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木床榻,被褥薄衾,美人躺在那,不安分的乱动,红翘乳尖被之前含过后,仍翘立挺拔,随她的动作乱颤,晃的人眼红。
    他坐在床榻边,想着她一身的玉雪肌肤,可那娇翘的嫩乳不停的在他眼前晃,一路上淡化的情欲又重卷上来,呼吸渐重。
    此刻的他,脑里都是她在柳岸边,挺着圆乳送进他嘴边的场面。
    正难熬着,那不老实人儿突的一下子滚到他怀中。
    鼻间沁香,一路上揉在怀里的香软身子,撞入他坚硬的胸膛,他手不受控制的握上那纤细腰枝。
    手下微用力,将人贴到灼硬的小腹,他身体某个部位胀的灼痛,这一贴上,不但没有消下,反而有越大的趋势,他眼眸深深,嘴里大口溢着粗气。
    继续做起了河畔边未做完之事,薄唇浅吻着她脸庞娇嫩的颊肉,将人放在床榻上,脸颊、玉颈、浑圆、小腹,裸露的肌肤都吻了个遍。
    动作轻柔,小心翼翼。
    幽幽烛灯,身着绛紫衣袍的男人怀里揽着玉雪般的人儿,半俯着身覆在上面,舌尖顶弄着圆乳首尖。
    另一只大手引着小手,探入松垮亵裤,揉上硬挺粗根。
    鼓鼓囊囊的一团,得到释放,被柔软的小手揉捏着。
    经过一段时间的娇养,她就如出壳的鸡蛋,白嫩柔滑,小手上的细茧也淡化了不少,甫一碰上,他就察觉出了区别。
    带有薄薄细茧的掌心抚弄他的阳物,有种摩擦的快感,他低吼出声。
    她脑袋晕乎乎,凭本能滚到熟悉的地方。
    那种舒服感又上来了,毛茸茸的东西在舔着她,又痒又舒服。
    她眯着眼儿哼哼,去抓胸上那舔她的毛茸茸。
    怎知小手不知被什么困缚住,被迫握上粗硕之物,那物儿在她手上一跳一跳的,还带着滑腻,触感有些许熟悉。
    还不等她想明白,那毛茸茸靠上她的小腹,湿热气息透过薄薄的中裤,扑在她肌肤上。
    一股陌生的空虚感汹涌而来,她不懂那是什么,腿儿小小的摩擦着,眼角溢出难受的泪儿。
    这边,男人握着她的小手上上下下撸动了百来下,出了精,见她眼角的泪,正要低头吻去。
    窗外人影晃来,玉翘煮好醒酒汤送来。
    低头衣袍床榻一片狼藉,还有半光裸的人儿,一把扯过被子遮挡住春色。
    玉翘推开门,才知秦王人并未离去,他已经好几日未曾在这里睡下了,她自然而然的以为他不会留下。
    屋室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麝精味,她低着头,将醒酒汤放在桌上,自觉关门出去,被叫住了,他面色有些不自然,压低嗓子吩咐玉翘“收拾了”然后离去。
    她打来水,稚奴已经醒来了,正在床上踢蹬着裤儿,见玉翘进屋,脸儿羞红,立马将脱下的裤子藏了起来。
    她裤儿裆部黏湿湿的,穿着怪难受的,她是不是小解了?
    这事没两天就被她拋在脑后,不过她倒主动学会了好些个字,之前玉翘也教过,但她宁可去院子里玩蚁粘蝉也不愿学。
    王府一管事,从外地采买归来,带了不少其他地儿的特产,有制衣的锦缎,还有各种类型的小吃食和古玩等,全部送往稚奴这里来了。
    稚奴瞅上了里面一种酸酸甜甜小糕点,吃在嘴里凉丝丝的,趁着玉翘不注意,每日要偷吃好几个,等玉翘发现时,有一罐子都没了。
    这种梨糕性凉,食多了容易胃寒。
    吓得她要拿走,稚奴扯着她袖子眼泪汪汪的保证再也不偷吃。
    玉翘自是不信,见她可怜兮兮,就找出纸包,把所有糕点都单独包装,写上字儿好区分。
    每日只能吃一块。
    看着那些包装相似的纸袋,她眼儿鼓的溜圆,像要把它们都鼓出来。
    好一会,她发现了不同,就是上面的字儿,但她只记得味,哪认识字儿。
    挠着头,不死心的凑近闻了闻味儿,窗外有人来了,她缩着手脚端坐回圆凳上。
    等玉翘人进来,就扯着她的袖子,要学认字。
    为了她的糕点,有模有样的学习认字,倒还真认识了两字。
    玉翘见她学的认真,禀告给秦王,让秦王去教导也能培养感情不是?
    她苦着脸,俯在李时佑书房的桌案前,小身子僵僵的,不知道为什么他靠近她,她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她就有些奇怪,瞬间不自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