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加快。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响起,宋逸玫手捧着绣球独自走在花路上。
    她没有爸爸,于是就取消了这个环节。
    头顶的灯光一直追随着她,她莹白的皮肤在光下就像是会发光。
    宋逸玫走到周盛的面前停下,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周盛朝她伸出的左手上。
    从那一刻开始,他们正式成为夫妻。
    以后她就多了一个身份叫周盛的妻子。
    /
    他们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宋逸玫早已经兴奋地睡不着,周盛也是。
    宋逸玫换下了厚重的婚纱,穿着自己的便服,一进家门就躺进了沙发里。
    周盛跟在她身后走到沙发旁,就看到她一个人抱着抱枕做坐着傻笑。
    他在她身旁坐下,揉了揉她有些散乱的头发:“宋八月,这么开心?”
    她从自己的包里抽出一叠的红包:“当然,你看这么多钱呢。”
    周盛将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声音还有些委屈:“我还以为你和我结婚才开心呢。”
    “这有啥,咱们结婚证领了都有好几个月了呢,你怎么跟还像刚结婚一样。”
    宋逸玫不以为意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
    她脱了厚外套,跑进卧室里将这些钱都放好,然后拿上睡衣去洗了个澡。
    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更加精神,甚至刚闭上眼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重新爬了起来。
    周盛在客厅里办公,宋逸玫见他也都还没怎么休息过,就粘着他让他陪自己看电影。
    宋逸玫最近爱上了看灾难片,这会儿她就找了一部关于火山爆发的电影。
    前期还看得好好的,后期宋逸玫直接被吓得扑到了周盛的身上。
    周盛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有电流通过,酥酥麻麻的感觉蔓延全身,宋逸玫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用余光看着电影。
    他的注意力被她勾走,就一直盯着宋逸玫看,看得后知后觉感到口干舌燥。
    “宋八月,自己去一边坐着。”
    宋逸玫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得差点哭了,跨坐在他的腿上,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
    “听话,不要闹了。”
    她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周盛只感觉酥麻感蔓延全身,胸中像是有什么喷薄而出,带着不可控制地速度一路向下,好像有火苗燃烧,身体开始有了异样。
    “宋八月,听话,不要闹了,自己去旁边坐下,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对你做什么?”
    宋逸玫粘在他身上:“你会对我做什么?”
    偏偏她是时候还说出这样一句话,这瞬间激起了周盛的欲望。
    他翻身将她压住,指尖擦过她的耳尖:“你觉得我还能对你做什么?”
    宋逸玫打了个寒颤,嘴硬道:“我才不怕你对我做什么,有本事你来啊。”
    电影里的画面刚好放到了火山望见天空的那抹莹白,终于抑制不住喷薄而出的火苗开始倾泄,站在火山下的人努力挣扎,最后还是只能咬牙坚持着。
    周盛带着浓烈欲.望的吻落下,他将所有的情.欲都转移到同她的接吻中,将自己的气息都渡给了她。他的吻轻轻地落在她的额间,而后滑到了她的鼻尖,接着在她的唇角吮吸了下,一路下滑最后落在了她的锁骨上。
    当他看见衣领处的莹白春光,他狠狠地一顿,最后在她锁骨的那颗痣上咬了一口,他停下了动作,宋逸玫早就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他的嗓音喑哑:“宋八月,我们不继续了好不好?”
    宋逸玫还没反应过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等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后,她不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还反问他:“周盛,你不想和我有个孩子吗?”
    周盛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直起身子:“我见不得你疼。”
    “可是我想有个孩子来陪陪你。”
    周盛脱下了外套盖在她身上:“生孩子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我们先不急好不好?”
    他捏紧了手上的东西:“我先洗个澡,你回房间里睡觉去吧。”
    客厅安静了一瞬。
    宋逸玫将他的外套乖巧地穿上,而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紧紧地从背后环上了他的腰:“周盛,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可是我今天早上路过你大姑后面时都听到她说她家闺女和我们一般大已经有个儿子了,我有点不服气。”
    她的语气还有些委屈。
    但宋逸玫不知道的是一个女人从怀孕后需要经历的痛苦,周盛不想让自己的女孩独自面临着这样的痛苦,所以他只能等公司安定下来,等自己有能力可以同时照顾好两个人的时候在对此下结论。
    “宋八月,我们现在都没有精力来照顾孩子,再等等好吗?”
    “我们可以找保姆,也可以让我妈妈来带。平时你有时间就陪孩子,我有时间就来照顾。我想生个像我们阿盛的宝宝,体验一下养成系的快乐,我要看着小周盛慢慢长大。”
    “倒时我们阿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