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诚从超市回到家,性欲还没完全消退,他算着老婆做完月子后阴道恢复的差不多了,他想马上和妻子性交。
    朱诚回家后正巧看到老婆正在给女儿喂奶,他回想刚刚在商场里的那个母亲,奶水那么好吃,自己的老婆一定也不会差的,于是也过去伸脑袋枕在妻子环中,含住余月月的另一个乳头,开始吸奶。余月月自从进入哺乳期后,奶头变得特别特别敏感,她被朱诚吸的高亢的呻吟一声,手不由自主抱住了老公的脑袋,竟然就这样直直地被他吸到高潮,她的逼喷了不少的水,把睡裙都打湿了。
    感觉到老婆骚浪无比的声音和颤抖的身体,朱诚的嘴里也被乳头喷出一大股奶水,他惊讶地停下喝奶的动作,抬头看向妻子。
    “好老婆!这么舒服么!你竟然这样就高潮了!”
    “哦~~不知道为什么,乳房最近特别敏感,可能因为再产奶水吧,每次被咬都舒服的要命。其实……其实………其实我天天给小玉喂奶,都被她咬着乳头,吸到高潮好几回了……刚刚两边奶头都被吸着,我太舒服了 一下子就到了……”
    “好你个骚老婆!都被自己孩子咬奶子咬到高潮了!都不求你的老公我给你解骚!看我今天和孩子一起让你爽死!”
    朱诚二话不说再次低头叼起奶头,和另一边乳房上不经世事专心喝奶进食的女儿小玉,一起对余月月展开了攻击。他听到看到妻子再次开始浪叫,朱诚吸奶头吸的更用力了。吸着吸着朱诚就伸手摸进了余月月睡裙下的内裤,开始扣她的逼,余月月也非常配合,她双脚大张,身体随着朱诚手指的操弄与她嘴巴的吮吸,配合着摇动着。没扣一会,余月月又高潮了。
    朱诚用手感觉到,余月月的逼已经完全恢复,那阴道紧致的不行,又热又软,他一想,虽然余月月前不久刚生了孩子,但是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余月月怀孕前什么时候能有连续两个月不做爱的呀,这么长时间不给操,小逼肯定恢复得紧的不行。
    “老公…我们好久没做爱了…我前几天去医院检查了,我内膜都恢复好了,已经可以被操…啊!啊~~老公~~好老公……”
    余月月还没有说完,朱诚已经急不可耐的把从超市回来就一直没有软下来的鸡巴插入了许久没有进入的妻子的阴道内。
    “噢噢噢!好紧!好老婆你逼里面好紧!比我第一次肏你的时候还紧!像个处女穴似的!骚逼,当初你那么浪,和那么多男人做爱,就是不知道哪个野男人给你破的处,今天让我来再给你破处一次!”
    “啊!啊~~~老公……唔~~~”
    听到朱诚说“哪个野男人给你破的处”时,余月月明显愣了一下,但是正在享受性爱的朱诚完全没有发觉,他一边吸着余月月的奶子一边在她的小穴里肆意驰骋着。余月月一边喂孩子一边被操,她在孩子面前呻吟,因为乳头被咬更兴奋了,朱诚放开嘴,用手揉捏着面前的又白又软的奶水充足的乳房,鸡巴操到余月月骚处时,掐着大奶子还会射出奶来。
    这个二人的小家里,之前每天都要充满这对夫妻做爱的淫声艳语,在空寂了很久之后,现在已经变成了三口之家,他再次迎来了欢快的浪荡的叫床声。
    余月月又变成了之前那个浪荡的女人,每天都要朱诚来滋养自己,朱诚也对变得更成熟和妩媚的妻子爱不释手,把之前自己那些出轨对象忘了个干干净净,似乎不再对别的女人感兴趣了。
    但是,他只是以为自己对其他女人不感兴趣了而已,时间慢慢流逝,当他看到自己的女儿朱小玉慢慢长大,亭亭玉立时,他那个想要奸淫妻子以外的女人的感觉又回来了。尤其是女儿小玉开始上中学,朱诚再也克制不了了。他当初追余月月时就是高中,那个时候自己还能一直操小晴和阿雪,但是现在余月月早已不是上中学时候的年轻样子,上一个操的高中生小舞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朱诚刚过四十,进入壮年,现在的他,想操年轻的女孩,想操中学女生,想操年轻的嫩逼,想操处女,想操……自己的女儿……
    但是他不能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啊,那是自己的亲女儿,那是自己和余月月的掌中宝,是无人染指过的黄花大闺女,她不像她妈妈,不像余月月那样年轻时候是个浪荡的女孩,她现在纯洁无瑕,朱诚知道自己绝不能破坏她的纯洁,除非她是个和余月月一样的骚货,那样,自己才能动她。于是朱诚只能买来针孔摄像头放在女儿房间偷看女儿睡觉,或者放在浴室偷看女儿洗澡,自己性欲控制不了的时候就打手枪打出来或者去肏余月月。
    朱诚把自己对女儿的欲望全部都发泄在了余月月身上,这让二人晚上夜夜笙箫,而余月月在床上也丝毫不克制声音,她想要放开了呻吟,让女儿知道自己嫁给了一个多猛多好的男人,妈妈每天这么爽,女儿之后也一定要嫁给能这样操她的男人,每天高潮。而一想到自己和妻子做爱的声音女儿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朱诚也更加兴奋,他每天更加卖力的操弄妻子,把床弄得吱嘎作响,肉棒与小穴抽插的水声也格外明显,自己高潮时也会毫不避讳的吼叫。
    小玉被爸妈做爱的声音影响,每天都要在房间里偷偷自慰,但是其实这一切几乎全被朱诚用录影机录下,看了个干净。
    朱诚看到小玉自慰只玩阴蒂阴唇,几本只玩外面,不会玩阴道里面,就知道她还是个处女,自己绝对绝对不能动手。
    就在朱诚对自己女儿垂涎欲滴无法自抑时,事情迎来了转机,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朱诚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学长项涛,就是那个帮自己强奸了小晴与阿雪,让这两个女人无法再纠缠自己的学长。之前他还对项涛充满鄙夷,但是在出轨多次后,加上现在自己非常想操处女的这件事,朱诚已经放下了对项涛的成见。
    朱诚和项涛喝酒攀谈,项涛告诉他,自己后来和小晴结婚了,生了个女儿,也上中学了,而他与阿雪也一直没有断过,阿雪后来被他多次强奸,也爱上了自己,最后也怀孕了,她既没有把孩子打掉后来也没有结婚,就把孩子生了下来并且独立扶养长大,这个私生子的年龄和自己同小晴的孩子年龄一样,也是个女儿。
    “哎呀,我这两个女儿,那叫一个漂亮,简直是她们俩妈妈的翻版!青青,我和小晴的孩子,和小晴年轻时候一样,可爱伶俐,胸还大。冰冰,我和阿雪的孩子,和阿雪年轻时候一样,美艳动人,皮肤又嫩又滑。我可真想……我可真想肏肏她们俩呀!”
    “你说什么?……你……你想肏你的亲女儿?”
    朱诚听到项涛的话吓了一跳,原来,还有和自己一样想发的男人,他看着项涛一杯啤酒一杯啤酒地喝,知道他是有点醉了,酒后吐真言。
    “那是当然了!小晴和阿雪都是我最喜欢的女人,可是毕竟她们都这个岁数了,虽然说丰腴犹存,但是哪比得上十几岁的小闺女啊!而且青青和冰冰都长得那么像她们的妈妈,每次看到她们我就想到高中的时候强奸她们俩妈妈的事情,真是让人兴奋,我也好像强奸她们俩呀!嗝……但是她们俩都是处女,这么纯洁的我的女儿,我要好好培养她们,绝对不让她们俩像她们妈妈一样,被强奸成荡妇!她们俩要是有一天变成了那样,我可就不在乎父女情面了,我要好好用教训过她们妈妈的鸡巴教训教训她们!”
    没想到项涛对于女儿的想发和自己一模一样,朱诚心中一喜,计上心来,之前项涛帮了他,他现在也要帮帮项涛。他趁着项涛酒醉,好好打听了青青和冰冰二人的事情,把她们俩住在哪里,何处上学,都清楚记下。他准备去侵犯这两个女孩,反正她们俩的妈妈也都是自己破处的,她们俩被自己第一个操也是理所应当,这样,既能满足自己想操处女的愿望,又能满足学长项涛想在女儿变成荡妇后操弄他们的心愿,一石二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