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就有另一个人类幼崽抓着她的裤腿扯了扯。
    宋逸玫垂眸就看见了眼泪汪汪,却一直忍着没有哭出来的小几何,她心疼地将他抱起。
    小几何窝在她的颈间,软乎乎的脸蛋紧贴在她的脸侧,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她揉了揉小几何的脑袋:“宝宝,跟妈妈说说,你和妹妹怎么都哭了。”
    小几何紧紧地抱着她的脖子呜咽:“妈妈,是我不对,你给我买的玩具坏了,然后我就跟妹妹发了脾气,妹妹就哭了。”
    宋逸玫看着眼前明明表情像受了莫大委屈却表现得异常懂事的人类幼崽,心疼得很。
    她将小几何抱到房间里,把他放到了床上,她拉着自己儿子肉嘟嘟的小手:“小几何,你和妈妈说实话,玩具为什么会坏?”
    小几何的眉毛揪到了一起,和之前宋逸玫在周盛面前委屈的样子一模一样,他纠结了很久最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是妹妹不小心弄坏的,但是我也不应该跟妹妹发脾气。”
    小几何肉嘟嘟的脸颊皱得像个小包子,他的嘴角绷得笔直,这时候又特别想周盛。
    宋逸玫正准备安慰这可爱的人类幼崽,就看见周盛抱着孩子出现在儿童房的门口,被他抱在怀里的小法宝,鼻头红红的。她指着儿童房的方向,嘴里轻声地说着:“哥哥在这里。”
    看到妈妈后,她的嘴角不受控制地一扬,而后又迅速地恢复了原样。
    宋逸玫无奈地皱了皱眉,站起身走到小法宝面前:“宝宝,你不认识妈妈了吗?”
    小法宝捏紧了手指,脸上虽是没有任何表情,身体却早已经出卖了她。
    她伸出手问她要抱抱。
    宋逸玫抬眸对上了周盛的视线,勾唇笑了笑,而后从他的手里接过小法宝。
    “小法宝,你和妈妈说,为什么哭?”
    小法宝张了张嘴,而后无辜地垂下脑袋:“哥哥对我发脾气了。”
    “哥哥为什么会对你发脾气?”
    小法宝的声音越来越轻:“我把哥哥的玩具给弄坏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奇妈妈给哥哥买的玩具和我的有什么不一样而已。”
    “以后不能这么调皮了知道吗?”宋逸玫揉了揉她的脸颊,从兜里拿出新买的玩具递给她,“妈妈给我们小法宝买了新玩具,我们以后就不去完玩哥哥的玩具了好不好?”
    人类幼崽扎着歪歪扭扭的小辫子,她用脸颊蹭了蹭她的,而后轻轻地点头。
    “那要不要和哥哥道个歉?”
    小法宝又点了点头。
    “那妈妈把你放下来,你去跟哥哥道个歉好不好?”
    小几何乖巧地坐在床上。
    “我不用妹妹给我道歉,妹妹就是用来疼的。”他从床上爬了下来,牵起了小法宝的手,“走,妹妹,哥哥带你去玩玩具,以后哥哥的玩具你可以随便玩,但是你不要碰哥哥那个乐高好不好,那是我最喜欢的玩具。”
    小法宝板着张脸难得乖巧地点头。
    两个圆嘟嘟的小背影手牵着手走远,宋逸玫欣慰地看着他们。
    宋逸玫重新转过身,对上了周盛投过来的视线,他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她直发麻。
    她狐疑地瞥了周盛一眼:“干嘛呀?”
    周盛懒散地掀起眼皮重新看向她,而后抬腿朝她迈进了几步:“老婆,你看我乖不乖?”
    宋逸玫忍俊不禁:“你干嘛呀,跟人家小孩子还较什么劲呀?”
    他不但没有要走的动作,还朝她张开手臂:“好久没见了,要抱抱。”
    宋逸玫捏了捏他的脸颊:“周盛,你几岁了?怎么还吃起孩子的醋了?”
    周盛扬起了唇角,忽而俯身与她平视:“报告领导,太久没见到,只是有些想你了。”
    宋逸玫弯唇笑了笑:“知道了。”
    她像之前一般扑向他的怀里:“我也很想你,所以就加快速度跑来见你和孩子啦!”
    窗外的暮色渐渐浓了,红霞还未散去,静静地堆积在天边,暖橘调的光落在他们的脸侧,他的眉宇间皆是好久未曾见过的温柔,一如从前一般他垂头吻上了她的额角。
    而遮这光也照亮了另一片区域,客厅床边的孩童玩具区,两个半大的小孩相视一笑,开心地分享着自己手上的玩具。
    宋逸玫悄悄地闭上了眼睛。
    她向夕阳许愿,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让时间无限延长,长到可以看到她孩子们的子孙成群,长到她可以和周盛一直到天荒地老。
    不是谁的人生都是甜的,只是那个人的出现,就像一颗糖含入口中,带走你所有的苦,从此生活有了盼头,而你也会得偿所愿。
    第86章 乔杉回的信
    致我爱人树明:
    展信安。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还在不在这个我觉得不太美好的世上。
    那以免你已经忘记我了,我就再来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