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呃~爹爹~啊呃~”被继父不停地操干着小穴,小姑娘只觉得晕乎乎的又觉着浑身绵软得很,这会儿又被男人扣着后脑勺亲吻,美人儿更是臊得不行,可是她才想着推开男人,不想继父却将她抱得更紧。大掌更是不停地揉着她的身子,她那肥硕的大奶儿,大舌又含着小姑娘那灵巧的小舌不停地吸吮着。
    “嗯唔~”男人不停地吮吸着小姑娘的舌,顾宝凝更觉迷糊了,那娇小的身子更是软软地贴在男人的怀抱里,慢慢地,又被爹爹给操迷糊了,美人儿只十分虚软地倚在男人的怀抱里。
    十分饥渴地吻着女儿,不停地吞咽吸吮着女儿口中甘甜的津液,梁振简直兴奋得不行,在椅子上坐上来之后,仍旧抱着女儿不停地上下抛落。
    跨在继父的大腿上,搂着男人的脖子,随着梁振不停干穴的动作,小姑娘两只奶儿上上下下抖得厉害,可把男人给勾坏了,不由干得发狠起来!
    “啊呃~爹,爹爹~别,别弄了呜呜~宝儿受不住了呜呜~”虽然被爹爹不停地操弄着,小姑娘觉得舒服极了,可是这样也太羞人了,不由胡乱地踢蹬着腿儿,可是她越是这般,继父却越是狠狠地操弄她,真真是要把人给折腾坏了。
    不停地操着女儿的嫩穴,男人都差点忘了自己是要叫女儿起来吃饭的,正在女儿的小逼,里头急切地进进出出,男人却听到了她的肚子正咕咕叫着,男人这才稍稍放开她,低头狠狠地吻了吻女儿的额头,梁振喘息着道:“乖宝儿,你是不是饿了?”
    “是呢~爹爹好坏~”委委屈屈地看着继父,小姑娘真真觉着委屈极了,不由很是无辜地看着跟前的爹爹,说着说着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方才睡得好好的,爹爹便要拉自己起来,这会儿不止被继父折腾得人不舒坦,又饿了肚子,顾宝凝真觉得自己就差哭出来了!
    “诶,是,是爹爹不好”见女儿这般委屈,男人也是心疼坏了,只不停地吻着她,又急忙舀了碗清汤给她吃,好补补身子。
    越想越委屈,小姑娘原本便爱哭这会儿更是不住粉泪低垂,真真是叫人心疼急了!男人忙安慰她:“乖,乖宝儿,你别哭,听话好不好?”
    “爹爹骗人~总是欺负宝儿…”继父的大鸡巴还插在自己的小逼里头,实在是太难受了,美人儿不由委屈地哭诉道。
    男人见她哭,忙小心地哄着。“乖宝儿你别哭,别哭,爹爹让你骑大马好不好?”
    “还说什么骑大马?爹爹你,你快把那根鸡儿拿出来才是呜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