剩下的三件套。”
    “手套已经给你了。”
    宋逸玫愣愣地站在原地。
    周盛从袋子里抽出一条红色的围巾和一顶白色的毛线帽,俯身靠近了她:“手套是怕你手冷,围巾是怕你脖子冷,帽子是怕你脑袋被风给吹疼了。宋八月,你好好回答我,你现在冷不冷,要不要对象帮你戴上?”
    宋逸玫将脑袋伸到他的面前:“冷,冷死我了,要周盛帮我戴上。”
    周盛垂眸轻笑了声:“行,给你戴上。”
    他小心翼翼地将围巾散开然后在她的脖子上围了好几圈,最后还不放心地打了个大结。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