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绽最近越来越缠人,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刚开始她还是很愿意一直和程绽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她觉得这样两个人连自己的时间都没有。
    有时中午方幼柏他们出去玩,她只能眼巴巴的送走他们,程绽连中午午休的时间都不放过,还要和她在一起。
    现在程绽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更使他方便动手动脚。有几次直接让江念芙摊在程绽怀里。
    江念芙怕了,程绽的粘人程度她接受不了。她只能下课的时候装作在班级里学习,这样程绽来找她,看到她学习,就不会叫她出去。
    刚开始她装的次数很少,现在程绽只要下课来找她,她都会装着埋头苦读的样子,只有中午才和程绽待在一起。
    玩着游戏,江念芙的心情越来越烦躁。
    程绽每次来,就算他看到她在学习,他也不会走,要在门口站着。直到她抬头看到程绽,和他一起出去,才肯罢休。
    现在她一整个课间都在装作学习,程绽就会在门口等到上课。
    “不玩了不玩了。”一局结束,她把手机扔进书桌里。
    方幼柏问:“怎么了?”
    “我是不是很过分啊?”她压低身子小声说话,尽量让前面的同学挡着她。
    方幼柏摸了摸鼻子,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他语气随意道:“这有什么过分的,谁能受得了他这样的,处个对象还要每天二十四小时粘着你啊?”
    江念芙叹口气,把脸埋进臂弯里。
    方幼柏看她这副样子,一把抓住她的马尾小辫子,“少在你哥面前弄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今天中午出去唱歌啊,精神点。”
    “再说吧。”江念芙顺着他的力道起身。
    方幼柏把脸转到后面去,“嘉树,今天中午出去唱歌,你去不?”
    姚嘉树正在后面睡觉,闻言换了个姿势,“不去,昨天我凌晨才睡,中午要补觉。”
    “擦,你睡一上午还不够啊。”方幼柏咒骂一声,声音有些大。
    江念芙赶紧怼了他一下。
    语文老师是一个退休返聘的老头,姓钱,一副老学究的样子,教一个重点班和一个普通班。
    此刻老头的小眼一眯,老花镜耷拉到鼻梁中间。
    “你怎么回事啊?我看你几眼了你装没看见?”
    方幼柏咳了两声,“对不起老师。”他坐正身子,认错态度良好。
    “这就是你们和重点班的区别,重点班上课,从来不用我组织纪律。你看看你们,睡觉的睡觉,玩手机的玩手机。”
    “你们不学,别打扰到想学习的同学,玩手机和睡觉的我不管,我对你们的最低要求就是上课别说话,不要打扰我讲课!”
    “方幼柏,你们几个上课消停点,摇头晃脑的,我看能考上哪个学校?”
    老头在讲台上激情四射,从“摇头晃脑”讲到“未来人生”;从严肃认真讲到最后苦口婆心。
    “同学们呐,时间不多了!”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钱老师的最后一句话音落下,像是掐好了表一样。
    老师一走,班里就炸开了锅,纷纷着急出去吃饭。
    方幼柏催促道:“快走快走,钱老头说了,时间不多了。”
    “老师说的是学习的时间不多了,你那是出去玩的时间不多了。”旁边有人开玩笑道。
    “咱才高一,离高考早着呢,钱老头说的太夸张了。”方幼柏说着,就要拉起江念芙往出走。
    江念芙把他的手拿开,“我不去了,午休时间一共就两个小时,唱着也没意思。”
    “那去玩游戏?”方幼柏试探地问。
    江念芙看向门外。
    “你们去吧,程绽一会儿就来找我了。”
    方幼柏不再说话。
    这时候班级里的人走的差不多,栾晓和石唯已经等在门口了。
    “你们磨叽什么呢?  ”
    方幼柏说江念芙和姚嘉树不去,只能他们叁个人出去了。
    “念芙,你不能谈上恋爱就忘了哥儿几个啊,你都好长时间没和我们出去玩了。”石唯试图劝她出去。
    “芙芙。”一道清亮的嗓音响起。
    是程绽,少年正温柔的看向她。