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环住他的腰:“你为什么要这样?”
    周盛垂眸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我想早点把你娶回家。”
    宋逸玫愣怔地埋在他的怀里,心脏却在那一瞬蓦然一顿,而后开始猛烈地跳动起来。
    就像是吃了整包的跳跳糖,在她的胸腔内暴跳不停,还带着久久不能停息的回响。
    宋逸玫从他的怀里钻出来,揉了揉发红的眼眶:“下次不能再这样了知道吗?”
    周盛摸着她的发顶,乖巧点头:“知道。”
    “那我带你参观一下吧。”
    周盛拉着她的手往前走:“你看,这个就是客厅,是你最喜欢的白色系,这里是沙发茶几,到时候我们可以坐在这里看看电影。”
    他指了指窗户:“那边是阳台,你说喜欢这种老式有阳台的房子,我就特地选了这里,你看从这边看出去还能看到你工作的地方。”
    宋逸玫早已经跑到阳台边,深秋的风已经混上了一丝冬风的凛冽,她的脸被刮得生疼。
    她看了看外面的风景:“还真的是诶,那边那个高楼就是我工作的地方。”
    周盛重新牵上她的手:“外面风大,我们进里面继续说。”
    他拉着宋逸玫继续往里面走:“这是厨房,你说喜欢开放式厨房,我就做了这种。”
    “好,接着带你去我们的卧室。”
    周盛拉着她继续往里走:“卧室是你最喜欢的简约风。我特地挑了你最喜欢的白色,床是白色的,衣柜也是白色的。”
    “这边是我们的主卫。”
    周盛适时地停住了,宋逸玫狐疑地看向他:“你干嘛?”
    “接下来是最重要的地方,”周盛拉着她进了一个卧室里的小房间,“这里就是你的衣帽间,你可以在这里化妆换衣服,到时候这边就全是你的化妆品,这边就全是你的衣服。”
    宋逸玫心里早已经感动得不行,嘴上却吐槽着:“奢侈,我哪来这么多衣服和化妆品。”
    他顿了顿,忽而勾唇笑:“宋八月,会越来越多的,以后你要是需要了就和我说,对象给你买。”
    “这两间是次卧,到时候可以接我爸和你妈来住。那我们继续往前走,这边这个小房间我还没有想好用来干什么,所以暂时闲置。”
    周盛停住了脚步,而后转回身同她面对面站着:“宋八月,我已经带你逛了一边咱们的新家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宋逸玫的眼眶早已经微微泛红,她感动得不行,周盛在她身后做了这么多事,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有时候甚至还气他。
    “周盛,这个新家我很喜欢。”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她面前,他长身鹤立,颀长的身材正好被称托出来。
    他笑着点了点头,又将她拉回了客厅。
    “你站这里等一下我。”
    宋逸玫听话地站在原地等着周盛。
    忽而客厅的灯暗了,眼前投影仪的光亮了起来,墙上出现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周盛穿着简单的白色卫衣,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他看向镜头露出一笑,还没等宋逸玫反应过来,清润的声音落下:
    “宋八月,三年前我说要自己努力赚钱给你买一套房,今天我来兑现承诺了。看到这条视频你可能已经在我们的新房里面了,我就想知道新房你还喜欢吗?我猜你应该不会不喜欢,因为我完全就是照着你的喜好,甚至去找的那家软装公司都是你最喜欢的。今天我在给你个承诺好不好?”
    视频戛然而止,停在她最期待的地方。
    她站在原地等着周盛。
    客厅的灯又重新亮了起来,宋逸玫就看见她的周盛换了一套干净的西装从转角处出来,他手里捧着一束鲜艳的洋桔梗。
    他将洋桔梗递给了她。
    宋逸玫接过花,她的手已经开始颤抖,眼眶里的泪水在打着转,却被她狠狠地憋住。
    “宋八月,今天我再给你个承诺。从今天开始我想努力填满给你准备的衣帽间,以宋逸玫老公的名义。”
    他从兜里取出一枚戒指,上面的弯月镶满了钻和旁边的那颗紧紧依偎着的星星钻一起在灯光下亮着莹莹光泽。
    他单膝跪在宋逸玫的面前,嘴角扬起的笑意渐深:“宋八月,不要觉得自己黯淡,你生来就是月,你会被星星包围。”
    “我想做包围你的星星。”他垂眸顿了顿,“你愿意嫁给我吗?”
    宋逸玫捂住嘴巴,她的呼吸逐渐加重,就连心脏也开始不受控制地猛烈跳动起来。
    她点了点头,轻轻地说道:“我愿意。”
    她将周盛从地上拉了起来,朝他伸出了手:“你帮我戴上。”
    周盛帮她戴上后,宋逸玫突然想到自己也给他准备了礼物,她从包里拿出那封信给他。
    而后她从包里拿出个盒子打开:“周盛,我也给你买了个戒指。”
    周盛拆开她信的动作一顿,视线越过那封信落在了盒子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