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营哪里有宝儿要紧?一听到妻子说太后要女儿进宫为妃,梁振心里是七上八下的,不过听到只要自己放弃神武营便能安安稳稳地带着女儿离开,男人不由这般道,可是又怕妻子不高兴,男人只又解释道:娘子,我这人不会说话,其实放你一个在京城,我,我也
    我明白你的意思很是感激地看着梁振,美妇只抹抹眼泪,很是激动地道:不止神武营,什么都没有宝儿平平安安地活着重要,那皇宫可是个不得见人的去处,我怎么舍得宝儿受苦呢只要宝儿能安稳地过日子,我这个做娘的便也放心了
    娘子见妻子说着说着又要哭了,男人不由叹息着抓着她的肩膀,娘子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宝儿
    夫君从来言而有信,妾身是信你的说着,美妇又想到世风日下,京中的贵胄到底不适合女儿,姜姒只抿了抿唇儿,语重心长地道:我这些年替宝儿攒了不少嫁妆,鸿儿娶妻的也早预备了,你便把宝儿的嫁妆也都带去若是在北境有好的,家世好也罢,家世差也罢,便是长宝儿几岁,只要疼她爱她,你便斟酌着把她嫁了吧这上京她可万万不能再回来了
    将军府没了兵权,光有帝后庇佑怕也难保一世荣光,若是太后想反悔,或是想再怎么利用女儿,这都是说不准的,美妇不由很是后怕。
    你放心我都按你说的做见妻子这般,梁振觉着自己对不起她,可是如今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于是待圣旨下来,姜姒又替他们父女安排了一番,终于寻了个日子送女儿出城去了。
    坐在马车里,看着渐渐落在后面的凉亭,顾宝凝只不停地抹着眼泪,心里难受极了,从出生之后,小姑娘从未离开母亲,如今却要天南地北地分别,一想到这些眼泪便不住往下掉。
    宝儿,别哭,等爹爹安置好了,寻个时间把你阿娘接来,或是咱们偷偷回去一趟也是能够见女儿哭了,梁振不由紧紧地抱着她,小心地安抚着她。
    爹爹呜呜~本来小姑娘还只是默默垂泪,这会儿听到继父这么说,更是忍不住大哭起来。
    乖,乖,别哭,别哭不停地哄着女儿,男人心里也很是难受,瞧着女儿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珠泪滴滴垂落,梁振只觉得心都快化了,不由捧着女儿那哭红了的小脸儿低头含着她那娇嫩的唇儿重重地吮吸起来。
    嗯唔!~忽而被爹爹吻了起来,小姑娘却有些不知所措,一对泪汪汪的眼睛更是很是迷茫地看着男人。她很想推开爹爹,想叫他别这样,可是爹爹的大舌不停地卷着她的小舌不停地搅着,吮吸着,小姑娘却又觉着心头暖暖的,乱乱的,一时竟忘记了哭泣,那细嫩的手指只怯怯地抓着继父的肩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